龙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63|回复: 0

[科普文学] 从教之初办电大

[复制链接]

5107

龙银

2万

威望

9703

鲜花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4751

最爱沙发实名认证社区居民社区劳模

发表于 2019-11-12 15: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常工院老科协  韩沛苇

  今年是国家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回顾激情岁月,令我思绪万千,使我激情澎湃。我后半生之所以从事教育工作,完全是因为1980年“拨乱反正”的大好形势下,被厂领导抽调出来搞电视大学工作。这次出乎意料的临时换岗,却成为我的人生转折点。我以第二电子仪器厂工程师的身份,转身拿起粉笔站到黑板前,当起了电视大学的教师。从自己的亲身经历,我深切体会道:我的一生是与改革开放同呼吸、共命运的。

  回忆起八十年代的中央电视大学,使我万分激动!当时电大的远程教育是顺应形势应运而生的,广受城乡知识青年的欢迎。继1977 年国家恢复高考之后,1979年开始,中央电视大学的远程教育普及全国。一个能够覆盖全国的广播电视教育网络,非常及时且分有效地被广泛应用起来。我市各行各业大力发展成人教育,开办电视大学。那时,本地办了电大教学班,有些青年对当时所在的工作单位比较满意,即使考上外地大学,还要掂量一下专业好坏,个人经济条件,才决定去不去上那所大学。据我所见所闻,厂里许多中年技术人员,也在业余时间收看选修《中央电大》播出的课程,学英语的特别多。实践证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央电视大学,为我国的教育事业做出了不朽的贡献,培养了大量优秀人才。最难忘的是, 初次接手管理电大预备班。1980年2月,由市无线电工业局牵头,我供职的第二电子仪器厂工会出面,从生产线上抽调我出来办电大预科班。记得任务来得很突然,我爽快地接受了这项任务。不几天,局里就由老汪和另一位干部带来一群青年人,大家集中到我厂食堂里开了个简短的见面会。当时我在那次会上的发言讲过什么已经毫无记忆,但印象最深的是那些年轻活泼的面孔,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张张热情洋溢、生动活泼的笑脸。能不高兴吗?他们要做时代的精英,他们渴望深造!

  我是头一个被从生产线抽调出来的人, 这就意味着要我一人先“搭台子唱戏”。由于复习班是我们为了方便本系统考生复习,自己搞起来的,上边并没有提供统一的复习大纲和教材,所以我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我感觉当务之急,应该摸一摸学生们的文化底子。当然也是为了选拔学员,我就分别出了高中数学及物理的考卷,把报名的人员初步筛选一下,于是电大预备班就办起来了。教室及桌椅板凳是厂方提供的,书籍簿本是由我赶到上海新华书店买来的。这个电大复习班,招收的是无线电系统各厂的青年职工,大约有五六十人。后来正式上课复习时,又抽调两位同事来任教, 他们一位上数学课,另一位上英语课,而我则上物理课,还兼任班级管理工作。经过系统复习,这个预备班参加中央电大招生的全国统考,平均成绩在常州市是数一数二的。这一来,预备班的绝大多数人被电视大学录取了。再加上外面转学过来的几个, 共六十多个人被分成两个班。其中一个班搁在我厂办学,而另外的一个班, 被安排到了第四无线电厂。因为第四无线电厂没能抽出专职教师,所以他们的基础课,仍然由我们几个人去兼任。

  还记得那些忙碌的日日夜夜!我在大学里本是学物理的,给电大预备班上的也是物理课,但80 年新学期开学时,电大班的数学教师因故不能按时到位,阴错阳差地,我就担任了《高等数学》这门课,到课程结束后又接着担任《概率论》的教学。其实,《概率论》对我来说, 有些陌生,在大学里并未系统学过这门课。我那时真的年轻气盛,信心满满。以前学都没有学过的一门课程,我也敢接下来教。当年,能教电大概率论的教师,一人难求。我除了上《二电仪电大班》的概率课之外,还兼任《四无厂电大班》及《制药厂电大班》的课.本来工作量就够多了,谁知在开学几个星期后,市电大分校数学组长亲临驾到我办公室,说《武进化肥厂电大班》急缺概率论老师,他答应对方推荐我去。虽然到武进化肥厂路途遥远,中途必须转几次车,但碍于领导加朋友的面子,我只好不辞劳苦的去给他们上课。当时我已37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平时家务就重。担任电大工作以后,白天上班上课不说,晚上还要批改学生的作业。那两年真感觉到时间不够用,而且体力严重透支。

  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每学期的统考,统考好似教学指挥棒。在八十年代,电视大学系统的各个教学班,凡是《中央电大》所开设的课程,期末一律全国统考。考试由中央电大老师出题,考卷密封,有专门渠道由上而下向各考点统一发送,简直与高考没有什么两样。无疑地,这种考试既是考学生,也是考教师。所以,统考就是我们教学的指挥棒。面对统考,学生们更要加倍努力。由于我国在十年动乱时期,中断高考,忽视教育,年轻人迫切要求入学深造,他们普遍好学上进,不少人参加过高考,文化底子比较好。我观察到他们刻苦学习,老实听话,富有激情,朝气蓬勃,健康向上。

  面对全国统考,我也要搞题海战术,每次辅导课都要讲演大量习题再督促学生做作业。另外,我于每个教学阶段还必须总结重点,然后再出卷子考察他们。学期末了,提前进行复习迎考工作。我首先为学生抓好课程的重点,进一步解疑析难,然后就出卷进行摸底考试(学生称为猜题目)。俗话说,不进虎穴焉得虎子。为了帮助学生抓重点猜题目,我所解的习题比学生要多得多。于我而言,大学毕业多年以后,把<高等数学习题集>重新再做一遍,也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通过如此这般的训练,我任课的班级几学期的《高等数学》期末考试成绩都十分突出,尤其使得我惊喜的是,在80年、81年,《二电仪电大班》全班平均分数竟然达到了83分、86分。

  1981年暑假期间,电大系统要举行“数学竞赛”。我不仅热情辅导,而且还求助母校南京大学的老师寄来一份“大学生数学竞赛”考卷,使得参赛选手解耆康大受鼓舞,他不仅在本省“电大生数学竞赛”中脱颖而出,而且又到大连参加了全国电大系统的数学竞赛。俗话说“有一份耕耘就有一份收获”,市电大系统评我为80-81学年优秀教师。

  在当时那个激情年代,人们没有太多的想法,我有理想,但也不过是朴素的精英思想,认为搞自己的专业比什么都重要。1985年2月,我顺利调入市机械职工大学,担任《大学物理》以及《电路原理》和《仪器仪表》的教学工作,直到1999年退休。我个人的这段经历虽然看似偶然和个别,然而,如果换一个角度看,这却是当时形势下的平常情况。远的不说,近的机械职大就有一批教师跟我完全一样,是从企业的成人教育岗位上调进该校的。这就是共和国成人教育事业的一段历史。2000 年常州院校合并时,原来的那所成人大学被并入常州工学院,我现在就是常工院的退休教师。作为一名园丁,我在教育园地收获颇多,不但桃李满园,而且自己的学识也得到长足的进步。几十年教育工作,使我从科技人员,成长为一名学有专长的大学副教授。我感谢党,感谢那个激情澎湃的改革开放年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20-5-31 13:5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