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285|回复: 1

[原创] “火在土上燃烧”的日子

[复制链接]

2万

龙银

4万

威望

9068

鲜花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4946

特别爱心奖社区劳模社区明星

发表于 2019-8-25 09: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火在土上燃烧”的日子
无所求
  读到陆游“湿薪不管晨炊晚,留得松肪代夜灯”之句,不觉回忆起半个世纪前“火在土上燃烧”的日子。
  我排行老大,从小帮母亲做家务是理所当然的。母亲洗衣我晾衣,母亲做饭我烧火。那时家家砖土灶(“火在土上燃烧”)。庄稼收割后,粮食晒干装在缸罐里,秸秆晒干堆在山墙外。遇到雨天,秸秆淋湿后,火就被水克了。阴雨天防断炊,要多抱些柴草压在灶后头,直至狭窄的土灶旁。若阴雨天不很长,草垛底部还可抽拔一些没被雨水湿透的出来敷衍。
  日日月月年年专司烧火的我,除非久旱盼雨,否则对阴雨天忒没好感。那被雨水洇湿的柴草,抓在手上就很不愉快。一根又一根火柴棒划着、燃尽,总也点不着薪火,很是心疼。火柴,也是拿舍不得吃的鸡蛋去换来的啊。最怕漫长的黄梅雨季,常常只能一天烧一次粥,吃两顿寒食。那时没有热水瓶,也没有足够多的粮食吃干饭哦。曾有一年黄梅天,1个月里连续29天阴雨,你说这个日子怎么过,刻骨铭心。
  1983年,我到常州来安了自己的家,变成了城市人,过起“火在炉上燃烧”的日子。烧煤球炉子,确实感觉好多了,至少不再为长阴雨天尤其是黄梅雨季没干草烧火做饭而发愁。不过此时农村改革也显成效,农家厨房渐渐宽敞起来,可堆放更多柴草;猪圈也大了,也可存些柴草。再后来有了塑料薄膜,用旧了的可以盖在草垛顶上。
  煤球是用煤球票和钞票买的,煤球票是定量供应的。起初我住北环新村4楼,煤球炉子生火时有浓烟,便拎到楼下去生火,待煤球见红再拎上楼。那时煤球票可以换鸡蛋,也可到弋桥桥头青果巷口卖给黄牛党,1百斤煤球票卖2元钱。常遇到男市场管理员来追罚那些来自外地的女黄牛,一边追一边嘴里骂骂咧咧的。看着黄牛们像麻雀一样四散逃去,自己的煤球票还在手上,心里不是滋味。
  烧好晚餐和热水,只要换一块煤球,封好通风口,便可过夜不熄灭。但次日烧早饭时,便要多用一块煤球。为了省1块煤球,我便晚上不加煤球,任其自灭,利用余热焐些赤豆绿豆之类,早上起来再把炉子拎下楼去生火。虽然麻烦,但我把拎炉子当作锻炼身体,把找木块等引火材料当作散步,依然可以不亦乐乎。
  随着改革开放深入,经济社会发展,商品丰富了,供应满足了,市场放开了。与米票、油票、肉票、豆制品票、工业品券一样,煤球票也慢慢退出了历史舞台。我省下的几百斤煤球票,便成了纪念品,搬迁时散失了。
  N年后,瓶装液化气走进越来越多家庭的厨房。开始时,要单位条件优、人脉关系硬的家庭才用得到。但我不感兴趣,倒不全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而是烧煤球比烧液化气经济实惠得多。何况烧液化气需要买金属灶头,也就是“火在金上燃烧”,那灶头相对工资而言又是很贵的。
  后来瓶装液化气供应多起来了,经不起同事相劝,我便也“火在金上燃烧”了。那方便、利索、舒适,是没得说的。不用一趟又一趟搬煤球上楼了,厨房间不需旮里旮旯堆放煤球了,每餐后不须换煤球封炉子了,厨房间也没一氧化碳气味刺鼻了。日子就这样一年一年幸福起来。
  当然,瓶装液化气还有一个缺点,就是要自己用空瓶去换购气瓶。托人做了铁钩子,挂在自行车后架。自行车如果争气还好说,倘若来个胎破了、链条断了落了什么的,再碰上酷热天或冰雪天,那还是很够呛的。不过只要与“火在土上燃烧”“火在炉上燃烧”一比照,那幸福感就是满满的,心头的怨气便也消散开去。
  幸福日子过惯了,常常记不起幸福是什么时候降临的。譬如我已记不起是哪一年用上管道液化气的,连换液化气瓶的劳烦也免了。不过苏北老家也早已电饭煲、电磁炉、沼气灶、液化气灶,与砖土灶并用了,和我一样幸福感爆棚。

说话求全真;真话不求全

2520

龙银

1371

威望

46

鲜花

少尉

Rank: 3Rank: 3

积分
1371

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9-8-27 09: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烧大锅那也是我的活,和楼主一样讨厌下雨天,最喜欢竹子、芦苇类的干柴,烧起来火旺旺的
喜欢安静的时候,那种宁谧的感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9-9-19 23: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