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66|回复: 1

[闲话灌水] 读“初遇”《66块肉》一文有感

[复制链接]

907

龙银

584

威望

27

鲜花

上士

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

Rank: 2

积分
584
QQ
发表于 2019-6-22 06: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6月15日下午,我正在孜孜不倦阅读网络小说当儿,手机屏面上忽然跳出一条关于“初遇”发表《66块肉》博客的信息提示,我随即打开电脑QQ,继而点开“初遇”空间,兴致勃勃地一口气读完了全文。
我很开心,轻松、满足之感溢满心头,让我由衷的欣喜不已。尔后又在微信跟“初遇”聊天中我情不自禁的谈了自己阅读该文后的一段感语:“......写得很好,真实地反映了你们坎坷的父子关系,真切地表露了你的内心世界,流露出了你对你爸爸深沉、至爱至孝之苦心,在一定程度上打消了我对你的误解......”
由于其特殊的家境,“初遇”一直是我最看重、十分记挂在心的侄儿。前一段时间,由于“也许是我们都用错了言语或者用错了表情吧!我俩既是父子也亦同亲密战友,都是从斗争中慢慢过来的,我俩都属于“强硬派”。父亲没有什么其它恶习,唯独和酒一直过不去,千方百计想要吃它,而我们每次“斗争”的导火索几乎都是源自他喝酒。”(摘自‘初遇’《66块肉》一文)致使他们父子关系陡然坎坎坷坷,家庭上空乌云密布,让我跟老伴俩心急如焚!
正像“初遇”自己所说“正所谓相打无好手,相骂无好口,劝着说着吵了起来,也没了好语气,把“狠话、重话、气话”说了个遍。”一个怨愤道:“一日三顿喝酒,喝,喝,喝——怎么喝不死你啊!......”一个发愤说:“我还是卷卷背头铺盖离开你们吧!不想靠你们了,我到敬老院去......”做儿子的不理不睬老子,连小夫妻俩离家搬迁至常州新居这样不大不小的事都懒得告诉老子一声,至今做老子的还不知儿子家门朝南还是朝北;做老子的气得按捺着对孙子的惦念,不闻不问儿子的来去丑好......
尽管我们俩苦口婆心的劝说他们父子双方,但由于他们被各自的怨气和自尊心迷了心窍,始终听不进我们的一句半句进言,真的让我们失望至极。想不到原先被我们寄予厚望的侄儿一下子演变成了这样无情义的小子,真的让我们怒其不孝,恨其忘本,哀其家门不幸,好让我们寒心也!但又无可奈何......
由此,我和老伴俩便渐渐的懒得管他了,这样跟侄儿的联系自然而然日益减少,至多不时过问一下侄孙儿的有关情况而已......
如今,“初遇”这篇文章无疑给了我极大鼓舞,一举叩开了我一度郁闷的心扉,再次激活了我对他的信任,真的让我们俩喜极而泣哟!
“初遇”《66块肉》一文同时给了我颇多启发,并激发了我对人生之无限感慨。
俗话说“父爱如山”,父子关系是家庭关系中支撑性的重要关系,它维系着两代人的联系和生活。所以能否正确对待和妥然处理好父子关系,以葆家庭之温馨和睦,小而言之,涉及到家庭关系的和谐和家庭成员生活的安逸、舒畅与否;大而言之,也是关于到能否创建一个和谐社会的现实问题。
父子是由血缘关系紧密相连的两代人,是人情关系中最为密切,荣辱与共的人际关系,按理最好维系,但现实生活中并不尽然。就拿“初遇”和他父亲相处过程中曲折的关系来说,本来是和睦相处、步调一致,父义子孝的两人,可就在喝酒问题上相互之间不能正确对待,闹僵了,导致他们父子争斗不断,以致父子关系经常处于紧张的“冷战”状态,温馨和睦的家庭氛围瞬间云散,造成了“亲者痛”的尴尬局面......
所以如此,我看一方面固然由其父子各别的性格脾气以及兴趣爱好所致,正像“初遇”《66块肉》文中所说:“父亲对酒那是更加思之、念之、爱之;我对酒则是恨之、痛之,憎之! 以至于他经常对外说我俩是牛头不对马嘴。”我俩都属于强硬派’”,父子俩“钉头碰铁头”,能不碰出“火花”来吗?再加上父子俩在文化水平和受教育程度上的差异,就必然形成分析、理解、认知事物水平和能力的差距,这就造就了他们父子两代人在日常相处和家庭生活中产生意见分歧和矛盾冲突的客观条件。
但这仅是客观上的一个方面,是由社会历史发展所定,非人的主观意志能所为。一代一代皆如此,这种矛盾即“代沟”永远存在,当然,这些矛盾也不是不可解决,通过双方主观上的努力还是可以弥补的。现实生活中那些父子(母子)关系和谐融洽的家庭的普遍存在便是最有力的说明。
我认为,一些家庭父子(母子)关系不协调问题的症结主要是他们父子俩相互间缺少了应有的理解和包容。只要父子相互间都能正确理解对方,进而具有互相包容之心,尤其是做儿子的对父母的理解和包容,这样,一切分歧和矛盾便皆可迎刃而解矣。
对此我深有体会。我父亲性格温和善良,很好说话,因此那时家里一切都由我母亲说了算。我母亲性格刚烈,敢作敢为,但就是她疑心病太重,一切皆依据她的主观认识为准,而且执拗得很,因此跟她的大儿媳——我老伴的关系处得并不和谐。尤其随着她年龄的增长,这一点尤为突出。
记得我还未退休的那年下半年,我老伴轧了新米第一时间把我老娘的口粮米称给了她,是她用自己所住屋里的蛇皮袋盛装的。可过了一段时间的一天傍晚,我从学校下班刚进家门,我娘找上门(当时她轮住在小弟宝福家),不问青红皂白当着我的面武断、严厉地指责我老伴“你心太黑,真恶毒!”说什么有意在称给她的米里拌和着麦子,捉弄她......
我们俩一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不信,便随即同着老伴跟随她到我小弟宝福家她所住的房间里,她气呼呼的搬出大半袋米,打开袋口让我们俩看。想不到米里真的有不少小麦粒,顿时让我莫名其妙,不知所以。老伴也是一头雾水,她吃惊道:“咦!——娘,这里面哪来的麦粒啊?我称给你的时候没有呀!......
母亲见我们俩目瞪口呆,好像一时“无话可说”的样子,误认为真的是我老伴所为,更是气愤交加,跳手跳脚的骂起我们“黑良心”来了......
但我坚信老伴是绝对不会干出这种既损人也不利己的事情来的,米都主动送来给她了,怎会还要在米里掺和麦子呢?!这有什么意思呢?!我再三向她解释说明:“......娘,兰英绝对不会这样做的,她既没这样做的理由,也没这样做的必要,更没有意思,你要相信她......,再说当时是你亲自打开袋口看着她把米倒进去的,要是当时米里有麦粒你看不到吗?你再好好想想,这麦粒究竟是怎么来的?......”
在场的小弟宝福等也一再劝说母亲,你自己再想想,会不会在什么情况下倒错了袋......
可老娘就是不相信,她十分恼怒地指责道:“不是你们掺和,这米里面哪来的麦子?难道是我把麦子倒进去拌和了来冤枉你们的?!......我知道你(用手指了指兰英)一直恨我这个阿婆,还不是故意来做圈套弄当我的吗?!......”
我听她如此一说,一想,是呀,娘会做这样的事吗?知母莫如子,一直把自己当成宝贝儿子的娘绝不会是这样的人啊!看她这般怨恨的样子,可见她也确实有说不出的怨气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一时实在搞不清说不明,看着母亲气愤不平的样子,再瞧一瞧身边老伴无比冤屈的神情,让我顿感莫大的压力和尴尬不已。为了平衡老娘一时气愤难抑的心情和扶慰老伴遭冤受辱的怨愤之心,以求得家庭的安宁,显示出做儿子、儿媳的真诚,我忍不住面对愤恨难平鬓发全白的老娘“拍”的一下,双膝跪下含泪恳请:“娘,不要这样,我们实在没有这样做啊!请你相信你的儿媳......”
见此,在场的胞弟忍不住急忙上前一把拉起我,“哥,不要这样,我相信嫂嫂不是这样的人,她绝不会做这种事的,过一段日子再说,今后一定会弄个水落石出的......”
此时,母亲也不再说什么了......
就这样,暂时平静了一段日子。
当年农历年底的一天,母亲忽然来到我家,她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着对我们说:“.....银福,那米里的麦子是我那袋子里原先有的。昨天我打算拿出麦子去轧面粉准备蒸馒头,输赢(始终)寻不到原先我放在一个蛇皮袋里的麦子,后来再三思量才想到是那天我把那个盛有麦子的蛇皮袋拎出来盛放兰英拿去的米的,忘记了,我当时不知道这袋子里面装的是麦,只当是米,错怪兰英了......”
我们俩一听,愣了一会儿,看到老娘一付很是不安和尴尬的神情,我心头顿时一热,“娘,不要紧,弄明白了就好,算了,你不要放在心上......”我十分激动地劝慰她说道。
母亲走后,我如释重负,“唉”的叹口气,无不惊喜的对老伴说:“......总算弄清了这件事,这样双方消除了疑虑,这样就好!你也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怪我娘年纪大记性差了,看来她也不是故意为之,当时她也觉得很怨恨呢,到我们今后老了也会这样的......”老伴听了只是又好气又好笑的笑了一下,默认了。
实事求是说,我对老娘这样不问三七二十一单凭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人的跟我和我老伴挑起了一次又一次矛盾纠纷,说没有一点怨恨是假的,但回过来想想,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和脾气,何况她又没有上过一天学,只有那一点思想认识水平,要求她跟我一样能“通情达理”是不现实的,况且我今天的一切——从生命到学识都是一字不识的父、母给的,我全成了“龙”也是他们这条“蛇”肚子里养出来的。因此可以说,他们对我的无私献出远远超出了我对他们的奉献,不管我多么孝顺,这笔人情债是永远还不清的。真的是“即便十分孝,难报一世恩;一声长叹,叹不尽人间父子情。”我有什么理由和资格去埋怨、厌恶为我们献出一切的老娘呢!俗话说“子不嫌母(父)丑”就是这个道理。
母亲晚年由于不堪遭遇相继丧子(我大弟和二弟相继而亡)、丧媳(二媳),又失女儿的巨大打击,强烈的刺激使她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以致完全丧失了自理能力。尽管历经治疗但终不见有效,弄得整天疯疯癫癫;往往半夜里出来拿着竹竿一边喊着病故儿子的名字,一边发疯似的跑到圆池塘边用竹竿敲打这水面,寻找已死的儿子;有时甚至还要动手揪打服侍她的我老伴。搞得我们筋疲力尽,虽然不时难免产生一些厌烦之意,但当我一想起我母亲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拉扯到大;再联想到当年为了全家人生计,她到外婆家借贷,或外出奔波整天不归,傍晚时分我们兄弟倚门望娘归的情景;是她——一个一字不识的娘为能让靳家门“茅草从里透竹笋”,她冲破当时农村常人的思想思维(读书无用),在党和政府的帮助下,咬咬牙硬是省吃俭用的把我们兄弟4个送进学校最少上到初中毕业以上,我成一个师范毕业的人民教师,才有了我今天的一切......我不禁眼泪夺眶而出......
再看看眼前老态龙钟,木偶似的母亲,她老了,病了。我内心的愧歉油然而生!现在母亲所以如此,还不是全为了我们吗?她为我们含辛茹苦劳累了一生,操碎了心,给我们付出的太多太多了!她不指望我们能给她多少回报,今天让我们耐心一点服侍她还多吗?!想到这些,一切苦恼和厌烦也就自然而然烟消云散了。
做儿子的能以宽大的胸怀,采用换位思考法,站在大人的角度去分析、体会,便会比较容易理解自己大人的所作所为,包容之心也就自然而然有了。
“初遇”在《66块肉》一文中,说“父亲生于1954年,属马,至今已经单身33年了。细数他人生的种种过往与沧桑经历,那真是心已静却泪难停!父亲是那种特别能吃苦耐劳之人,工作基本上都是干的苦力活,勤劳实干是他的忠贞本色,奈何雨里去、风里来,却一身憔悴与尘埃;看过冷漠眼神,爱过一生无缘的人,心伤、泪干、情冷,岁月在他身上刻下了许多伤痕。”用真情实感的笔调精炼地概括了其父亲坎坷的一生和处世为人单以他在这里披露的至今已经单身33年了”这一事实就足以令人感不已了!
是的,他父亲结婚不到两年,孩子妈不堪家庭生活的艰苦任性抛下还在襁褓里的不辞而别了,是他父亲和祖母既当父又做妈的含辛茹苦把他抚养到大,并将其培养至大专毕业,才有了他今天的“辉煌”。
为了他,其父宁愿放弃了做男人的基本权利和幸福,硬生生的扼杀、丧失了再婚的念头和机会,光棍孤独一生,也不愿意伤害儿子一丁点滴利益,“舔犊”之情实令人涕零!
所以,其父为消除没完没了的弧独之感只得跟猫、狗为伴,以消除寂寞;以看电视为乐,看看“花花世界”,以此自慰。如此数十年如一日,习以为常也就不足为怪了。
为减轻儿子负担,总想积攒一点养老钱,他退而不休,不管能够不能够,风里来雨里去,终年奔波在外打工干苦力。回到家没有一个说话之人,有甜独尝,有苦自吃,有气独自吞。喝一点老酒刚刚劲,消消愁,只不过为能去除孤独寻一点小乐为罢了......
由此看来,其父确实是一个可敬重够可怜的农村老人!可喜我侄儿“初遇”现已充分理解到了这一点,因此他情不自禁的感叹道:“就父亲对我而言,毫无疑问他是孤独的、刚烈的、但同时也是伟大的。......我心中无论何时何地都对他充满敬重。”以致他这次借端午节之机偕同妻儿回家亲自给父亲烹烧奉上66块肉的实际行动,由衷的表达了他对父亲的一片孝心和至诚的祝愿:“......让他(父亲)风里雨里也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到老!”
侄儿能如此明白事理,在充分看懂父亲的基础上,终于能给父亲以充分的理解,以宽阔的包容胸怀、火热的孝顺之心,终于宽慰、焐热了其父亲一颗冰冷的心......
我欣慰矣!
可见,当父母进入晚年期,在处理父子(母子)关系中儿子对父母的理解和包容是决定性的因素。当然,此时作为父母的也应甘愿退出“以我为长”的家庭权力中心,正确理解、包容儿女们的气度同样十分重要。俗话说“若要好,大做小。”这是站在老年人角度正确处理家庭父子、婆媳关系的诀窍,我觉得很有道理。
1992年,我孙子在常州警校出生,标志着以我(父)为中心的家庭时代的结束。为了支持儿子、儿媳的事业奋斗,我心甘情愿的让老伴离开了一直赖以生存的老家和我,迁至常州城里跟儿子、儿媳生活在一起,开始了给孙儿的全天候照料。
2001年初退休后,我毅然放弃学校继续留用的待遇和机会,也搬入城里正式融入了以儿子为中心的家庭生活。
跟儿孙们生活在一起将近二十年来,我们一家融洽和谐,真的是其乐融融哟!这主要归功于我儿子、儿媳的孝顺和贤惠。他们善解人意,对我们老夫妻俩能给予充分理解、包容,没有一点厌烦和恶语,有的是关心和体贴。
当然,我和老伴也很自觉。尽量做到时时、事事、处处替他们着想,能帮则帮;尽力减少给他们的麻烦,例如,我们有事没事的经常往返老家,我一般不主动提出要儿子用车接送,除非他主动提出;他们的事放心让他们干,少顾问,不多话。我们自己干好自己的事,保养好自己的身体,让他们安心,以尽可能的减轻他们的心理负担......
除此之外,遇到意见分歧或发生矛盾之时,我的原则是能忍则忍,让年轻气盛的儿子埋怨多说两句不要紧,天不会掉下来,不跟他作一时是非之争,事过之后自然而然风平浪静......
回忆以往,我们父子之间很少有争执,更没有发生过一次面红耳赤的事情。我记得在翻建老家旧屋过程中也曾经产生过几次不愉快:
   “ 在翻建故居过程中,......有一次,外墙已全部粉刷好,儿子回来看到东山墙是汰的大黄沙,怪我为什么不叫瓦匠像西山墙和后檐墙那样做汰石子?“这是瓦匠做的,我也不知道。再说东邻居金良马上就要紧靠我家东山头砌房子了;况且今后东首一间平台要送上去怎么办,到那时不是又要铲掉吗?多麻烦!现在做汰石子根本没有必要……”我向他解释道。他有点光火道:“谁说要送上去呀?你来送吗?!”我被他抢白得目瞪口呆。还是我胞弟听到我们的争吵声赶来帮我讲明了不用做汰石子的理由后,他才无语。
更叫我难堪的是,房子砌好后安装热水器一事。儿子从常州买回了热水器,隔了一天,我忽然接到了来自常州售卖热水器商店的一个电话,说是下午要来安装热水器,问我通排烟囱的洞打了没有,我说“你们来安装不打洞吗?”他说:“我们自己不打洞,要另请人打,打一个洞要40元。要嘛你自己请人打也好……”我当时正在我学校参加退休教师聚餐(年夜饭),我想替我家干活的水电工不是也有打洞的东西嘛,叫他们来打一个洞就行了,还可以省几十元钱呢。于是我随即放下酒杯打了一个电话给水电工,他答应了。我就立即给常州装热水器的师傅回了个电话,告诉他洞我自己打了。因为我不知道安装热水器的师傅什么时间到,我必须抢在他来到前打好洞。我又打了个电话给水电工,叫他转告打洞的师傅尽可能早一点到我家打。我也无心继续吃酒了,随即丢下酒杯,饭没来得及吃一口就道别了老师们赶到家。不久,打洞的师傅到了,我一看他拿来的是打安油烟机大烟囱洞的大家伙,这怎么行?他说,“我认为要打的是抽烟机的大洞,要不让我明天换个小的来吧,现在天又不好。”我拒绝道“这哪行呢!很可能装的人马上就要到了,来不及了,大洞就大洞吧,装了后用水泥堵一堵不就行了……”他说“你要付钱的。”我吃惊地说:“还要付钱?那要多少?”“50元。”我一听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早知道是这么回事,我何不让常州装热水器的师傅带一个人打洞,还只要40元呢,我真是冤大头了!没法,这个“黄莲”也只能皱皱眉吃下去算了。洞打在什么位置呢,我看到抽烟机的烟囱是装在室内吊的天花板上面的,我想也应该打在天花板的上面,可以让热水器的烟囱也可以被遮盖起来,这样比较美观。于是在我的授意下,那师傅就与抽烟机的烟囱洞并列着打了个大洞。忙到下午近四点钟才好。这时我才感觉到肚子饿得咕咕叫,我的中饭还没吃呢!这时常州师傅打电话来说“今天来不及过来了”,真叫我哭笑不得。第二天我儿子回到家一看现状,不问问具体情况,顿时火冒三丈,当着许多人的面,高叫直喊的责怪我洞“打大了”,“太上了”……。想跟他解释吧,他一时也无心听,还要弄得吵起来,给人家看笑话。一时搞得我无洞可钻,我只得气呼呼地往床上一躺随他去算了。我睡在床上越想越气,恨不得爬起来大骂他一场,但想想他就是这个脾气,俗话说,“知子莫若父”,谁叫我生了一个这么莽撞的儿子呢?真想撒手不管,但有谁来管呢?一想到匠人还可能有事呢,我不得不翻身起了床,又忙去了......”
——摘录自我《翻建老家故居中的酸甜苦辣》
以上是摘录自我回忆录《靳老师人生录》里《翻建老家故居中的的酸甜苦辣》一文中的一段文字,它具体记叙了当年在翻建老家故居过程中我跟儿子曾经发生过的几次意见分歧和矛盾经历。当年,由于我的理解和忍让,避免了几场父子争吵,有力地缓解了矛盾,维护了家庭的和谐,要是我当时也一步不让的跟儿子争个是非对错,那必定非闹到父子两人面红耳赤的地步不可,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所以,一个和谐融洽的父子(母子)关系完全来自父子(母子)双方面互相理解和包容,尤其是儿女们的理解和包容。有了一个和谐融洽的父子(母子)关系,就为整个家庭的和谐融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家庭和谐融洽了,生活在这个家庭里的所有成员也就有了一个安逸、幸福的港湾......
以上所谈,是我阅读侄儿《66块肉》一文后的一点感想,啰啰嗦嗦,恐难合众人之口味,敬请见谅!
谢谢!
2019年6月18日
靳银福

1万

龙银

3990

威望

25

鲜花

中尉

tianyue

Rank: 3Rank: 3

积分
3990

社区劳模

发表于 2019-6-23 07: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际关系,宽容很重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9-10-20 02: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