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7|回复: 0

[复制链接]

3764

龙银

2万

威望

9693

鲜花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3767

最爱沙发实名认证社区居民社区劳模

发表于 2018-11-2 08: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常州市丽华中学  八(6)班  朱增冉  指导教师:张海平  18551393274
这里是第四十五世纪,人类开始宇宙感兴趣。宇宙会不会有尽头?既然有诞生,那么毁灭在何时?除了地球以外还有哪里有生命…接踵而至的疑问填满了科学家们的半生,依旧是寸步难行,似乎冥冥注定这些东西是人类不可触及的,奈何无人察觉,像机器一样盲目的工作,甚至有人因为系统超载或故障而导致自我毁灭,科学界陷入混乱。
      
太阳
幽冷的森林里,一个邋遢的老头在河边伫立。薄雾在河上飘着,几声蝉鸣,几片落叶,几朵野花,无情的月光洒在老头的脸上,他是笑的,笑的让人痛心,让人可怜。他闭上了眼睛,那一滴泪激起了很大的水花,剩下的只有那孤独涟漪,慢慢的朝外蔓延
“听说了吗,萧盛自杀死了。”
“什么,你说的是那个连续获得三项诺贝尔物理奖的萧盛?!”
“对,就是他,据说就是他推翻了牛顿的三大定律,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他光辉了一辈子,得的奖不计其数。却终是个怕死之人,还扬言说能研究出人类细胞如何无限重生。十年了,自己却死了,真讽刺。”
“他的太阳论让万人起义要杀了他,这事儿你知道吗?”
“他被人认为是邪教,我倒是挺佩服他的,想世人不敢想的,做世人不敢做的。倒有点像古代的一位英雄。”
“谁?”
“荆轲。”
我叫钟然,一个社会低层的失败人士。父母文化程度不高,靠到处外出打工来维持生活,朝五晚九的生活夺走了他们的梦想。说好听点我是个无业游民,说难听点就是个loser。当然,我更符合后者。这个世界的混乱和我没有一丝的关系,我只想赚钱,只想单纯的活下去,不要太多梦想来驱使我前进,若必须要给我个方向,我想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听着鸟鸣,伴着花香,搂着爱人,活的平庸,死得其所。
这个寒冬,太阳论创始人死了,真是可笑,都是群虚伪的家伙,只会制造混乱,让这个社会冒出更多愚蠢的人。我对这个世界没有太大的希望,这个世界只是个蛋壳,而我只是这里面微乎其微的蛋白质,我不期待这个世界的重生,我只想活下去。
今天是我和丹的第一次约会,我必须要一切准备妥当。我追求了她六年,她的冷漠常常使我感到世间的极寒;她的微笑让我看到虚无的仙境;她的回眸让我明白世界原来有天使的存在。而这个天使是只要我去努力让其看到被救赎的价值,我便可以与其共享余生的平淡,这是最后的机会,我必须把握。
我在车上最后拉紧了我的领带,拍了拍衣服,在后视镜里再看了自己一遍,深呼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思索着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她。
“师傅,就到这吧,就是这个咖啡馆。”我指了指前方,那是一个复古格调的房子,金亮色的灯光照在客人的脸上,为那本来就少见的笑容更增添了几分生气,却又让人感到若影若现,这种金色天堂的氛围给我不知名的慌乱。
我马上从刚刚那种想法中抽出来,掏出了与自身西装完全不符的老皮夹,花花绿绿的颜色给这枯木平添了几丝生气。我清楚的看到司机的不屑,那一瞬间,我从未有的清楚了自己的卑微无能。
“世界都快毁灭了,还有心情谈情说爱,切!”这是我听见司机朝地上粗鲁的吐了口痰,随后开车疾驰的最后一句话。我的心又暗了几分。
我匆忙的走进这家咖啡店,第一眼便见到了她。
她坐在靠窗的第二个位置,两手捧着一个白色带有英文字母的咖啡杯,上面的白气顺着着她的鼻息与黑色的咖啡来回试探。淡黄色针织的围巾无法将她的魅力掩盖,我的心里有了一份踏实。所有的挫败感消失不见,那浓情的小提琴曲就是为了这一刻所准备,我叹了口气,出租车司机,花花绿绿的钱包,还有那讨厌的后视镜,全部一呼而出,就让他们消失在这浪漫的空气里。
我轻轻走过去,在她有些责怪的目光下,我终于是坐下了。但手却没地方摆,盘在胸前会显得十分严肃庄严,还会有种老板审视员工的感觉。所以我就只好撑在大腿两边,又因为紧张的原因,整个人被两只手驾着,若不是有意让自己坐下,就会被撑起来,显得十分的羞涩紧张且滑稽。她凝视着我,我凝视眼前的咖啡,屋上的天花板,脚下的地板,还有屋外的青树盆栽...总之就是不敢望向她,她的眼睛太美了,我不觉得我能在她的眼睛里隐藏我的的无能和卑微,就只能逃避。“你爱我吗。”她突如其来的一句,淡淡的看着我,还是那温柔的眼神。
“六年,我爱了你六年,我相信时间不会辜负我,你也不会无视我。”我出奇的平静,以一种从容的口气说出了这句话,实则心都是在颤抖的。
“你到底爱我哪里?”她的眉头微锁,我的心也随之一紧。
“爱你的一切。你的灵魂,你的外表,那些平淡无奇的,在你的身上都是美点。”
“我不懂。”她托腮,遮住不知何来的羞涩。
“你不需要懂。”我答道。
她显然是被我的镇定怔住了,解下了围巾微微一笑,然后讲道:
“你会爱我到何时。”
“地球毁灭。”我不假思索道。、
“太假了,地球马上就毁灭了。”她摆了摆手。
“那就爱到死。”
“.......”一阵沉默,两人对视了很久
“那我答应你。”
这一刻我只见到她的嘴唇一闭一合,世界都安静了。
“什么?”我没缓过神。
“我答应你!”
听清了,终是赢了这个世界,有泪却堵在眼眶了出不来。
“那我们.......”
咚!这一声,撕碎了我对未来的幻想。
一阵白光,充斥整个世界,我感到从未有的的安静和温暖。
我在一片海里,我能看到自己在海里下沉去,像一个观察者,却有“他”的感受,我能感到水流从我身边流过,阳光无情的刺向我的眼睛。我想睡觉,我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但我现在更相信这是后者,因为我现在觉得这比现实更现实。就这样越来越深,我从刚开始的沉落变成了坠落,我看到周围的白色都朝我的上方聚集,成为一个白点,直至看不见。我明白自己再也看不见那阳光了,我再也看不见我存在与此的理由了。面前的一切都在被黑暗吞没,我艰难的抬起手,我想挽留,我不要黑暗,别,别留我一个人在这......
“他手指头动了!动了!”一个粗狂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能听得出来,这是我的大学同学顾文,体育颜值样样有,因为一次矛盾,莫名成了最好的兄弟。
“快,快去叫医生!”这我也认得,是楼下的豪哥。对了,我好像还欠他一千块钱借的西装,我西装还没还呢。
黑暗太难受了,太难熬了。我忘了如何睁开眼睛,我像个出生的婴儿,努力找着自己的眼皮在哪,并用最大的力气去撬开它。我像是在身上找着一个开关,一个能让我重见光明的开关,我不停的摸索着。
迷迷糊糊之际,我寻到了一丝光明,这道光明令我激动万分,我感到了脸上有些湿,或许是下雨了吧,没事,我喜欢下雨。我往那道光飞奔去,可我刚准备抬腿,黑暗如一团被水冲走的墨汁,纷纷逃散。
我看到了眼前的两个影子,但我集中不了我的精神,又花了半天才看清眼前人的样子,就是他俩,就是!正在我激动之时,一种温暖的触感贴在我的脸上,那么陌生有那么熟悉,我聚集了全身的力气朝温暖的地方望去。
“丹......”眼泪挤着冲出来了,止不住的溢出来...
“我到底是怎么了?”我用了很长时间才将这几个字给吐出来,迷离的望着顾文。头顶的一阵钻心的疼痛让我冷汗直冒,龇牙咧嘴,最后才发现我跟本没有力气去做这些基本功。
“你自己看看吧。”说着他打开了我面前的电视。
火,都是火。我努力看着电视的频道,这绝对是科幻频道!绝对是!我努力催眠自己。奈何现实却狠狠地把我摁在地上,让我无法喘息。
中央电视台。完了,这个世界完了。哈哈哈哈,这个世界完了!完了!正当我想疯狂大笑,像一个见到人就胡乱嚎叫的恶犬。但我不能动,我笑不出来,这些情绪在心里酝酿,堆积,眼前的事物就模糊了。我闭上眼睛,终是堵不住那滴最不想流出的泪。
再也没有“野火烧不尽”,更不会有“春风”,也期待不了“又生”。
我闭上眼了,头转到一边,就睡了,睡了很久,很久。
(四个月后)
我坐在轮椅上,浑身裹满绷带,看着四面墙和豪哥,顾文的孩子在我面前无邪的在水泥墙上涂鸦,看着看着,一天就过去了,自从我醒来那天起,我就再也没有笑过,麻木的像一具尸首。
一年前丹施舍于给我的收音机,我从看到那片火海后,就从来没打开过。今天却突然响起,引起了我的注意。
“经过众多幸存科学家的聚合研究,终于得到了一个结论,太阳在朝地球以每小时0.01厘米,由于我们之前的自然臭氧层已经在一百年前已经换成了人工屏罩,所以我们人类现在才会幸存于此......”
“人类迎来了世界末日。”
我迅速转头望向两个刚刚还在欢声笑语的孩子们,他们愣住了,不知道该做什么,他们从来没有学过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他们太小了。
“你们等等。我来给你们解......”从半个月到现在,这是我对他们说的第一句话。但被他们毫无征兆的哭声打断了,看着他们哭成这样,我也只能叹气,眼神也暗了下来。
我并不能做些什么,这些和我没关系,我没有一点办法,我更不该让那空来的责任感和英雄主义冲昏我的头脑。
我把自己的眼睛蒙在手心里,久违的温度透过厚厚的绷带传递过来。未痊愈的伤疤放出疼痛在我身体里冲撞,努力让自己清醒,不对这个世界失去希望。就这样,我在一种粉身碎骨的感觉里昏昏欲睡,耳鸣和疼痛随之赶来。
又是黑暗......
太阳论实现了,萧盛是对的,预计的时间也是对的,但是再也没人相信这个摆在眼前的事实了。
他在太阳论里推断,恒星只是个假象,而太阳只是个沉睡多年的火山,时刻准备重生这个世界,所以侏罗纪世界消失的问题也就引刃而解了,依照现在的科技,和对未来发展的推断,这种情况只要一发生就等于世界毁灭,而人类只能坐以待毙。
这个推断虽说是假说,但这大胆且有详细的观察报告与信息结论足以让他获得第四次诺贝尔奖和来自世界各地拿到手软的大奖。
“这不可能!他是在扰乱人心!一个空说而已!你就是个邪教!你不配当知识分子,更不配拥有这些荣誉!”
一波激起千层浪,世界各地的网络通过不用负责的瞬息技术(在他人的眼睛里大脑里留有自己的消息,方便便捷)疯狂向萧盛公开的科学论坛上大张旗鼓,抛下枪林弹雨,以口水炮弹作为武器孜孜不倦的朝他的庇护所丢下,想让他淹死,呛死,羞愧而死。并以真善美,世界和平,社会稳定甚至人类进化都能与其搭上边,并以此做矛头,将这个本来就生性惧世的心刺得千疮百孔。
这,就是人性。这,就是人。
希望
10月21日
如今我知道了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我花了三年来探索这里。是一个像古现代的电影《生化危机》里的名为“蜂巢”的建筑,结构复杂且还在向地心延伸。现在正在解决岩浆的事情,据说可以从里面提取目前全世界大约三亿人的饮水需求和氧气需求。岩浆里提取的水叫做初生水,目前唯一可用的水源。
12月7日
这是离上一次写这个已经一年多了,我不停地在往下迁移,所写之物丢的丢,毁的毁,温度以可感的速度逐渐变热。我在与太阳赛跑,与光赛跑,稍不留神就只剩下一把黑灰。而最险的一次,也是最令我记忆深刻的一次,就是第二十五次下迁。我被烈火围绕,有些甚至已经到了赤焰的程度,透出血一般的红光,想要撕咬我,缠绕我,折磨我,我被孩子们架在身上,穿着航空日常服(一种和航空服性能一样却轻盈许多的衣服,能够有效隔热)
飞速的奔跑于无数的拐弯口。回来之时我被烧伤了34处,其中四处大面积烧伤,但这些都是常见的,现在的医学技术就是只要你不死,我就能白骨出经络,血液倒着流。我能捡回这条命很开心,我想活下去。而丹,算了不说了。
岩浆的储量已经不多,我们在五个月之前便已到达地心,太阳在向我们步步逼近,像一个死神,即使它曾经象征着希望与光明。我们不想束手就擒,依旧在不停的研究,寻找出路。
8月25日
这是人类诺亚方舟制成的日子,三亿人一起的努力,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为其欢呼,这个声音响彻整个“蜂巢”,闻声之人无不跳起欢快的舞蹈,唱起高亢的圣歌,抱在一起,不在乎对方的种族,年龄,肤色,这属于全世界的和平令我热泪盈眶,更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而最近,他们又在开发一种名为海豚服的东西,据说能裸露在太阳的环境下生存,人们纷纷支持,毕竟能活到现在已然是个奇迹。谁也不敢奢求太多,都是怕被遗弃的人,更是自私的人。我不太看好这项研究,因为依照目前的科技和人们的思想,造出这种东西简直就是异想天开,毕竟太阳已经开始溶解陆地,因为海洋早已被蒸发了。即使有幸存,不,这个即使就是不可能的。
突然认为我也是个自私的人。
7月9日
诺亚方舟启动了,他们带了全部的食物和水以及各种生活用品。而我转眼已经七旬,走不动,不值得被救,也不想占位置。留下的人也很多,走的全都是新代科学家。他们有大好的前程,更广的天空,我们则等待着死亡,看着一个巨大的放映台,上面是他们传过来的影像,这是他们笑得最开心的时候,我们也笑了,泪眼婆娑。
再也没有灾难了,人类胜利了。
真相
0月0日
诺亚方舟坠毁,原因为隔热效果依旧不够,加上急切的求生欲望使他们无心仔细工作,在完成的那一刻,各路科学家抛弃所有,带着不属于自己的一切,更带走了希望,逃之夭夭。
这是地球毁灭的一天,也是希望泯灭的一天。我也已年过九旬,我现在手里还有最后一瓶初生水,和一张照片。
“这一生很幸福,人生百态都经历过了,真充实。”
地球,所有的生命体在太阳的高温下,于第44世纪被蒸发。其中的贪婪,苦难,抛弃,无情使人唾弃。(第一百五十八个文明毁灭,第一百五十九次将在五十亿万年后于白河星系的落星,重新展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12-18 00:5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