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99|回复: 0

[复制链接]

4202

龙银

2万

威望

9693

鲜花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4090

最爱沙发实名认证社区居民社区劳模

发表于 2018-11-2 08: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九一班 韩凯
随着人类的不断发展 ,种族文化的不断融合,科技也随之不断地进步。现在,科技已经成为了一个人的日常生活里密不可分的一部分,现在的他们,早已不会了日常的自我照顾,他们不会了洗衣,做饭,就连握笔都不会了。如果需要吃饭,人们只需要点几个按钮,按照自己的口味,不用多久,家居日常小机器人就能做出一份像模像样的饭菜,无论是色泽还是味香,都至少是米其林三星级大厨的水平。至于文化,早在二十二世纪中叶,世界各国为了迎合世界科技发展的潮流,诸多的民族发生了惨烈的生化战争,动用了惨绝人性的生化武器,一时间,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老百姓最先遭到了毁灭性的灾难,使世界人口数量直线下降,从一开始的七十几亿的人口,一下子损失了三十多亿,是曾经天朝的六朝古都南京死亡量的十几倍。后来许多国家于心不忍这么多无关百姓的伤亡,便主动交出国权,再过了几十年的努力,终于一个单一的民族诞生了——赟族,代表着和平,团结。语言也没有当初那样的种类繁多,各种各样的了,现在只需要佩戴一块小巧的‘黑科技’就能通过脑电波传感给语言不相通的人,这样便能无障碍全世界交流了。在二十三世纪的初叶,人类的科学技术就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人类在地球俩级制造出了俩个时空穿梭阵,可谓是一正一负,一个回到过去,一个去往未来;在马路上早已不见车辆,只看见一块块似布非布的东西。一个人踩在上面,那块块飞毯滑动起来,只见那个人手里拿着遥控器,到他想要去的地方没有一丝一毫的污染用的都是纯天然的能量——太阳能,风能等。这些都只是小东西,而最厉害的还是那时空穿梭机......
‘小熙,你看看我爸爸昨天新给我买的四D传感器,帅不?’小A说到
‘呃呃,你的爸爸好爱你啊。唉,不像我,不提了,我还要回家做饭呢,拜拜喽’。
‘啥,现在你还自己做饭吗?你家没有那个机器人吗?哦对我忘了,你父母没有那个能力。’
说到这里原本小熙那笔直的脊柱变得弯曲,小熙仿佛要把自己的头藏到怀里去。。。。。。
是的,我叫安小熙,是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我的母亲职业是环卫工人,而父亲得了绝症,母亲收入不高,这个家就是靠着母亲在养活我们,所以我从小养成了省吃简用的习惯。我们家是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批小康家庭,当我的同学们玩起高科技时,我还在自强不息的学习怎么生活下去;当他们还在父母的面前撒娇讨喜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努力解决温饱,拿着国家的贫困补贴基金,我才能梦寐以求能够上到学,因为我知道,在这个社会只有学习才能解决自己家里的特殊情况,让自己的家庭富裕起来,治好父亲多年以来的绝症。。。。。。
小熙埋着头想着事情的是,空气突然变得难闻起来,这里就是现在联邦给的平民窟。天空中又臭又黑的烟伴随着大粒大粒的灰尘。太阳有气无力地从尘缝中射出了几块脏光。街上的路灯,垃圾桶都被口痰,香烟屁股沾满了,偶尔还会有几个蠕虫在拼命的吸允着。马路上一片狼藉,动物的骨头,吃了一半发了臭的苹果,坏了的日用家电等一大堆东西,车辆老早不能通过,旁边的城管坐在早已枯萎的树桩上吸着烟。。。。。。
‘小熙回来啦,妈妈刚刚在外面给你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给你哦’。虽然十分的反感,但还是按捺不住好奇,抬起头,看向了妈妈,只见她手里拿了一个刚刚小A 向他装X的四D传感器,但却有点灰尘和脏,但小熙也是非常高兴,因为这样的高科技在他们这边已经是相当少见了便扑上去抱住了他的妈妈,仿佛刚才的委屈都没有受一样。
‘妈妈,你对我真好,刚刚还有人在鄙视我家里穷,明天我就要带过去给他们看看,我的父母也是很棒的’。必进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孩,心思单纯,只想着帮自己的父母出口气。母亲笑了笑了说到‘pay no attention to the classmates who laugh at you.小熙挠了挠头说:     ‘妈妈,我去玩啦’。说完便扔下书包,跑到了自己的房间中。看见小熙进入了房间,她的母亲面露难色,自言自语道‘小熙,对不起妈这也是为了生存,还有你爸的病’。
‘哇,真高级,我妈妈好厉害啊,这是真的诶,听说这个东西价格不菲诶,让我先来玩玩’。小熙的眼睛笑的像一个月牙,十分阳光,像个瓷娃娃一样。小熙把‘四D传感器’带到了头上。‘正在匹配相同磁场’一连串的电脑语音提示在脑海里想着。‘匹配完成,正在进入相关磁场’。小熙的眼前,场景逐渐浮现。一幅幅金美的画卷在小熙的眼前浮现:时代的年轮转的飞速,以至于大部分的人们都不知不觉的待在了后头,而跟上时代的人,贼是这个社会的赢家,赢家与正常人的差距仿佛一条沟壑,有勾心斗角也有职场纠纷,但最多的还是人与人之间那最纯净的友谊。小熙被他眼前的画面给惊呆了,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赚足了钱带着自己的爱人与孩子到这里来相伴后世,安享晚年’小熙想到这里,嘴角情不自禁的微微上仰了起来。可就在这时,眼前美好的一幕,全部消失不见,化为烟雾飘散而去。小熙想生手去够,可是刚刚碰到的时候,它竟变成了手持尖刀,像施瓦辛格一样健壮,看起来凶神恶煞的蒙面人,杀气腾腾的向小熙扑来。小熙吓的转身就跑,蒙面人穷追不舍。小熙恨不得多长俩只脚。跑啊跑啊,前面出现了一栋大房子,小熙冲了进去,大声喊道:‘来人啊,救命啊。’房子的大门突然紧闭,一个阴森森的所以在耳畔响起:‘天天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与此同时,大房子的四面八方,一群穿着斗篷的蒙面人突然冒出,张牙舞爪的向小熙扑了过来。小熙挣扎了几下就不再动了。而此时此刻,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一个阴暗潮湿的小房间里,一个形似电脑的仪器前面坐着一个男子,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自言自语道:‘小鱼儿已经上钩了,准备收网,这次还弄到了一个赤子之心,在这个世道上,还有着如此纯净的心灵,不容易啊。’你仔细的观察他的面旁,极其的丑陋,在左脸处,有一道渗人的刀疤,穿着十分古怪,像是一个有着古风古韵世外高人。
一阵天旋地转,小熙从昏迷中朦朦胧胧的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木制的床上,小熙妄图想要挣扎开来,但是越挣扎越紧,勒的小熙小脸涨红。
‘没用的小朋友,这东西是血藤制作,越弄越紧。’古怪男子的出现让小熙下了一大跳。
‘你你你。。。是谁啊,我在那啊,快点放我回家,我妈妈会担心的。’
‘你是说那个女人?为了生存,竟然连自己的孩子也卖。’
看着眼前这个古怪男子,又想了想妈妈下午时那奇怪的的反应,更加印证了,这个古怪男子的话,小熙的脸色变白了,心里想着‘难道母亲真的你要我了吗’虽然心里已经全部知道了,但还是不想接受这个现实,依然嘴硬道:
‘不不不可能,我妈妈特别的爱我,不可能把我给卖了的。
‘还在嘴硬,你仔细看看这是我跟她的签收字据,你看看是不是她的字?’
原本心里还有一丝丝觉得不可能的小熙看到了妈妈的亲笔字,脸色跟加的苍白起来。
‘不说了,你这样子紧张,失落,回头会影响我进食灵魂的心情,我现在命令你开心一点,不然我就要使用强制性手段了。’
‘什么?你还要进食我的灵魂,怪不得最近几年有人失踪,找到以后就神志不清目光涣散,原来是你搞得鬼?’
‘当然,只有我才可以做出这么完美的事情。’
‘你这个人心扭曲的大坏蛋,神不会保佑你的。’
‘小孩子,还有信仰那,但还是没有用,咦这个是什么?不好出现了时间乱流。’
突然刮起了泯灭之风,狂风起,古怪男子连忙退出了实验室,眼睁睁的看着小熙被卷入了时空乱流。。。。。。
在时空乱流中,小熙再次陷入了昏迷之中,泯灭的风暴,那强大的破坏力,禁锢小熙的所有东西都被弄坏了,小熙被刮的忽起忽落,像风雨中的树叶一样无法自控,到处乱飘,凌冽的 风暴,小熙被刮的浑身冰凉,但如果他是醒着的,他自己应该会感觉到,心现在是他最冷的地方,最需要人们的关心与照顾。。。。。。
终于,风暴停止了,小熙像坠空的陨石,快速落到了地上。身体与空气快速摩擦,早已有许多地方受了伤。
一夜无事。
清晨的第一绺阳光照在了小熙的脸上,小熙被这刺眼的阳光照射醒了,便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粉红色的房间里,这很明显,是一个少女的闺房,闻着床的一股幽香。感觉到了唇齿间的干燥,看到旁边的床头柜上有着一杯水,刚想起身拿水,但浑身的肌肉像撕裂一样疼痛,突然在耳畔响起银铃般悦耳的声音:
‘你醒啦。爷爷,昨天的那个人醒了。’
眼前的这位少女,刚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我看透了她的表意,在她刚刚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我便说道:
‘水。。水。。。水’
一阵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看了看我,刚想拒绝,但看着我浑身是伤,动也不能动的情况下,走到了床头,把水递给了我。我这才能注目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的这位花季少女: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乌黑的眉毛,似弯弯的柳叶;然后是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瞳孔散发着光;接下来是樱桃小口,粉嫩美丽。简直堪称完美,貌美如仙,甜净可爱,眼睛久久不能离开。这少女似乎感觉我正在看着她,脸色微微一红,便把水杯递到了我的手里对我说:
‘我去找爷爷帮你看看啊。’
说完像逃跑一样跑走了,摸着手上水杯残留的热度,不经笑了笑。喝了一口水,甜净丝滑的水,浇灭了我心头的火。没过多久那个女孩边拉来了一个年近半百的老人,老人坐在了床边上,用手给我搭了一下脉,笑着对我说:
‘恢复的不错,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安小熙。’
‘老爷爷,我想问一下现在是多少世纪啊?’心中早已有了穿越的想法,但还是想证实一下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老爷爷一脸诧异的看着我
‘爷爷我真的不知道诶,能告诉我吗?’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的初叶,你真的不知道?’
‘嗯,我不太关注这个。’
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但还是吃了一惊,竟然掉了四百年前的那个时间点。想到了这里,原本我现在已经在上课了,可是现在。。。为什么妈妈为了自己要过上好的日子,给爸爸治病,就要把我给卖了呢?想到这里,用手情不自禁的抓了抓床单,握紧了拳头,心里拔凉拔凉的,不经打了个寒颤,双手把自己环的更紧了,眼泪在自己的眼眶里打转。一切动作尽落老爷爷的眼底,他和蔼的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到:
‘小朋友,你家在哪里啊,你的父母呢?要不要爷爷带你去找他们呀?’
‘我我我。。没有家。。没有父母。’
带着哭音,向爷爷说着,眼泪竟情不自禁的掉了下来,止都止不住。豆大的泪珠打湿了床单,打湿了衣服。爷爷慈爱的拍了拍我的背,又给我递了张餐巾纸,说到:
‘没有关系,不要难过了,以后爷爷就是你的家人,我会对你像亲生孙子一样看待的。男孩子可不能这样随便的哭鼻子哦,这样不就是个小女孩吗?’
我被爷爷给逗笑了,擦干了眼泪,面露坚毅的神色。
‘爷爷,我以后会很坚强的,不会再掉一滴眼泪的。’
这时,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小女孩走了过来向我生出了粉嫩的小手,说到:
‘我叫韩熏儿,很高心认识你。’
看着那灿烂的笑容,我的内心在次开朗阳光起来了,向她笑了笑,然后握住了那只手。
....... .......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在天朝Y市郊区,据目击证人所言,疑似陨石坠落地球,但在相关人员去往目的地的时候,但却在现场连一丝痕迹也没有寻找到。’
主持人小A说道:‘这次有可能是个科学大发现,也有可能是人类灭亡的主因,也有可能是人心的扭曲或者说是道德的沦丧,中央电视台持续为您导航。’
‘让我们来看看专家怎么来说这次的事情。’
...........
‘其实有可能陨石坠落不在Y市区,而是在别的地方,由于Y市区是江南水乡,水元素较多,从而影响了光的折射,让目击证人产生了视觉错感,这也有可能是刚刚的那个人随便说的其实并没有这件事情,因为陨石坠落人大气层的时候,天朝的天眼会及时做到预警,而这一次什么都没有,连最基础人造卫星都没有及时捕捉到陨石坠落的画面。。。。。’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看见有一块巨石坠落,上面疑似还有一星半点的人影。喂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放开我。。’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站在五悦广场的大门口,对着巨型屏幕大喊大叫,后被安保人员拖走,然后。。。。。。这件事情就被暂时平定了下了,列为了当世的十大未解之谜的首大——陨石坠落???
两年后,小熙十七岁了,逐渐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了,而熏儿还是那么貌美。
在天朝的某个角落里,一位眉清目秀的男子和貌美如仙的女子,头靠头,手牵手,相依坐在河边。
‘小熙哥哥,你说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呀?’
没错,这名男子就是安小熙,而那女子贼是韩熏儿。
‘你说未来吗?我觉得啊,应该有许多的高科技吧’小熙按照自己俩年前在二十五世纪时的所见,全部都用应该这个连接词,来有语言告诉韩熏儿关于未来的故事。。。。。
‘熏儿,你知道吗,俩年前是不是觉得我就是突然出现了?’
‘对,那天爷爷上山采药,突然抱回来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小男孩,那就是你。爷爷检查你的伤的时候,尽然查不出任何的毛病,而那浑身的写是因为,高速摩擦,造成的皮肤受损,我和爷爷都很奇怪,但却想不到任何的原因。’
小熙苦笑着说,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样,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其实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准确的说,我来自未来。’
‘什么?哥哥你韩剧看多了吧,还穿越,要不要我配合你一下,叫你一声欧巴呀’
‘熏儿,别闹,我说的是真的。那一天我在学校里受了委屈,回到家之后,我的妈妈给了我一个四D传感器,然后哪知道,这是她与一个蒙面人肮脏的交易。’说到这里,小熙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她为了过上华丽富贵的生活,将我的灵魂出售给了那个蒙面人,但是,时空乱流突然席卷了他的实验室,把我给卷了进去,后来我就掉落到了距离我生活的那个世界前四百年的时光节点里,然后我就遇到了你和爷爷。’讲到这里小熙原本皱着的眉头才颇有点舒展开来,他看向了熏儿,摸了摸她的头,似乎熏儿的表情他老早已经预料到一样,哭的梨花带雨的。她带着一点哭音对着安小熙说:
‘哥哥,没想到你竟然有这样的遭遇,你的妈妈怎么这样啊,你这么爱她,她却。’
小熙在熏儿的嘴前,放了跟指头,温柔的看着韩熏儿: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如果不是应为那场时空乱流,我恐怕老早就,唉,不提了,但这也是一个好事情啊,应为那样我才能碰到这么可爱的你啊,你说不是吗?这正所谓是上帝关掉你的一扇门,他必定会为你开一扇窗的,你就是我的窗户。’
熏儿听了他的一番话似乎心情好了许多,俏脸微红:
‘谁是你的窗户,说的肉麻兮兮的,而且我是你妹。’
‘不不不...是亲的。’
‘哥,不闹了,那你接下来怎么打算,跟我说了这么多不会是告别吧?’
‘不,但也快了,前些天,我运用了天地学的知识,夜观天象,预计在八月十六那天月圆之夜将会有一场时空乱流,到时候,我就要回去了,必进那里才是生我养我的地。’
看着小熙坚持的神情,便对小熙说:
‘哥,在前一年,爷爷去世的时候,爷爷把我托付给了你,所以我要与你一同去往二十五世纪的那个世界,和你一起相依相伴。’
刚想劝阻熏儿陪他一起回去,熏儿却先说出来了。便深情的忘着熏儿:
‘你总是那么的善解人意,我的小魔王。’
...........
八月十五,中秋节。
在五六十平方的大小的房子里,虽然只有俩人,但还是那略显冷清,一对少男少女坐在古朴的八仙桌前,吃着月饼,赏着月。韩熏儿默默在心里倒数着:在二十一世纪的最后第二天。
八月十六,月亮圆
在一座小山丘上,一对少男少女,手牵着手,共同踏入了时空漩涡之中。。。。
在黑色的漩涡之中,有一男一女走在隧道之中,越过无数的时间点。看着这条长长的隧道,光怪陆离,让安小熙有些头疼。他当初可是随意飘散,根本不知道往哪里走。完全看不透,看不懂,像是未来像是过去,亦或是其他陌生世界的痕迹。
小熙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到了那里,他只知道走了好久好久,十年或是二十年。因为他和熏儿都已经长大。这里没有时间空间。在这荒无人烟之地,二人成了唯一的羁绊。前进时手牵手,劳累时休息,拥抱在一起在凛冽的隧道之中相互取暖。
‘就那里吧。’
被被小熙牵着手的韩熏儿忽然一指隧道的尽头,那里散着光。
‘好。’
小熙直点头,回头路以消失,尽头也已经到了。
安小熙拉着韩熏儿的手,一步踏入隧道尽头,那会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吗?
亦或是亦或不是
                                             全篇(完)
                                                 (指导老师:高毓华137752963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9-8-21 00:3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