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73|回复: 0

科普短剧:雾都孤儿(根据本人同名小说改编)

[复制链接]

10

龙银

6

威望

0

鲜花

列兵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18-10-31 14: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科普短剧
      雾都孤儿
(根据本人同名小说改编)  
                 许沁
                               一                    
                                                                                                
时 间 秋末冬初的雾霾天
地 点 A市,家里
人 物 彭稼和——化工研究所专家,全身心扑在事业上,平时嗜酒
      夏晓迪——化工专家妻子
      小吴——自称B市市委办公室秘书,欲和彭洽谈项目的人
     【彭稼和正全力攻坚一个化工项目,他认为,只要这个项目能正常投运,他不仅可以问鼎世界化工界,而且还能获得丰厚的经济效益。不过,这个项目在试验阶段就已经存在废气污染,实验室所在地A市的雾霾天数因此大增。但为了预期经济效益,他和当地一些官员对外坚称项目是环保无公害,并严密封锁污染消息,使人难以抓住证据。因工作忙,他和妻子夏晓迪聚少离多,两人两年前离婚。儿子小康判给他,平时住校,寒暑假随他吃住在研究所。他忙,小康经常跑到实验室附近玩耍,前不久意外中毒身亡。彭稼和装修豪华的家中,经常乱糟糟,各式价格不菲的酒瓶和化工图纸散落一地。窗外,灰色天空压得整天雾蒙蒙,一片萧条,仿佛倒置的深渊要把整座城市吸进去。有飞鸟声音,却不见踪影。这天,他和前妻正因为儿子的去世吵架。
夏晓迪:(头发凌乱,憔悴地含着泪,质问)当初离婚,小康判给了你,他才10
       岁啊……(掩面痛哭)
彭稼和:(坐在沙发上拼命抽烟)我承认,这是我的错。是我没好好看着他,可
       是我工作忙啊,我……(欲起身解释)
夏晓迪:(两眼狠狠瞪他,站起来,音调渐高)忙!真忙!忙得儿子都没有了!
彭稼和: 我的工作……
夏晓迪:(指着他)你的工作?你还有脸说?你的工作就是制毒!就是你那该死
的工作毒死了小康!你看看这天……
彭稼和:(打断她,站起来辩解)这……晓迪,我以为只要我好好工作,到时候名利双收就收手,小康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他啊,只是我实在没想到小 康……
夏晓迪:(咬牙切齿,控制不住地上前扇了他一巴掌,颤抖着)你!无耻!你等着!
      【气愤地摔门而去。彭稼和端起桌上半杯酒一饮而尽。然后坐沙发上继续抽烟,过一会儿,他手机响了。
彭稼和:(无精打采)喂——(突然眼睛发亮)啊,B市委的?想引进我这个项目?已经到我家门口了?好,好,真是麻烦您了!
      【彭从沙发上跳起,去开门。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胳膊下夹着一卷文件,手里还拎着一只沉甸甸的布袋。
彭稼和:(礼貌地)您快请进!
小  吴:彭专家您太客气了,叫我小吴吧。我长话短说,我们市对您这个项目很感兴趣,想赶在其他市下手之前来一次性买断,(铺开文件)这是我们的规划。您过目一下,看满不满意。
彭稼和:(附身读文件,越读越激动)若能成功引进此项目,一年试运行后转为正常生产,政府负责牵头招商引资,彭专家作为技术指导和项目部总工,同时兼任公司副总经理,全权负责新品生产,政府帮助开拓市场……(拍手,凑上前笑着)好,太好了,这正是我的伟大梦想!
小 吴:(应和地)一张互利共赢的蓝图即将实现!(神秘地拿过身后布袋)久闻彭专家是无酒不欢的爱酒之人,一点心意,还请您笑纳。(拿出里面的洋酒递过去。
彭稼和:(眼睛一亮)呀,La Romanee-Conti!(轻声凑上前,竖起大拇指)这可是难得的好酒,今天咱们是该好好庆祝一下。
小  吴:(拍手大笑)彭专家果然是行家,这瓶2000年的罗曼尼康帝,您想现在尝尝吗?
彭稼和:(笑着)当然,当然!我们有福同享,这一口下去,可是千把块呐!
      【小吴为其倒酒,敬酒。干杯后举着酒杯看他喝。
彭稼和:(美滋滋喝一口,眉头一蹙)怎么?这味道……(迷迷糊糊地看小
       吴,小吴镇定地看着他,神秘一笑)你——
      【彭一下晕过去。小吴把他拖了下去。
                              二
时间   一片迷雾中
地点   未知地
人物   彭稼和——化工专家
       A     ——女,戴着呼吸机,身后背着一个大大的氧气瓶
  【彭稼和从昏迷中醒来,脑子晕乎乎,他只看见自己在一片迷雾中,
   他在雾里慌张走着,感觉窒息一般。前面隐约有个静止的人影,他上
   前询问。
彭稼和:(伸手想拍人影,却犹豫地缩了回来,拍了一下自己额头,试探着看前面的人影)你好!
A     : (转过身,戴着呼吸机,身后背着氧气瓶)嗯——
彭稼和:(似有熟悉的感觉,打了个寒颤)您好,(上下打量,疑惑地)冒昧问一句,您怎么(手比划一下,委婉地)穿成这样……?
A     :因为长期化工污染,天天雾霾天,能活下来的人都得穿成这样才能活。
彭稼和 :(脑子一片混乱)啊……那请问我现在这是在哪儿?不好意思,这么问 可能有点傻,可是我确实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A      :(平静地)这里就是10年后的A市。
彭稼和  :(诧异)什么?10年后的A市?你开什么玩笑?(急忙掏口袋,发现自己的手机没了。) 我的手机……
A      :(平静地)要我借给您吗?
      【A掏出一个全透明的板,滴滴滴按了三下,迷雾中,前面半空中突然出现一片强光,紧接着出现一块乒乓球桌一般大的电子显示屏,上面有着和手机一样的界面,还有语音操控功能。显示屏里,一会儿是彭稼和记忆中的A市街景,一会儿又是霓虹闪烁的繁华市区,奇怪的是,那些繁华街道上除了灯光迷离,竟然无车无人,一片死寂。
彭稼和:(怔在原地,向后退)不不,不,这不可能。这?我难道像电视里的狗
       血剧情那样,穿……越……了?(摸了摸自己的脸,不是在做梦)2028
       年的A市?
A     :(平静的)正是。
彭稼和:(上下打量着戴呼吸机,背氧气瓶的A)你的声音,我好熟悉,像……
       像我的前妻。哦,你别介意,也许是我在说胡话。我头脑怎么了?
A     :(平静地)是吗?你前妻,我可不认识她,不过,我认识你。
彭稼和:(惊恐,疑惑不解)你——你认识我?你怎么可能认识我呢?
A     :(平静地)是的,彭先生,不,应该叫你彭专家,因为你最喜欢这样的称呼。
       【说完,径自向前走去,彭稼和脑子里一团乱。快步跟上去想问个究竟。
彭稼和:(焦急地)你等等我,我头脑里好乱,求你……你把话解释清楚好吗,我尊敬的美女!
A     : 那就请你跟我来吧。
       【两人走到一道墙边,上面每隔几步就有一块电子屏。彭稼和凑到墙上看电子屏上的内容,上面游动着一条字幕:“通缉令:彭稼和,男,全国甲级通缉犯,以研制有毒化工物毒害国民健康,从中牟取暴利,现以谋杀罪、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敛财罪、滥用职务便利罪等罪名,进行全国通缉……”他大惊失色,尖叫一声。
彭稼和 :(惊恐地,连连倒退)通缉令?通缉犯是我?我谋杀国民?
A     : 对,通缉的这个人是国家耻辱,他的主导项目投入生产,仅10年时间,不仅造成了原本天蓝水碧、风轻地绿的A市,现在水变黑,树变黄,风变尘,还使百万居民慢性中毒,许多人甚至为此丧失生命,许多孩子因此先天畸形。
      【彭稼和转身,想问个清楚,却发现A正举着枪对着他。他吓得跪倒在地。
彭稼和:(带着哭腔,双手合十求饶),您听我说,尊敬的美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我没有谋杀国民……(A依然举着枪不为所动),尊敬的美女(擦
       了擦眼泪)尊敬的美女,请您看在我儿子也是受害者的份上,您就饶了我吧?我也是失去了孩子的父亲啊!
A     :(激动地)父亲?你也配说父亲两个字?我才是失去孩子的母亲!
彭稼和: 我是爱儿子的。
A     :  爱?你也配用爱这个字?拜托,不要玷污它了。
      【A气愤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沓信纸,扔给彭稼和。
A     :(转过脸去)你自己看吧。
       【彭颤颤巍巍地接过信纸,一张一张看。
彭稼和:(疑惑地看第一封,画外音:儿童)“今天有些不舒服,头晕晕的,爸
       爸说他很忙,叫我打妈妈电话,让她带我去看病。”(自言自语)怎么——这笔迹是……怎么像我儿子的。
A     :(激动地)就是你儿子写的。
彭稼和:啊?(颤抖着读第二封,画外音:儿童)“今天我住院了,可是爸爸还没来看过我。他说他要忙大项目,忙完再来看我。还说到时候我们家会有好多好多的钱,我要什么玩具都可以。可我不想要玩具,只想他能多陪陪我。”(拿起第三封,画外音)“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我打电话给爸爸,本来想祝他生日快乐,可他刚接电话,还没听我说完就跟我说有临时会议要开会……”(颤抖,眼眶红红的,读第四封,画外音)“今天爸爸说好会来看我的,早上妈妈给我送来的鲫鱼汤,我喝了一半,还有一半想留着给爸爸喝,他每天都很忙,经常来不及吃饭……我听到爸爸上楼梯的脚步声了。可他接了个电话,对我说了句‘对不起,爸爸要见个重要的人’就又走了。我最近不知怎么老是没精打采,点滴挂的比以往更多了”……(无力地又拿起一封,画外音)“妈妈…我是不是快要死了,我现在不敢自己照镜子了,嘴唇乌紫,头发越来越少,很像外星球上的怪物。爸爸又好久没来看我了,我现在反而不太想让他来,怕他看见我这个样子,会不认识我?”
      【彭稼和跪在地上,双手托脸深埋腿上,起初哭得无声,逐渐声
       音越来越大。许久,拿起最后一封,信上字迹越来越歪歪扭扭。
彭稼和:(难受、痛苦地,画外音)“妈妈,替我告诉爸爸,我爱他。”(颤抖双手拿着信纸,瘫坐地上)
      【A拿下口罩,露出脸。
A     :(脸上两行泪痕,平静地)稼和。
彭稼和:(抬头,脸上挂着泪,惊讶地)你——你是晓……晓迪?
A     :(哽咽)那些都是小康在病床上写给你的信,他藏在枕头底下,我整理他遗物时发现的。就因为你,现在这座城市只剩下了雾霾,这雾霾已经让很多家庭破散。你的冷血和唯利主义谋杀了我的儿子,一个只有10岁的孩子,就这样在另一个世界成了孤儿,你整天忙,忙,忙着问鼎世界,忙着用你的所谓能够问鼎世界的项目实现你的伟大梦想。可你想过没有,你的项目究竟还会谋杀多少人的命?究竟还要让多少市民每天醒来看不见青山,望不到碧水,找不到故乡,呼吸不到清新空气?也许肮脏的确可以让你风光,但肮脏最终见不得阳光。你,连同你那腐臭的功利、贪欲的气息,都让我觉得恶心,你该彻底清醒了!
彭稼和:(重重地叹了口气)是的。我承认这个项目有毒,而且还会侵害人体基因,造成潜在遗传性。这都是我造成的恶果,我有罪。可我没想到这么快就害死这么多人,而且还亲手害死了自己儿子。10年,这么快就让我遭此报应。如果知道会是今天这个结局(环顾四周,除了雾霾还是雾霾)我绝对不会这样做。小康要知道我是这样的人——一个亲手制毒的父亲杀死亲身儿子的人,他一定不会原谅我。
      【突然站起来,一把夺过夏晓迪手里的枪。
彭稼和:(闭上眼,决绝地)让我带着这身罪走吧。我自己也无法原谅我了。
      【他朝自己开枪,一声枪响,出来的却不是子弹,而是烟雾。烟雾散去,面前那道大电子显示屏倏地消失,那道墙也破了。小吴从里面慢慢走出来。原来墙是泡沫做的,墙后面是摄像机。此时,雾也逐渐散去。
彭稼和:(疑惑)你?小吴?洽谈人?
小  吴:(笑着)我——我可不是什么项目洽谈谈人,或者市委秘书,而是在你酒里下药的人。
彭稼和: 你——
小  吴: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中国社会环保组织的志愿者。现在也不是什么10年以后的2028年,之所以你会有这样的错觉,是因为我在那瓶酒里下了能让大脑暂时麻痹,分不清现实和虚幻的精神药物。还有,这里是A市未来体验基地。这周围设施,都是利用高科技制成的仿造未来星球的虚拟场景(看着变稀薄的雾,自言自语)今天这效果不错。回头得好好表扬一下我们的科技美工。
彭稼和:(转向夏晓迪)那你?
夏晓迪:(不正眼看他)小康到目前为止是唯一的受害者。他早早去了天上,没
       有了爸妈。(抽泣)我在小康死后也加入了环保公益组织。我们一直在找一个能终止你实施化工项目计划的办法,但一直没有足够证据。所以,才不得不借助现代科技成像技术,策划了刚才这么一出戏。现在总算你能醒悟过来,自己说出了真相。否则,小康死得太冤了。(转向他)你刚才的一切,我们都录下来了,明天就会在所有网站播出,你们的化工项目计划,在正式实施前可以彻底破灭了。(音调变高)人在做,天在看。
彭稼和:(闭眼,叹气)自作孽,不可活。【说完,又跪倒地上,捡儿子小康的信……
彭稼和:(仰脸,期待地看着夏晓迪)你——你们还要我吗?
夏晓迪 :(诧异地) 我——我们?
彭稼和:(仰脸,满眼期待)对,我是说你们的环保组织,还要我吗?
夏晓迪 :(有点意外)你想加入我们的组织?
彭稼和:(坚定地)对,我要花十年,不,五年,研究出消除雾霾的清新剂,还A市青山碧水,清新空气!
      【剧终。
(4700字)
作者许沁,1995年8月生于常州,省作协会员、戏剧与影视文学系硕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9-1-23 13:3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