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5|回复: 0

[科普文学] 【第十届良春杯科普创作】重生

[复制链接]

95

龙银

29

威望

0

鲜花

列兵

Rank: 1

积分
29
QQ
发表于 2018-10-7 18:5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重生
  “病人的心跳正在减弱,冰库准备!”“各部门准备到位!”
  我躺在床上,想在呼吸一次,可再也吸动了,我的眼前出现了一道刺眼的白光,刺得我眼睛生疼,我闭上了眼……
  “博士!博士醒了”我睁开了眼,床的四周围了许多穿着白大褂的人,我看着他们,脑中却一片空白。
  “我是谁?这是哪儿?你们是谁?”我的喉咙间扯出一丝嘶哑的声音。
  “博士这是没有记忆了么?哪里出错了?”一位带着口罩的女孩子眉头一皱,转身质问其他白大褂。
  “让我查查……瑞姐,可能是在复活过程中,疏导记忆的仪器没有安装好,我这就进行修理。”一位男生扶了扶眼镜,开始查看我身边的一台机器。
  “什么复活?”
  “博士,您生前一直在研究死后复活实验,在您临终前,自愿将身体冷冻,技术成熟时再进行复活,现在是一百年后,您还算是我们的老师呢。”戴口罩的女生掏出一支笔,在手中的纸上记着什么。“我是瑞依,是您复活实验的首席研究员。鉴于您临死前身体器官已大多数老化,我们给您制作了新的器官,您还在适应新器官的恢复阶段,只能在床上静养,等记忆疏导仪器修理完毕后,我们会给您看您生前的记忆,您可以和我们一起研究。”
  我还是很疑惑,但感到十分疲惫,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博士,记忆疏导仪器已经修理完毕,请您闭上眼睛,我们正在进行连接。”我刚睁眼,就对上了瑞依冷冷的目光,只得再次将眼睛闭上。
  咦?这是哪?怎么这么熟悉?我不知怎么,来到一家医院,这里的设备远没有我所住的病房高级,一位护士正抱着一个小婴儿,那个孩子在她怀里哇哇大哭。
  他们看不到我么?
  地点迅速切换,我看着这个小婴儿长成了大人,他的成绩十分优异,年纪轻轻就成了一所大学生物系的教授。
  后来,他自己开办了一个研究所,所研究的,正是人类死后复活实验。
  ……这莫非是一百年前的我?
  再后来,他娶妻生子,但他并没有将精力转移到家庭上,甚至夫人病逝时,他依然在研究所工作。
  “父亲,今天是母亲的忌日,您不去看看她么?”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怯生生地站在研究所门口,他的声音有些发抖。
  “不了,没时间,研究刚进行到一半,你就来打扰我。”那个人甚至连头都没抬一下。
  “哦,好,我先回去了。父亲,您记得好好吃饭。”
  画面再转,他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旁边的医生护士们正在进行冷冻准备。
  他闭上了眼,我的眼前也漆黑一片。
  我睁开了眼。
  “博士,这就是您生前的记忆,您最近恢复的很好,如果可以,我希望您能协助我们进行下一例复活实验。”瑞依将我扶起,“小泊,你先带博士出去走走,熟悉一下环境。”
  那个戴眼镜的男生扶我下了床,带我出了病房门。
  “博士,现在距您去世已过去一百年了,变化还是很大的,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些仪器。”
  我看着他对着那些仪器指手画脚,内心有些复杂。
  我看到了那个人的记忆,但是我觉得陌生,好像只是一个看客,看着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的平生,我看到的是事,没有情,这使我怎么也无法将自己与那个冷血的博士联系起来。
  他可以为了研究放弃一切,但我有血有肉,我不是他。
  一个月后。
  我恢复的很好,因为那些记忆的原因,我也重新了解了生前所研究的项目,并根据自己的理解和现在的科技发展,给了那些研究员一些新的建议,他们都很敬重我。
  我今天十分激动,因为我马上将加入他们,给一个只比我晚一年去世的人进行复活手术。
  “博士,各部门已经就位,我们需要您检查实验品复活时的身体机能。”瑞依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经过这么多天的了解,我发现她是个很奇怪的小姑娘,她没有笑过,做事干脆了断,在她身上,我看到了那个冷血博士的影子。
  “博士,我们进去吧。”小泊正在催促我。
  我走进病房,来到那位复活者的身边……
  天呐!这个人……这个人是我的儿子!我吃惊地张开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博士,请您观察好仪器,谢谢。”瑞依瞪了我一眼,我赶紧集中注意,看着仪器上的数据,而心跳却在加快,好像心脏要冲出来似的。
  “这……这是哪儿……”他睁眼了!
  “父亲?”他有些诧异得看着我,我不知该说什么只得“嗯”了一声。
  “这次的记忆疏导仪器连接正常,但是你需要恢复一段时间。”瑞依记录完毕,离开了病房,其余研究人员也跟着她走了。
  “博士,您还是在这陪他说说话吧,我先走了。”小泊收拾完东西,也离开了。
  “是……是父亲么?”他看着我,眼里满是不敢置信,我看着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些愧疚,但更多的,是身为旁观者对这个孩子的怜悯。
  这个孩子大概三十岁不到,但从出生起就没怎么感受过父爱,他的父亲整日忙于工作,到最后过度劳累病死,和他相处的机会局指可数。
  “你……怎么死的?”
  “车祸。”
  “对不起。”
  “为什么说对不起。”
  “我没有尽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
  “……你不像他。”
  “恩?”
  “我的父亲是不会这么跟我讲话的,你这个样子,反而让我陌生,你只有他的外貌,你和他完全不同。”
  “对的,我确实不是他……我有他的记忆,但是我没有他的感受,我体会不到他的感情,看我从前的记忆,就和看别人的故事没有差别。”
  “你的脾气和性格都比他好多了。”
  “就算我不像你的父亲,但我们俩一起生活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还是需要互相帮助的。”
  一个月后。
  他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正好我最近也没有研究任务,便打算陪他出去走走。
  我们来到街上,两旁的商店里并没有工作人员,只有几个机器人僵硬的在门口站着。几个扫地机器人从我们身边经过,一下下地扫着已经干净的几乎没有尘土的街道,空旷的道路上只有几个独来独往的人,坐在便捷式的汽车里,看到互相搀扶的我们俩,有些惊讶,随后又恢复了平静。
  他挺震惊,对着安静的街道有些害怕,我尴尬的看着街道,有些不好意思,是我说带他出来走走的,却只让他看到这荒凉死寂的街道。
  “我们去公园坐坐吧。”我对他笑了笑,他点点头。
  “为什么现在的街道上都没有人了呢?”
  “现在信息发展的太快了,孩子从试管中培育出来后就去专门的机构成长,几乎不怎么与父母接触,学习也全部信息化,也就不太和别人交往,所以人人都没有朋友。”
  “这样的生活挺悲哀的。”他在一条石凳上坐了下来,听克隆鸟一声声地鸣叫。
  “这样活得没有一点情趣,有什么意思呢。”他看向一棵长在培养液中的树,树很绿,就像是最纯正的深绿色涂抹上去的一般,被修剪成了规矩的形状。
  “你知道么,妈妈去世后,我很想念她,因为对父亲也没什么记忆,而我本身也没几个朋友,所以妈妈走后,就更为孤独。我在难过的时候坐上走环江的公交车,带上耳机听喜欢听的歌,我看着环江的红色单车道上人们骑车,江风撞山回头卷上青山绿树的清新空气又让我忍不住打几个哈欠,车上只有我和司机时我会撑不住睡着,梦里我看到自己安静地躺在水面,我听到脚踏在水上水溅开的声音,妈妈离我越来越近,她拉着我的手拉我坠下黑暗,她说,你一定会睡个好觉的。迷糊中被司机叫醒,我又回到了起点,坐在不知是几路的环江往返公交车上,听着最初喜欢的歌,看着公交车站扛着大包小包的人来来去去,他们站在路边招手,呼唤亲人朋友或出租车,我望了望,没有父亲的身影,然后我走下车,买个烤红薯再接着找归宿。
  “我一直以为自己这就是孤独,没想到当今的人们比我还可怜。我有绿树清风陪我,他们只有空荡荡的街道和克隆鸟。”
  “这个时间的人只知道发展、进步,却不知道活在当下才是发展的基础。”
  在那段记忆中,“我”一心投身于研究,对这个孩子并没有多少印象,他说出这样的话,着实让我吃了一惊。
  当年的我呢?我也没有绿树清风,我身边甚至除了研究助手和做实验用的小动物,几乎没有其他有生命的东西,陪着我的,只有满屋子没有温度的白铁和冷冰冰的数字。
  一百年前的我究竟为什么而活,我如此渴望复活成功,究竟有什么意义?
  我的脑中一片混乱,陪他坐了一会,就带着他离开了。
  之后的很多天,他都在进行康复检查,我无事可做,小泊有时会和我聊天,接着便是日复一日的麻木的生活。
  我很久没有见到瑞依了,我想问她,她这么执着于重生,到底图什么。
  是造福人类么?可是我复生了,却并没有感受到快乐。我在一个陌生的世界活着,没有朋友,没有亲人,那个孩子只是博士的亲人,不是我的亲人,我不是博士。
  是为了自己能再活一次么,恐怕那时她也只会和我现在有一样的想法吧。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了,只能躺在床上,等待睡着。
  “博士,博士!”迷糊之中,我听到有人在叫我。
  “博士,你快醒醒!”是那个孩子!
  “怎么了,这么着急。”我困得不行,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
  “博士,你快逃吧!”
  “什么?什么快逃?”我听到这句话,清醒了不少,赶忙问他。
  “他们打算把你当实验品进行研究,这几天他们把我抓过去,打算进行复活品研究,他们想要研究我和正常人类有什么不同,我装昏,之后趁他们不注意逃出来了,他们现在正在抓我。”
  “他们研究完我,就要对你动手了,我听瑞依说,你重生后的人格与之前完全不同,就好像另外一个人一样,你是他们的重点研究对象!”
  “什么!他们……不可能的,他们明明把我照顾的那么好,瑞依还邀请我和他们一起进行研究,怎么会呢。”
  “因为你的反差实在太大了,使你也成了实验品。”
  “他们肯定会捉到我,博士,你快逃吧。”
  我对他的话半信半疑,但心里还是很恐惧。“我该逃到哪儿呢?”
  “这……你尽量远离研究中心,越远越好。毕竟……被当成试验品研究,我们肯定是经受不了这样的痛苦的。”他将我推出房门,递给我一把钥匙。
  “这是研究中心大门的钥匙,快离开这里。”
  “你和我一起走!”
  “不了,我已经被输了不知道什么试剂,没有力气逃了。”
  “谢谢。”我接过钥匙。
  “再见,父亲。”他笑了一下,倒在了我的床边。
  我打开了锁,冲出了大门,外面的天很黑,我朝着不知哪个方向跑了很久,我跑不动了,但又不敢停下。
  人的潜力确实是无限的,特别是当你极度恐慌的时候。
  虽是晚上,但路上的灯很多,亮的如白天一样,商店的门依然开着,机器工作人员不动了,似乎进入休眠状态,我又累又渴,冲进去抓了一瓶水和一块压缩饼干,转身就跑。
  “滴,滴,滴,滴……”店里的警报响了,机器人的腿变成了轮子,向我冲了过来,我拼命地跑,可怎么也甩不掉它,正好前面有一条河,我将东西往兜里一塞,跳入河中,奋力向对岸游去。
  机器人掉入水中,“嗞”的一声,沉了下去。
  好险,幸好遇到的是不防水的机器人。
  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大概是城郊,四周是一片树林,我靠在一棵树上,掰了一点点压缩饼干,吃了下去。
  这个时间的信息这么发达,他们肯定会找到我的,能活一天算一天吧。
  我太累了,靠着树睡了过去……
  这是哪儿?是梦么?我看到“我”正在写日记,奇怪,为什么这段记忆我当时没看到,他写的是什么呢?我来到他的身边,仔细地读着。
  孩子啊,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执着于复生,或许是因为你的母亲。我和她大学时相遇,她的身体不好,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她随时可能死去。后来,我发现我的老师正在研究重生项目,我好像看到了希望,觉得如果你的母亲哪天真的去世了,我还能复活她,那时,我们一家就能幸福的生活了。可当她去世时,我却还没有研究成功,我开始后悔了,如果我早些珍惜当初的时间,或许我们的关系也不会像这样僵硬。我想收手了,但我发现,除了研究,我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我只能继续研究下去,希望我们百年之后能再团聚,到时,我会尽我一切来补偿你……
  我还想继续看下去,但是我醒了,远处的天泛起了鱼肚白,初升的太阳又给她添了一笔粉色,显得十分活泼,对岸,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人们正打算渡河。
  “博士,我希望您能回来,继续协助我们研究。”瑞依好像笑了一下,这个年轻的姑娘,笑起来竟让我感觉瘆人。
  “瑞依,这样有什么意思呢。重生的人真正复生后,却不快乐,从前美好的记忆,属于自己的喜怒哀乐也没了,亲人朋友也离开了自己。所谓重生,不过是让原本的躯壳心脏保持跳动,能够呼吸而已。”
  “可我们是人,不是木偶,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不是拿来给你研究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寿命,强行延长它,已经违背自然规律了。”
  “若每个人死后都重生一次,这个千疮百孔死气沉沉的地球迟早会被挤满,而挤满这地球的,只是一具具背负着陌生记忆而活的实验品。”
  “我是在为全人类做贡献,人人都想要死后重生,你,只是个异类而已。”
  “他不是那个博士,这是一个全新的样本,对我们进一步的研究有很大作用,捉住他。”
  我突然冲到了河里,任由自己沉下去。看到白光的那一瞬间,我竟然与博士重合了……
  “我是谁?这是哪儿?你们是谁?”我醒了。
  “博士,你失忆了。”一位带着口罩的女孩冷冷的说道。
  她的眼睛笑了一下。
  我的床的四周围了许多穿着白大褂的人,我看着他们,脑中却一片空白。
  不知为什么,身边复杂的仪器上有一个缺口,一根管子被扔在了地上。
                                                         
联系方式:13921070631
                                                        丽华中学 九三班 高晓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10-23 07:4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