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8|回复: 0

[科普文学] 第十届“良春杯”常州市科普创作大赛小说类投稿---超界参与

[复制链接]

8

龙银

0

威望

0

鲜花

列兵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8-9-27 22:4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红风沭水 于 2018-9-27 22:46 编辑

                                           超界参与
七月,奥地利维也娜科学大厅。讲台背后蓝色背景下显示着会议的主题词:新工业革命与智能制造。会议的主题演讲是一个灰白头发的中国人,一小时的时间内,会场安静得像风暴过后的海洋,所有人都屏息静听,他们知道今天这个时刻非同一般,超量子运算芯片——这个有史以来最高效能的工业之脑诞生了,而在座绝大多数这一领域的科学家都沦为了看客,中国人裴剑是今天的主角,是他们心中之王。
“就是这个黄种人?他的脸太平淡了,就像我在萨尔斯堡滑雪场更衣室常见到的,那些身上挂满小包包的中国男人。脸上总是有细小节制的兴奋,但又探头探脑地表现出孩子似的新鲜和好奇。你确认这个人是他们的同胞?”
“当然,不会错的。如果你明天失业了又恰巧有一辆破车在欧洲旅行,那么在大街上、超市、名品店和所有好玩的地方都会遇见他们,现在不是二百年前,不需要在瓷器上学会辨认中国人的面孔……哼,在当下的地球上,你如果想避开中国人的脸,那么既不能看电视,也不要逛街,因为连马桶盖上都印着他们的笑脸。更不能像现在一样,穿着绅士的衣着去那些高尚的地方开会,要知道,如今他们站上主讲坛的机会比牛变成牛肉的机会还多,看看吧,这儿所有人都恭敬地盯着一个像兵马俑一样的矮个子中国人,恨不得围着他跳肚皮舞。
两个躲在二楼角落里的人窃窃私语。他们显然不是这场会议邀请来的科学家,也不是记者之类,但比他们更关心讲台上的这个人,他们是葛马克和盖达尔,两个持假证件进入会场的人。此时盖达尔用高清远距透视相机频频拍照,他不是照一个人的外表,而是拍照身体里骨架长度和比例,拿回去做分析。当然,他也会拍外表的细节部分,比如西服下摆脱落的一根细线,或是下巴上新长出的一个小毛囊痈,或是垂下来的右手五指习惯性的弯曲姿势,这都是他要搜集的资料
裴剑博士不是个健谈的人,晚餐会上聚拢过来的人显然令他不太适应。在剑桥大学高德教授的建议下,他想去看望一下他的老师,住在维也纳郊外小镇上的莫维尔。莫维尔教授今年80岁,犹太人,因为早年在上海生活过,对中国人很亲善,裴剑在奥地利留学时候常常是他的座上客。
只用了十多分钟,他们的车就驶上高速公路。高德教授似乎还停留在裴剑所讲的课题里,他想一整天都谈论这个话题。
“裴,为什么你们的量子技术进展得如此之快?当我们的科学家们还在研究用它们来通信的时候,你们的墨子号上天了,后来欧洲刚有了试验卫星计划,你们就把它搞成了飞秒芯片——第三次工业革命要从上海出发了?”
“高教授,这是个团队问题。欧洲的科学家习惯于偏居一隅,每个人都很独特,却合作与兼容得不够。而在中国,我们善于团队攻关,用莫维尔教授的话来说,我们是用闹革命的方式搞科研。呵呵。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一些,你们国家搞经济是靠革命式的推动力,搞科研也是。所以,在十几亿人的创造力被集体调动起来的时候,那么,没有哪个国家可以与之抗衡。只是,我想再问一个问题……我听说,您作为一个科学家,也受雇于一个国家背景的上市公司,那么作为此项开创性的创新成果,它因此带来的巨大利益,是您个人还是国家的?
裴剑笑了笑,说:“我们是股份制企业,我有一定的股份,这个企业我是创始人之一。但这个成果是国家团队参与的,所以,最大的受益方应当是国家,我个人真的没有从利益上考虑过。”
“这在西方难以理解,”高德教授松了松领口的领带,轻微地叹了口气,淡淡地说下去,“那么,你其实可以因此拥有巨额的财富,因为这个创造,我们知道你是团队的灵魂人物……想没想过把技术移植到这里,在欧洲收获更大的个人成功?也许,按我们的理解,只要分享三分之一的收益,你就会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科学家……”
“如果你不是我的校友,现在又不是在高速上,”裴剑严肃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那么,我得和你说再见,这个问题没法讨论。这个成果是国家的,它属于中国。我不能有第二种选择。”
“哦,当然,你有这个权利去坚持,”高德撇了一下嘴唇,“不过,你也知道西方对待那些喜欢的人或东西的态度不像俄罗斯,俄罗斯人只会让人莫名其妙地昏迷,或让好东西在众目睽睽之下清脆地破裂……在们国家,你不用担心像伊朗那些核专家一样消失,我们会让他们那些铀浓缩离心机被震网病毒攻陷,一个个加速毁掉,但不选择在那些科学家站着卫的家门口扔一颗炸弹……现在,我们最关心的是量子芯片一但成为导弹和战机的心脏那可怕的后果,西方工业也许会从此落伍一百年时间。
“高德,我不明白你现在的身份还是一个科学家吗?你刚才说的话不太符合你的身份,也与过去的你完全不同。”裴剑愤怒地盯着他说。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那么我会告诉你我只当了三个小时的科学家高德,这的确是高德教授的车,我也坐在高德教授常坐的地方。但高德教授因为多喝一点葡萄酒,现在还躺在晚会上某一间休息室里,也可能是在某辆车的后备厢里,我不能确定。而我和我的助手可不习惯长时间用别人的嗓子说话,用别人的脸混世界……哪怕这张脸和这个喉咙是什么狗屁科学家所有!”坐在身边的高德突然从下巴开始向上猛地一抬手,一张四D打印的人脸面罩撕了下来,然后,他轻轻按压住领带上的领夹,说话的声音立刻变成了一个粗嗓子中年壮汉的声音。
“现在,我要告诉你我们两个人的名字,葛马克和盖达尔,你当然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我们受雇于世界上最发达的某个政府。你可猜想我们来自FBIM1M6,或者法国、奥地利的情报部,都行,我们的目标很简单——飞秒量子芯片。”
裴剑经历了短暂的惊慌与不安,随后,他平静地想了想说:“你们知道我的身份,我的国家会尽一切力量保护我不受伤害,你们会让你的国家蒙羞吗?在这个媒体无限延伸的时代,也许我头顶的北斗导航卫星正盯着这辆车,它的轨迹也许就显现在我们国家某一个机构的大屏幕上,甚至可能通过我衣服上的某一颗纽扣盯着你们,我也许有能力公布现在所遭遇的一切。”
“那无所谓,你现在是在我们的土地上,我们有能力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这个方法看似简单粗暴,但很实用。我们会让意外突然发生,让一些人消失,一些人闭嘴,一些人变成永远不会说话的陌生人,但不会那么有现场感和表演欲。做什么都行,只要我们拥有那个开发量子芯片的人。”那个叫葛马克的人说。
“我们还要提醒你一句,按道理说,你的国家不该让你出来,你的重要性比那个发明本身更大,因为你的大脑里可以创造更多类似的发明。但你还是顺利地出来了,甚至有些力量还积极推动这件事,知道百利和合资公司吗?起初他们和你们的研究方向一致,现在他们也想分享这个发明带来的巨大利益……”
裴剑不解地摇摇头,他想起自己肩负的使命,是让西方明确地知道,中国已站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最前沿,我们不必在芯片领域再受制于人,而是要宣布一个向中国哀求采购最尖端芯片的时代已经来临,想想当年他们卡着我们脖子的时代,我们绝不能把高端技术拱手相送,尤其军用领域绝不会开放给他们。
葛马克和盖达尔把车开下高速,在一个僻静的地方,把裴剑赶下了车,蒙住他的双眼。他们草丛里忙乎了一会,往车子座位上搬上去了两件东西,就让那辆车子处于自动驾驶状态,返回到高速之上,他们离开很远之后,听到了后面巨大的爆炸声音。
“你的人生篇章翻开新的一页了,裴剑先生。因为明天全世界的报纸都会说:那个中国科学家裴剑死于交通意外,我们确保在残骸上能够检出你的DNA。奥地利的科学家高德带裴先生去他的导师家问候,然后出了意外——当然,你作为科学家会有一个新名字,然后在欧洲过着优越的生活,这个结果对你来说不意外吧?”
“怎么可能呢?我不会离开我的家人和国家,这不是什么豪言壮语。做科学的人不为钱也不为名利,这是莫维尔教授教导过我的。我会回到中国继续工作。”
“你确定吗?裴先生。西方的这类行动一般都有两个版本,另一个版本就是:高德教授载着裴先生顺利抵达莫维尔教授家里,相谈甚欢。巧合的是那个夜晚莫维尔教授的小女儿,也就是裴先生留学时的初恋柯林丝小姐也在,他们一起喝了咖啡,又去桦树林散步,然后在他们初恋发生的地方做了恋人都喜欢做的事……我们会有半小时的清晰的视频资料,在第二天你醒来时放在你护照上面。要么送一份给贵国的大使馆,要么寄给你国内的行业竞争者,或者是执法部门。悉听尊便,你们总喜欢说合作共赢,我们却说:不合作便去死。
另一个叫盖达尔的家伙说:“我提醒你,你做这一切都是自愿的,因为刚才我们蒙住你双眼的时候,那块毛巾上有特效导幻剂,你将在一小时之内见到初恋柯林丝小姐,并产生浓烈的爱慕,像你当年一样,而且这一切的发生都会自然而然,不带一点点的强迫……所以,你也不会在意莫维尔教授是不是真的是那个老不死莫教授,就是他把最关键的实验数据呈现给了一个小个子中国人,成全他成为今天量子领域的教主。至于那个柯林丝小姐也许只要相似就可以了,她一定会比年轻时的柯林丝更漂亮,更具风情。你不会难为情,也不会拒绝是吗?裴教授?
裴剑揉了揉眼睛,努力地想睁大些。他笑了笑说:“你们的导幻剂对我没用啊。不贪婪则不受伤,这是你们常说的谚语。这些手段都是为了抢走中国的成果不是吗?你们的伪装只是一层皮,这是机械时代的故事。可是在量子时代,最高明的伪装有时可能是整个人。”
那个晚上,裴剑是自己驾车回到大使馆的。他那两个不明身份的乘客——盖达尔和葛马克被裴剑安置在小车内安睡,他们将48小时之后醒来,然后忘掉一切。这段时间里他们会重温幸福的童年,因为他们的意识被梦境量子波引导,去游历非洲草原的壮丽美景或者在太空与外星人对话,他们将会酣眠中享受到堪比大片的奇幻之旅。
一个月后西方媒体爆料:中国量子应用教授裴剑成功运用量子纠缠与生物重塑原理,在世界上首次完成超远程量子重构虚拟人体,可以实现像中国神话中的孙悟空那样拨毛变人——真实的人原地不动,虚拟重构的全息人体像另一个你,可以远行万里,全息感知,意识超远距无间隙链接,自主行动,从这一天开始,世界上最先进最智能化的模拟人类出现了。
也就是说,一个人的影子会深度参与到他的真实生活中来。所以,参加维也纳科学大会的那个裴剑只不过是相当于裴剑的全息影子——一个真正的量子全息智能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11-17 02:1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