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8|回复: 0

[科普文学] 科幻短篇——沙漏之城

[复制链接]

21

龙银

3

威望

0

鲜花

列兵

Rank: 1

积分
3
发表于 2018-9-12 14: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怀
21211221日早晨,传奇的安东街道十分冷清。
全副武装的特勤安保人员取代了平常的巡警,并且在南北两个路口拉起闪烁着红蓝光芒的警戒带——整个街道戒严了。
然而艾伊霍恩的员工们是个例外。挂在脖子上如名贵项链一般精巧的全息身份识别卡,让他们畅通无阻地通过警戒带,顺带享受着安保人员从墨镜后隐隐透出的,像看着皇帝一般憧憬羡慕的眼神。
从警戒带再向南延伸千米,这块四四方方,令无数富豪权贵垂涎的黄金地段内,只有一栋建筑,1199米高、199层的艾伊霍恩总部大楼。
班扬对情况早有了解,但还是没想到会有今天这种场面。
一个月前,技术部门主管就通知他们,今日将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严格遵守公司的纪律。员工们心里都清楚,他们轻易就做得到。因为他们是艾伊霍恩的人,是这个地区,不,应该说是全世界最忠诚、最具可靠性的一批人,就像“艾伊霍恩”这个四个字在过去60年中给全世界的普遍印象一样。
公司的大楼造型奇特,却无论何时都会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感。这个沙漏状的建筑由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巨大“金字塔”组成,两个金字塔尖对尖叠在一起,上半部分的倒“金字塔”三个侧边分别有3根与地面呈45°角的巨大支柱支撑。
就如这个建筑给人的第一印象一般,它象征着钻石般的永恒,也同样代表着它的主人,安东·艾伊霍恩,新世纪崛起的第一批依靠生物科技完美延寿的“永生人”。
“昨晚过得怎么样?”莫德每天的问候几乎没变过,对班扬而言,这声短暂的问候是他一成不变生活的一部分。不同的是,今天莫德的心情似乎很好,他勾起嘴角向班扬眨了眨眼。
“嗯……啊,很好。”班杨勉强答道。
作为一起工作了三年的同事,他们每天在公司口头交流不会超过十句话,这是监测感应设备允许对话次数的上限。当然,入职手册上也这么要求,它确确实实是公司文化和纪律要求的一部分。
这个时代,能够开怀大笑,与人畅所欲言,是少数富人们才拥有的权利。
班扬所处的部门位于大楼的121层,是“沙漏”的上半部分。此时太阳刚从东方厚厚的云雾中探出头,站在倾斜立面的玻璃墙前向外看,由于低层云雾将地面和“沙漏”的下半部分完全遮住,看久了会给人一种刺激到窒息的悬空和失重感。每天在玻璃墙前站一会儿,这是班扬和121层几乎所有员工的富贵的工作福利。
“……所以我才喜欢东西,一些物品、工艺品、画。它们完全表里如一,从不改变,从不令人失望,这些东西纯粹的美……我一直没在人的身上看到……”
安东·艾伊霍恩的声音照常在各个楼层内响起,这段提醒员工们进入工作时间的录音,来自《环球新闻》九年前给艾伊霍恩做的一次专题访谈。从现在来看,艾伊霍恩对节目中自己的言辞很满意。只不过那次访谈节目的主持人和同僚私下里都称之为“富有者的恶心论调”。
莫德此时突然将自己连同旋转椅“哗”地推了过来,班扬吓了一跳,心虚地瞥了瞥天花板上的立体感应摄像头。那可不是简单的摄像头,它们是能瞬间感应区域内所有人的体温、激素水平、情感指数和愤怒指数的智能机器,还能测定判断每个人植入芯片的数据稳定性。这些数据在十分之一秒内被汇总分析,并迅速判断现场的人是否情绪异常和动作失序。
“你疯了?!”班扬低声责备道。
“怕什么,没听说吗?今天的高层会议很重要哦,我们的大老板和公司董事会成员,还有很多地区的‘大人物’们都会亲自到场。60年唯一的一次啊!今天拥有全世界九成不义之财的大人物们聚在这里,谁还会在乎你一个小员工做什么?”
他满不在乎地笑着,然后起身走到玻璃墙前向下张望:“雾还没散呢。”
办公室内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异状,但他们只是迅速而冷漠地望了一眼,便缩回自己的位置,只留班扬独自一人应对这个打破“规则”的疯子
“知道这是什么吗?”莫德坐回椅子,手中捏着一个2英寸长、纯白色的东西在面前摇晃。
班扬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他只想让这个疯子赶紧闭嘴,现在的状况让他恐惧极了。
“历史和真相被“那些人”随意掩埋了呢。”莫德将手中的小东西贴在了双眼之间的鼻梁上,然后对班扬微笑着说:“现在呢,认出来了吗?”
“那是,无、无忧环.....
回答他的并不是眼前的班扬,而是几米外的工作台上方露出的一双眼睛。那双眼睛的主人显然是个胆小鬼,看到莫德循声望过来,又迅速缩了回去。
莫德摇头笑了笑,却看见班扬怔怔地望着他鼻梁上的“无忧环”。
是啊,他怎么会忘掉呢,或者说,他们怎么能忘掉?他和莫德的父亲曾是它的最后一批使用者,也是它最后一批受害者!
事情要从上世纪中叶开始说起。
那时全世界正处于科技第一次爆炸式发展后的余温期,科技拉动着人类社会这辆臃肿不堪的列车,曲折地前进着。当列车开始进入这个“减速”时代后,乘在列车前面“优等车厢”中的高贵“乘客”开始感到不满。他们埋怨后车厢中大量的普通人和穷人拖慢了列车的行进速度,而后车厢的底层人群则无比痛恨前者人数少却拥有大量优渥的社会资源。
而这样的摇摇欲坠的秩序还能维持下去,则完全得益于信息的不对称。为生计而奔波的人们并不知道,教育的不公平会使得富人的后代还是富人,并且会越来越富;穷人的孩子则一代代永无翻身之日,社会底层的人们实现阶级跨越的唯一途径将被逐渐封死。
多数人宁可否认事实,也不愿意面对真相。比起得到幸福的人,变得不幸的人开始占据压倒性多数。
这样压抑的情形终于在2059年迎来大爆发。这是高等人工智能初步普及的一年,手握着全球经济命脉的富人们发现他们的财富帝国不再需要大量的人力来维护,人工智能代替了绝大部分人类的岗位,“多数人为少数人服务以获取生存条件”的时代特征被彻底颠覆。
所有因此失去工作的工人、农民以及其他的社会工作者,对金字塔最顶端富有阶层的仇恨达到了极致,其中一部分极端分子在网络黑客的协助下,策划并发动了轰动全球的1221直播事件”。
20591221日凌晨,某垄断了全球高端智能机器人市场的工业寡头在自己的豪宅内被绑架,当地警方疲于应对夜间游行示威发生的暴乱,根本无暇顾及此事。当天晚上,这位发誓在二十年内取消人类全部工作岗位的机器人制造商被杀害,网络黑客们通过各种已知或未知的渠道,在全球同步直播了整个过程。
一年之中,规模扩大了数百倍的底层无业人群在那个夜晚尖叫着、狂欢着,发泄着一代代人积蓄了百年之久的彻骨仇恨。
拥有不义财富的人们终于慌了,仇恨的情绪充满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他们无处可逃。但这样的恐慌没有持续多久,事情在次年1月初便迎来了转机。
“无忧环出现了。”莫德苦笑着躺在椅子上缓缓旋转,他伸出一根手指抚摸着双眼之间纯白色的小玩意儿,“那时,无忧环的第一批拥有者都叫它‘梦环’”
梦环可以算是当时科技的最高结晶,第一次出现并不是在高新科技展览会上,也不是在市场上,它直接出现在第一批试验用户——穷困潦倒的无业人群手中。
它初步为人所知的数量只有10000个左右,分散在世界各大城市,短时间内便人尽皆知,但来源不明。它的功能只有一个:限制人睡眠时大脑的思维活动,让佩戴者有能力制造绝对稳定可控的梦境。
绝对稳定、可控的梦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可以拥有一个不同于现实的世界,而你,就是那个世界的神。
“既然在梦里能得到一切,那么现实还是‘现实’吗?”莫德嗤笑一声,“在它面前海洛因、冰毒算什么,这才是真正的毒品!
无事可做的难民有了新的目标,但这东西极高的稀有度让他们抓狂。很快,难民们将目光继续对准那高高在上的不义富人,威胁他们若是不大量发放梦环,就和他们同归于尽。
梦环是哪个政府或科研机构的阴谋吗?不是。
研发出它的,在当时只是个名不见传的私人科技研究所。这个私人研究所严格控制了梦环的技术和产出,从当时所有渴望用梦环平息难民怒火的上流社会富豪们手中狠敲一笔,研究所也借此机会一跃成为世界一流的科技公司,比智能手机和智能飞行器更为庞大的公司,在地球上成就了属于它自己的传奇。
莫德和班扬正是在那之后出生,他们不幸成为最后一批使用者的子女,体验到了那个时代穷孩子相似的悲惨经历:处于社会底层的父母,虽然贫穷,但是他们曾经像所有正常父母一样珍惜家庭生活,关爱孩子。可是,自从变卖家产购买梦环之后,他们不止是贫穷,继而变成为无情无义毫无责任感的无灵人类:终日沉溺在虚幻世界里,以为自己的存在是活着的全部。他们变得歇斯底里,混乱无序,把虚拟的世界认作现实,放弃了为人父为人母的所有责任。他们的孩子要么饿死、冻死,要么就是被送入孤儿院——那个时代叫做英才养育所。叫这么高尚的名字是因为这些场所是由庞大的寡头科技公司举办,他们不只是提供食物、水、玩具和教育的地方,他们把这些失去父母的孩子变成智商高超、情感低能,排斥婚姻和情感,具有很高专一技能的人形机器,从而为他们提供一大批忠实、智能、高效的劳动者,无条件成为设计和制造金属体智能机器人的专业工匠。这些人没有家庭,没有朋友,不懂得男女情感,只高度专注于工作,像机器一样终日不知疲倦。之所以成为这样的人类,因为他们的体内早已被植入控制情感及身体发育的微芯片,有效期是一百年,确保有效期贯穿他们的一生。莫德和班杨以及艾伊霍恩公司大部分的普通员工都是这样的人。
艾伊霍恩的公司就是这样的科技公司。六十年后,这个传奇的公司在生物、科技等等领域都是一家独大。而莫德和班扬正是为他们工作的高智能的“芯片人”。今天,它的一个会议几乎将世界所有企图谋取暴利的上层精英都召集而至。
“人睡眠时的思维最为活跃,那实际上是大脑进行自我调节、整理和休息的正常状态,但无忧环使它减速,来制造稳定,可控,随心所欲的梦境。”
莫德将那白色的小玩意儿捏了起来,问:“说到这儿,你应该知道它所带来的后果是什么了吧?”
“渐渐地,使用者的日常思维能力会全面下降,直到……完全停滞。”
“一举成为世界首富,还为富有后的自己解决了暴民难民问题……为人类社会贡献了无数“忠诚、智慧、专一”的劳动者,真是个天才啊,安东·艾伊霍恩!”
此时窗外厚厚的云雾已然散去,时钟的指针指向了9:40,距离会议开始,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
“对于不公平待遇不满的人比比皆是,但能够进行反击的却寥寥无几……”莫德开始不停地念叨着这句话,班扬知道它的出处,它就是那次大动乱初期流传的名句。
“砰!”门口传来一声闷响,班扬顺着门上的玻璃窗看到了办公室外面,公司内部安保主任铁青的脸。此时,他正用微波枪指着靠在椅子上发言的莫德,大声吼着什么,不过优秀的隔音安全门让他的举动徒劳无功。
基本可以确定,智能摄像头把这间办公区内所有异常数据上传了,安保主任感受到了威胁。
门旁的验证器上不知何时开始闪着刺眼的红色警示灯,这代表危险解除前,大楼的自动化管理系统不许任何人出入。不过,哪来的危险呢?安保主任看样子很想破门而入,门和玻璃都由高强度合成材料制作,除非安保主任拿着压强炸弹定点爆破,不然绝无可能。
门口的异状终于在办公室内引起了小小的骚动,大家抬起头来,看到闪烁着红色光芒的警报灯,纷纷露出混杂着紧张、疑惑、担心和恐惧的,宛如祈祷一般的眼神。
莫德再次站了起来,向门口的安保主任扬了扬手中的梦环“我很荣幸,能够在今天执行这项伟大的审判。60年了,前前后后几十位前辈一直都在等待这一天,可惜他们已经看不到了。一年又一年完善,一次又一次确认,这栋建筑最高层会议室里有1221颗高能量子级微粒波炸弹,这都是前辈们凝聚的艺术品,它们等待着对付像艾伊霍恩一样的背叛了科学初衷只知牟取暴利的坏人!
他凝望着手中的无忧环,继续说:“斗争从未消失,只要阶级还存在,就永远会进行下去。这一轮从它开始,也由它结束吧。”莫德举起了手臂,露出了肩部的一个凹陷的伤疤,“我已经自己挖出了那个该死的芯片,又安装了一个无效的复制品,所以我会有更独立的思考和判断。我读懂了先辈们写在墙面上的无字书,感应玻璃上有他们用加密指纹绘出的岩画一样的象形文字,必须凝视它们三十分钟才会显影,在你潜意识层面显影,我是你们之中读懂那个指令的人……先辈们已为我们做好了准备,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你们知道吗?今天的会议是关于一种新发明的秘密会议,如果把这项发明广泛应用,那么他们在人类胎儿时期就可以通过记忆注射方式把未来的孩子变成人形机器,而不用移植芯片了。如果他们成功了,穷人的孩子连拥有真实童年的机会也没有了。他们一生下来就是被塑造过的智慧机器,没有情感、爱和温暖人生的机器,我不能让那些人成功!
说完,他捏碎了手中纯白色的“遥控器”。沙漏最上层全景会议室爆发出巨大的震动声,大厦猛烈地摇晃了一下,奇怪的是,好像什么都没有破碎。
几分钟过后,沙漏大厦依然矗立云端。班杨和屋子里的人慌乱之后都奇怪地盯着莫德看,当然,只有莫德知道,这种量子级微粒波炸弹的威力,是一次性擦除百米之内所有人的记忆,而非建筑物。对于安东·艾伊霍恩之流的而言,消除了他们大脑中的坏主意才能让他们财富之厦成为真正的沙漏,整个艾伊霍恩帝国将不会如巨石般沉重而稳定,而是像儿时玩过的劣质塑形玩具,脆弱、可笑、一推就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11-16 16:0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