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05|回复: 1

[科普文学] “‘良春杯’科普创作大赛”:他为科普而办刊

[复制链接]

689

龙银

1222

威望

156

鲜花

认证会员

积分
1222

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8-8-10 11: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良春杯’科普创作大赛”:他为科普而办刊
“1995年7月大学毕业分配到气雾剂龙头企业——中山凯达,我第一次研读到了游老师主编的《气雾剂通讯》。从那时候起,游老师主编的《气雾剂通讯》便成了我每隔两个月里最热切的期待。在这二十年时间里,《气雾剂通讯》合订本无时无刻不伴随着我,这一期期凝聚着游老师无数心血与奉献的中国唯一的专业期刊,让我领略到了气雾剂的无限魅力,也牵引着我一步一步走进了气雾剂殿堂。”广东中山市天图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创始人、高级工程师温俊帆如是说。
一本杂志何来这样大的魅力?《气雾剂通讯》的前生今世到底是什么?
一切还得从头说起。


创刊缘由
我是一直从事气管炎研究工作的,随着气管炎研究所开展的业务越来越大,不仅生产医疗卫生方面的气雾剂,大量的还有军用如长效驱避蚊虫剂等,民用如多用除臭消毒剂、电话消毒剂、干洗剂、人流气雾剂等,都很受市场欢迎。1989年的时候,我们气管炎研究所有7~8个气雾剂方面的科研成果,有的在省里获奖,有的在全国获奖,经我们所协调研制的“美加净护发定型摩丝”由上海家化厂生产,在市场上供不应求,十分紧俏,长效驱避剂也炙手可热,国内广州和其他城市厂家争相生产。但我又忧上心头,因为生产出来的这些军用、民用气雾剂产品,不能用常州气管炎研究所监制字样,产品就成了厂家的成果,自己这个研发单位白白地看着自家养大的孩子被别人抱走而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产品印有常州气雾剂研究所监制字样,这样就可以与厂家共享经济效益,也可以此提高研发单位科技工作者的积极性,从而投身到更新更高层次产品的研发当中去。
怎么办?成立气雾剂研究所势在必行。
在这里先要介绍一点气雾剂的知识。气雾剂是指含药、乳液或混悬液与适宜的抛射剂共同装封于具有特制阀门系统的耐压容器中,使用时借助抛射剂的压力将内容物呈雾状物喷出,用于肺部吸入或直接喷至腔道粘膜、皮肤及空间消毒的制剂。气雾剂由药物、附加剂、抛射剂、耐压容器和阀门系统组成。
气雾剂概念最早源于1862年Lynde提出的用气体的饱和溶液制备加压的包装。直至1926年,挪威化学工程师埃里克•罗塞姆(Erik Rotheim)用液化气体制备了具有现代意义上的气雾剂的原形。1943年Goodhue用二氯二氟甲烷(商品名F12)作为抛射剂制备了便于携带的杀虫用气雾剂,这应该是气雾剂发展过程中最具有实际意义的重要进展。
1947年杀虫用气雾剂上市,当时需要很厚很重的耐压容器。随着低压抛射剂和低压容器的开发成功,气雾剂成本降低,并迅速发展起来。20世纪50年代气雾剂用于治疗皮肤病、创伤、烧伤和局部感染等,1955年被用于呼吸道给药。近年来,该领域的研究越来越活跃,产品越来越多,包括局部治疗药、抗生素药、抗病草药等。此外,新技术在气雾剂中的应用也越来越多,首先是给药系统本身的完善,如新的吸入给药装置等,使气雾剂的应用越来越方便,病人更易接受。其次是新的制剂技术,如脂质体、前体药物、高分子载体等的应用,使药物在肺部的停留时间延长,起到缓释的作用。
气雾剂与其他大多数剂型不同的是:这类制剂的包装需要耐压容器、阀门系统和特殊的生产设备,故产品成本较高。
我了解到,中国的气雾剂产业起步较晚,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中国正在搞大跃进,当时上海的几家造船厂需要用烫伤气雾剂、润滑气雾剂以及防焊渣飞溅粘结的气雾剂,外面买不到,只有自己动手试制,技术人员开动脑筋造设备、制阀门,终于做出了想要的气雾剂。江南造船厂等成立了一个气雾剂小组,自制自用气雾剂。
七十年代初,我接触到了气雾剂产品,因为治疗气管炎是离不开气雾剂的。创办《气雾剂通讯》也是时势使然。
其实,我很早就有编印气雾剂杂志以加强行业内部交流的想法,在编印资料上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早在1973年省里在南通召开的防治气管炎会议上,会议的主办方说要办一个防治四病(感冒、气管炎、肺气肿、肺心病)文摘,时值“文革”,印刷出版业百花凋零,当时在防治气管炎方面没有专门的杂志可以相互交流,所以主办方提出了这样一个动议,但会议主办方同时声明,省里没有经费支持,唯一的好处是谁愿意办,这次大会上的所有材料都给谁带回去。主持人问参加会议的谁愿意来办防治四病文摘?
会场上一片寂静。我扭头看了看四周,见无人回应,心想如果有人办,那就让别人办,我不想抢这个功,但现在会场上鸦默雀静的,看来是没有人出头了,大家都不愿意做的事,就我来做吧。此时我举手站了起来,一字一顿地说:“我办!我保证两个月后出防治四病的文摘。”
当场坐在我身边的人就议论,说游一中你傻啊,大家都不愿意做的事,你冒这个头,省里一分钱都不出,你还要自己贴钱来做这件事,当这个冤大头,你这不是吃饱了撑着么?这么多资料你还要背回去,你有病啊?
我笑了笑,没在乎别人的议论。是的,这是一个苦差事,我答应了,就要做好。要知道,当时我们气管炎研究室只有三个人,文摘的编、印、校、发工作量很大,我硬是挺了过来。
其实我有自己的想法,我看中的是那一大堆资料,那可是花钱都买不到的宝贝啊。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是那一堆资料奠定了我和我的团队在气管炎研究方面的基础。
《防治四病文摘》面世了,受到业内的广泛欢迎。虽然付出了不少的汗水和心血,但我感觉能为宣传普及防治气管炎工作做点事,值!
有了这样的基础,创办《气雾剂通讯》也就成了必然。

艰难的办刊之路
气雾剂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在气管炎研究室那两间狭小的平房里,当时设备非常少,条件非常简陋,为了做研究,我们不得不自己动手制造一些简易的设备,这当中就包括气雾剂。当时我们学习大庆人“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革命精神,自力更生开展研究。我们发现手头没有气雾剂灌封设备,于是就开动脑筋自己试做,我们设计了一套简易灌封设备图纸,然后就用废氧瓶、废钻床进行改制,还真的终于弄成了。装抛射剂时钢瓶要加热,我们就一个人抱住钢瓶,一个人用热水淋浇,终于试制成功了气雾剂。这可以说是我们因陋就简自己发明的气雾剂。
后来,随着气管炎研究工作的全面开展,气雾剂用量剧增,原来的手工生产已经不能满足医用需要了,我们在有关工厂的协助下,改装成一个红外线加热箱,免了人工用热水淋的手要操作。就这样自己动手,土洋结合,到1977年,先后共制备了三种类型、30余个品种、五万多瓶气雾剂。当时,我们不仅能制备二相溶液型气雾剂,还能制备雾粒在5微米以下的粉末气雾剂,我们为自己能达到这样的水平而高兴。在这方面,我和我的团队还支持了南京药学院和内蒙、贵州、广东等兄弟省市有关单位的科研活动。
就是在这样的交流活动中,一些兄弟省市感觉到自己对气雾剂方面的情况了解太少,他们亟需获得这方面的知识与信息,我由此也萌发了一个念头,要办一份这方面的刊物,不仅自己单位的科研成果要推广,外面世界的很多信息也要被引进来。创办一份杂志,机会已经成熟。
当然,创办一份气雾剂方面的刊物是气雾剂事业快速发展的现实需要。80年代初,我了解到,我国医用气雾剂的生产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全国年生产能力已近600万瓶,品种已经达到20种,生产厂家16家,呈现出了一片繁荣兴旺的局面。但是,这与市场的要求相比还远远不够,我们气雾剂的品种、质量和生产能力还跟不上需要。作为奋斗在治疗哮喘一线的医务人员,我知道,当时我国各类哮喘病患者就有约4000万人,哮喘病是需要用药用气雾剂进行治疗的,但当时我国药用气雾剂的产量离每个病人每年一瓶都不能保障,还有诸如烧伤、避孕等外用气雾剂都非常告急。我清楚,我国的气雾剂品种还不多,生产成本还比较高,质量也不够稳定,这些都是我们面临的发展中的问题。所以,为了推动我国气雾剂事业的加快发展,我感觉有必要以刊物为工具,为我国气雾剂事业摇旗呐喊。
1981年11月28日,第一期《气雾剂通讯》横空出世。
我知道,这是给自己加压,就像当年办《防治四病文摘》一样,在没有外界支持的情况下,单靠自己这几个人在孤军奋战,但我所紧紧抱定一点的是,我所做的工作是市场所需要的,是有意义的。我自己采稿,自己编排,自己刻印,自己将印好的杂志寄出去。缺乏必要的条件,一切都是因陋就简,我硬是用钢板和蜡纸制作出了第一期《气雾剂通讯》。
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是中国第一个气雾剂专业刊物。我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办就红红火火地办了30多年。
从此,中国气雾剂工业的从业者们有了一个可以切磋交流并且初试身手的园地,国外绚丽多姿的气雾剂产品、技术和市场也朝国人敞开了一扇明亮的窗口。
第一期《气雾剂通讯》现在看起来是非常简单的白纸油印本,没有华丽的包装,就如同当时的中学生考试卷,一张纸刻满了,从中间对折一下,共计12张薄纸,然后从左边装订起来,就行了,完全是手工操作的。现在看起来,这完全像当时农村中学里老师自制的复习资料。
现在回头仔细看看这第一期《气雾剂通讯》,虽朴实无华,但却有它的可观处。这就如同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虽然土里土气,衣着也并不鲜艳,但健壮诚实,招人喜欢。目录就直接印在封面上,读者一目了然。也如乡下孩子不知道遮掩,有什么就说什么,清澈见底。封面上虽然写的是“气雾剂讨论会秘书组”这个名称,其实从采稿到编排、印刷都是我一人在忙活。当然,我知道,自己其实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因为我的身后有千万双期待的眼睛,就为了这个,我也没有理由退却。
第一期《气雾剂通讯》全部内容有10项,包括:1、编者的话,2、全国气雾剂生产厂目前生产能力,3、全国气雾剂生产情况,4、信谊药厂溶液型气雾剂优级品判定标准,5、气雾剂优级产品率考核项目及其规定内容,6、气雾剂生产中的一些问题——贮藏期内的慢性漏气,7、气雾剂生产中的一些问题——弹簧对质量的影响,8、急救气雾剂的试制小结,9、改进气雾剂喷雾质量的试验,10、药用气雾剂的调剂和发展。
从目录可以看出,编辑对选稿是有着一番选择的,既有宏观视野的对全国气雾剂生产情况的报道,也有对具体药厂气雾剂生产质量的判定,既有对气雾剂优级产品率的考核,更有对一些安全问题的及时提醒。点点滴滴都体现了编辑的良苦用心。
在“编者的话”中,我竭诚希望关心我国气雾剂事业的各方面人员给予支持、爱护,并多多提出建议和批评,使这棵新生的幼苗能茁壮成长,为我国的气雾剂事业赶上世界先进水平作出贡献。
这是我的真心话。看着摆放在面前的崭新的《气雾剂通讯》,我想到了自己的两个女儿,那是如花一样的天使啊,天真无邪活泼可爱,而自己手中的《气雾剂通讯》不也是这样么。我要努力地去呵护它,养育它,保证它的健康成长。我知道,天下事,“善始者实繁,克终者盖寡”,要能做到持之以恒,需要人们付出更多的艰辛与毅力,才能得到一个圆满的结果。我相信自己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也为此准备好了。
《气雾剂通讯》,刊名通俗质朴,悃愊无华。这样的杂志要是排在一大堆其他杂志当中,并不显眼。曾经有人建议我,可不可以将杂志改个名字,换个能吸引眼球的名儿,同时请名家题写刊名,这样显得大气,我笑着谢绝了。因为我知道,自己办的并不是一份娱乐性的杂志,并不是靠吸引眼球吃饭,《气雾剂通讯》是传播专业知识的载体,是不需要花团锦簇的妆饰的,因为那些,华而不实。

纵横驰骋
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本小小的《气雾剂通讯》,曾经引领着一个人在气雾剂方面大显身手纵横驰骋。
他是刘军伍。
刘军伍作为常州日报社记者,1982年的时候,他采访过我,也第一次看到了我创办的《气雾剂通讯》。从此,气雾剂这个崭新的物品就像谜一样地吸引着他,以致于他1987年辞职创业,主攻方向就是气雾剂产品。那时候,有人问他:“为什么要选择气雾剂这个全新的行业?”刘军伍回答:“第一,气雾剂的市场空间不可估量。欧美发达国家,人均年使用量大约在十罐左右,而在中国,连人均一罐都不到。第二,行业唯其新,才有做头,竞争少,机会多,前景好。”
对方又问:“这些统计数字,你是怎么得来的?”刘军伍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掏出一本杂志,说:“是它告诉我的。做一个合格的气雾剂从业者,这可是启蒙的教材,万万少不得!”
对方接过来一看,薄薄的一本,装帧拙朴,用纸粗糙,印工简陋,封皮上五个行楷大字:“气雾剂通讯”。杂志皱皱巴巴,页角翻卷,可见被刘军伍翻过多少遍了,里面有许多处,他还用不同颜色的笔划了记号。
刘军伍接着说:“对于我来说,这就是——圣经,是图腾,是贾宝玉身上的那块通灵宝玉。”
刘军伍说自己之所以选择这个行业,完全是受了我的影响,是受到了《气雾剂通讯》的诱惑。
《气雾剂通讯》刊行后,我每期必寄刘军伍,刘军伍也每期必读,居然每篇文章都读得津津有味。刘军伍下海创业,第一个想到的行业,自然而然就是气雾剂了。创业之初,刘军伍常对人念叨:若我们创业有成,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资助《气雾剂通讯》。刘军伍说:游一中先生是穷办刊,苦办刊啊,创刊之初,手刻油印,真真难为他这个大医生了!感激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刘军伍先生后来真做到了这一点,即对我的事业(不限于办《气雾剂通讯》)进行了大力援助,我们二人也因此结下了深厚的友情。这让我感慨不已。
时代在发展,短短的数年内,中国的气雾剂工业从无到有,快速发展,初具规模。但伴随而来的是人才缺失,技术粗疏,质量问题层出不穷。整个行业急需技术启蒙。气雾剂的技术专著,权威的有美国人M•A•约翰逊所著的《气雾剂手册》,当时尚无中文译本。在我的努力下,《气雾剂通讯》编辑部与约翰逊先生联络,征得他的同意后,在《气雾剂通讯》上陆续翻译刊发了《手册》的主要章节,为中国的气雾剂从业者拨开了前行道路上的迷雾。不仅如此,《气雾剂通讯》编辑部还将约翰逊的长文“开发气雾剂产品的思考”委托上海得高科贸公司全文翻译,并于1994年12月出版。该文集作者从事气雾剂研究、开发咨询四十余年的经验,全面系统地论述了开发气雾剂产品的理论和实践,对气雾剂从业人员有着极其重要的参考价值。全文共分九章。约翰逊还特为中国读者写了“致尊敬的中国同行”的序言,同时附上了自己的一张近照,充分表达了作者对中国气雾剂事业,对《气雾剂通讯》的友好感情。后来,在《气雾剂通讯》编辑部的组织下,约翰逊先生曾多次访问中国,为中国的气雾剂从业者指点迷津,他本人也成为《气雾剂通讯》的特约撰稿人。
1993年3月5日,常州市卫生局向常州市科委出具了一份函,申请将《气雾剂通讯》列为省正式刊物。第二年,市卫生局又向江苏省科委上报了“关于申请将《气雾剂通讯》列为正式刊物的请示”, 请示写到,《气雾剂通讯》每季出版一期,自1981年至今已经出版发行40期及丛书•专辑10期,它是我国国内唯一的气雾剂行业的技术性刊物,曾获得1992年中国包装公司科技进步三等奖。后来刊物发至北京、天津、上海、广东等19个省市,极受气雾剂工业各厂家、研究机构、大专院校以及广大用户的欢迎,对推动我国气雾剂工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1995年对《气雾剂通讯》来说是一个转折之年,当年第一期,经国家科委批准,《气雾剂通讯》作为正式科技期刊面世了。《气雾剂通讯》获得了国家出版刊号,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7507,国内统一刊号CN32—1435/TQ。从此凤凰涅槃,成为中国刊物大家庭中的正式一员。
我非常高兴,这就如同自己带的一支队伍,以前是散兵游勇不成体系,也得不到官方与社会认可,现在不一样了,成了正规军,影响扩大了,今后的路也将会越走越宽。我感觉就是自己正迈开大步走在社会主义幸福的大道上。不是么,自己苦心经营了13年的刊物,现在终于走上了坦途,前面不就是幸福的发展大道么?
在1995年《气雾剂通讯》第一期的发刊词中,我深情地回顾了自己和这本刊物走过的路,我说:《气雾剂通讯》自1981年11月28日创刊以来,本着“有资出钱,有力出力”的原则,在各气雾剂生产单位的支持下,在没有专职人员、没有国家经费的情况下艰苦创业,从钢板誊写到打字再到铅印,从每期5000字到每期6万字,从仅介绍药用气雾剂到报导所有各种类型气雾剂,行后出刊43期,同时出了“气雾剂丛书”9期,组织召开了6次国际气雾剂技术研讨会,与“欧洲气雾剂杂志”“日本气雾剂产业新闻”等建立了正常的联系,为促进我国气雾剂工业的发展、促进中外专业技术交流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一路走来不容易,我发自内心地说,向13年来在精神上、经济上、技术上一直支持和爱护本刊的各单位、有关人士、中外作者、译者致以诚挚的感谢和深深的敬意!
我分析了当前我国气雾剂产业发展的形势,我说,十多年来,我国引进了20余条马口铁气雾罐生产线、9条气雾阀生产线、5条铝气雾罐生产线和数以百计的灌装设备,初步形成了气雾剂工业体系。1994年气雾剂产量已经达到3亿多罐。尽管如此,这与人民群众的需求还是不相适应。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人民的生活水平日益改善,对气雾剂的认识提高,需求增加。1994年我国气雾剂人均占有量仅为0.25罐,而英国是15罐,美国是12罐,就连泰国都达到了0.8罐,所以我们的差距很大。我同时指出,在我国,许多气雾剂产品刚刚在开发或尚未开发。所以气雾剂工业要壮大自己,就要及时掌握国内外气雾剂发展动态,跟上不断变化的形势,团结协作,勇于探索创新,以开发出自己的名牌产品来适应国内外市场的需要,逐步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气雾剂工业和市场。
我像一个船长站在甲板上,目光始终瞄准着气雾剂前沿最新的发展变化。
对下一步如何办好《气雾剂通讯》杂志,我信心十足。我说,《气雾剂通讯》将为气雾剂从业人员提供有关气雾剂的中外最新信息,将成为气雾剂从业人员交流经验、信息、技术、观点的园地,将成为沟通国内外各类生产企业、研究机构、大专院校、市场销售和用户间的纽带。杂志今后将继续组织技术和学术交流,组织技术咨询服务。我说,我们编辑人员将多调研、勤学习、勤联系、勤写作,力争把杂志办成满足读者和市场需要的“新、快、实”的专业技术刊物。
其后近20年的时间,《气雾剂通讯》就是顺着这条路子走下来的,获得了广大读者的好评。
1995年对于《气雾剂通讯》来说,好事不断。当年初,在我的努力下,欧洲气雾剂杂志中国特辑顺利出版发行,这为欧洲人了解中国的气雾剂产业提供了一个窗口,欧洲人此时才感受到,一个气雾剂大国正在崛起,不可小觑。特辑面世后,社会反响良好,欧洲气雾剂杂志社长海因兹•梅尔丘先生信心倍增,决定加强同我和《气雾剂通讯》的联系,决定聘请我为该刊编委,按期赠送该刊给《气雾剂通讯》编辑部,实现期刊之间的友好交换,同意《气雾剂通讯》翻译、转载欧洲气雾剂杂志上的任何文章。最让我感到高兴的是,欧洲气雾剂杂志今后将增辟中国专栏,介绍中国的气雾剂工业和市场,以及有特色的气雾剂企业的产品,同时筹划在当年再出一期“中国特辑”。我担任该刊中国专栏的编辑,已经将顺德华宝精细化工厂和西博尔(中山)有限公司介绍出去了。我表示,一定要借助这一阵地将我国的重要企业、产品和活动推上国际舞台,让欧洲人从气雾剂这个行业来了解中国,感受中国的发展变化。
1997年《常州年鉴》第316页“1996年常州市公开、内部出版期刊一览表”中有如下记载:名称:气雾剂通讯;刊期:季刊;发行方式:公开;发行量(份):1500;主编:游一中;主办单位:常州气管炎研究所。
2000年《常州年鉴》第272页“期刊出版”栏目中载“1999年,……《气雾剂通讯》等期刊,积极传播科学技术,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大力培养科技人才,努力为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服务。”
《气雾剂通讯》犹如一块坚强的阵地,团结了一大批气雾剂行业的专门人才,为研究、宣传气雾剂及这个崭新的行业而作着不懈的奋斗。
气雾剂研究所成立后,几乎每年都会举办气雾剂行业的高峰会议,当然,一些学术性的会议有时也以《气雾剂通讯》编辑部的名义来举办。1998年6月3日,在我的倡议下,由常州市气雾剂研究所主办的杀虫气雾剂企业首次高峰会在常州江南春宾馆召开。国内重要的杀虫气雾剂企业如河北康达(生产“枪手”)、江苏爱特福(生产“飞毛腿”)等负责人到会。国家一些部委相关司局负责人也与会,如国务院法制局(农林司)、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公平交易局)、农业部(药政处)等,国务院减轻办、纠风办等官员在会前还专门约见了会议组织者,听取了会议筹办情况的汇报。会议通过了《1998年杀虫气雾剂高峰会议关于联合打击假冒伪劣产品的声明》和《1998年杀虫气雾剂高峰会议关于规范行业管理、减轻企业负担的呼吁》。当然会议还有一项决定与《气雾剂通讯》有直接关系,与会企业感到有必要建立几个杀虫气雾剂企业首脑定期会晤活动制定,于是一致推举《气雾剂通讯》为联系单位,每年举行1~2次活动,讨论大家普遍关心的事关行业健康发展的重要话题。作为《气雾剂通讯》的主编,我没有推辞,我乐意为杀虫气雾剂行业的规范发展尽自己的最大努力。
对于杀虫气雾剂的问题,我非常关注。我以《气雾剂通讯》杂志为依托,对我国的杀虫气雾剂行业的发展情况进行了广泛的调研,对其中的环保问题我忧心忡忡。我发现,一些企业以廉价的高毒农药取代低毒杀虫剂,以快速击倒的表象掩盖其高毒性蒙蔽消费者,使广大消费者处于虫、人同时受毒的不安全状态。
环保,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梦,50年代末我在企业工作过,我一直忘不了当年看到有毒的废水直排运河的情景,我也一直想着自己要为改变这一切做点什么。1998年9月2—5日,同样是在常州召开的由《气雾剂通讯》杂志组织“全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学术交流会暨第十五届全国卫生杀虫药械年会”上,我专门作了《对我国杀虫气雾剂的反思》的发言,就其中的环保问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我说,我国杀虫气雾剂工业由农业、化工、卫生、轻工、包装等部门共同扶持与监管,在新的条件下,要管好假冒伪劣,管好恶性竞争,管好不安全的隐患。引导企业持证上岗、持证按标准组织生产等等。这次会议有来自全国21个省、市、自治区及8个外国公司计252个单位的324名代表参加,我的发言,得到了大家的赞许。
《气雾剂通讯》编辑部人手很少,除了主编是我,编辑部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主管医师曹晓林,一个是检验师汤尚怡,这也许是世界上最精干的编辑团队了,但我们承担的事务却非常多。除了收稿编辑文章外,还承担着对气雾剂行业进行调查的任务。我知道,一份刊物要想在读者中有影响,尤其是面向企业的杂志,你就必须拿出实实在在的东西来,让人们从刊物中获得知识,掌握行业的发展方向,甚至从你这份刊物中发现自己投资的重点等等,那样你的刊物才会成为企业家心中真正的“圣经”。
1998年初,为了确切地了解我国气雾剂工业的总体情况,我决定,借助《气雾剂通讯》这个平台,对1997年全国气雾剂、喷雾罐产量进行调查。我精心设计了“1997年气雾剂、喷雾罐(阀)产量调查表”,寄给了国内各气雾剂生产和制罐厂家(公司)。收到调查表的企业都认真填写了表格,因为他们看到是《气雾剂通讯》在作这项调查,对这份杂志十分看重,所以填写得都非常认真。
1998年第四季度,《气雾剂通讯》又开展了“药用气雾剂生产情况调查”。我国已于上一年末禁止一般气雾剂产品以CFCs(氯氟烃的英文缩写)为抛射剂,自此以后,药用气雾剂便成为气雾剂行业中耗用CFCs最多的一类产品,药用气雾剂因此面临的压力非常之大。1998年3月在毛里求斯召开的联合国环境署气雾剂备择委员会(UNEPATOC),要求各国开展各自药用气雾剂生产情况调查,为制订淘汰战略作准备,以后技术经济评估委员会(TEAP)又重申了这一要求。为确保我国病人的用药需要,确保我国药用气雾剂生产企业在过渡期内得到可靠的氟里昂供应,也为协助政府制订药用气雾剂分阶段淘汰氟里昂的战略,我受国家环境保护总局的委托,开展药用气雾剂生产情况调查,《气雾剂通讯》又成了最好的调查平台。书面调查只是一项工作,我知道,要真正完成国家交给的任务,还必须将工作做细做实,为此,我在当年12月份又组织召开了药用气雾剂技术研讨会,对前期书面的调查结果进行了补充。会议结束后,又对各药厂进行现场考察,并逐一讨论淘汰氟里昂的方案。
1998年9月26—27日,《气雾剂通讯》编辑部组织在常州召开了全国十大马口铁气雾剂罐生产企业协调会,天津美特、湖北昌威等10大企业参会,这10家企业的马口铁气雾剂罐产量达全国总产量的65%。会议达成了6项共识,其中两项与《气雾剂通讯》编辑部有关,一是在《气雾剂通讯》编辑部设立行业协调促进基金,由各企业资助,细则另定,一是建立定期联系制度,每个企业指定一名联络员,负责经常与《气雾剂通讯》编辑部联系及相互沟通等等。可以说,是《气雾剂通讯》杂志引领了行业的发展方向。
2001年,国家对全国报刊杂志的出版情况进行调整,大量压缩正式公开出版的相关报刊。2002年《常州年鉴》第296页“期刊出版”栏目中载:《气雾剂通讯》改为内部资料性出版物出版。
2013年《常州年鉴》第254页“2012年连续性内部资料性出版物一览表”载:出版物名称:气雾剂通讯;准印证号:JS-D052;出版周期:双月刊;开本:16开;主办单位:常州市气雾剂研究所。
2014年,因气雾剂行业获得信息渠道的多元化及其他原因,《气雾剂通讯》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光荣引退,正式停刊。

结尾的话
我精心保存着从创刊以来所出版的全部《气雾剂通讯》杂志,我知道,那不单单是一份简朴的杂志,更有我难以忘怀的回忆与念想。
也许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一笔不可多得的人生财富。
有读者深情地说,《气雾剂通讯》春风化雨,滋养了中国一代气雾剂业者,引领了气雾剂工业的创立。对于中国的气雾剂行业,《气雾剂通讯》功不可没,不可或缺。
我也知道,《气雾剂通讯》必将载入常州印刷出版业的光辉史册。
虽然《气雾剂通讯》退出了它的舞台,但气雾剂事业依然蒸蒸日上。我对中国的气雾剂产业十分看好。一方面这是由气雾剂这种产品本身的诸多优点决定的。气雾剂使用便捷,只要摁一下喷头它便发挥作用;使用卫生,内容物、喷头等与使用区不接触。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人们购买力的提高,人们会感觉到气雾剂在生产生活中的巨大作用,他们会选择使用气雾剂来提高生活质量。第三,随着国际交往的增多,在中国长期居住同时用惯了气雾剂的欧、美、日等国的人士在增多,来中国旅游的外籍游客也在不断增加,他们是一支庞大的消费群体。
有需要就会有市场,中国气雾剂产业的明天会更好!

(游一中口述   周二中整理)

123万

龙银

32万

威望

8万

鲜花

管理员

小明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8654

宣传大使勋章实名认证社区劳模社区明星

QQ
发表于 2018-8-11 10:0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很长,感触很深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10-20 18:4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