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54|回复: 1

[科普文学] (“良春杯”科普征文赛)大话手机

[复制链接]

2847

龙银

2355

威望

418

鲜花

少尉

Rank: 3Rank: 3

积分
2355

社区劳模

发表于 2018-6-20 16:2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19630503 于 2018-9-21 09:33 编辑

                                   大话手机




      据悉,在全世界总人口达到 76 亿的今天,全球网民总数已接近50亿。闹铃、打电话、上网、游戏、音乐、视频、电子书、购物等,手机近乎无所不能、无所不及,它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如影随形”的“玩伴”,似乎一天都离不开它!而世界级互联网明星企业家周鸿祎,在一次演讲会上说,手机是人类长出的一个新“器官”。手机如此重要,那就说说手机。




                                                     一,   人类第一部手机




       众所周知,电灯是爱迪生发明的,电话是贝尔发明的,电报是莫尔斯发明的。那么,手机的发明者是谁呢?他就是美国著名发明家,被世人誉为“现代手机之父”——马丁·库珀(Martin Cooper)。


       1973年4月3日,位于纽约曼哈顿的摩托罗拉实验室,突然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我们成功了!”实验室里的研究人员欢呼雀跃。

        研究团队的领导者马丁·库帕(Martin Cooper)高举他们的研究成果——世界上第一部手机,激动地问道:“我亲爱的朋友们,我就要走上大街,用这部手机给一个人打电话,你们猜是谁?” “您的家人?”“您的朋友?”在场的人纷纷猜测。 “不,你们都猜错了。”库帕神秘地笑着。随后,他走出实验室,来到曼哈顿的大街上。从他身边经过的人,无不停下脚步,盯着他手上那个没有线的电话,驻足观望。在此之前,人们从未见过没有绳子的电话。


        在众人的注视下,库帕按下了一串电话号码。电话通了,那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这里是尤尔·恩格尔(JoelEngel)。”库帕兴奋地用几乎颤抖的声音说道:“尤尔,我正在用一个真正的移动电话和你通话,一个真正的手提电话!”手机那头沉默了。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库帕长期以来的竞争对手——贝尔实验室的一名科学家尤尔·恩格尔。


         库帕手上拿的正是人类第一部手机,它重1.135千克、高约30厘米,看上去像一块“砖头”。与今天的手机相比,这部手机显得既笨重又误事,内部电路板数量达30个,而通话时间只有35分钟,充电时间却要10小时,仅有拨打和接听电话两种功能。可在当时,这部手机就是世界上第一款商用手机——摩托罗拉DynaTAC 8000x的原型。




                                    二,   中国第一部手机

         中国第一部手机,也就是那个叫“大哥大”的东东,诞生在广州。据说,当时国家领导人就是用这部国产手机和广州七所(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七研究所,简称“七所”)打通了第一个电话。

        年近九旬的中国通信业泰斗,近年来被业界称为“中国通信业自主创新的呐喊者”——李进良老先生,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这位重磅级的老人讲述了广州手机制造业曾经的辉煌。当年的湖南小伙子,195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机系电信组专业,60多年过去了,虽然双鬓斑白,但依然意气风发。网上关于他的新闻仍然到处都是,国内各大座谈会上也时常可以看到他的身影。


        中国第一部GSM手机,就是那个能勾起一代人回忆的“大砖头”手机,是由广州“七所”成功研发而成。而李进良老先生是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七研究所的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他亲历了中国第一部手机产生的全过程。


     上世纪80年代末期,电子工业部开始组织研发TACS 1G模拟蜂窝系统。以“七所”为核心的研发团队在广州诞生,上世纪90年代初研发取得成功。而在这期间,国外的2G已投入市场。李进良对主要牵头的研发人员反映,现在2G都要出现了,继续研发1G的路子是没意义的。但他的建议没有得到采纳。随后,国家组织邮电部与电子工业部研发数字蜂窝GSM系统,“七所”分工研发手机。为研发国字号手机,国家为此向世界银行贷款,购置了最先进的仪器设备来武装广州“七所”的研发中心。那年代,能拿到世界银行贷款的钱实在难得。由此可见,当时广州是肩负着发展中国移动终端产业的大任。于是,中国的第一部GSM手机——“大砖头”手机,成功地由“七所”研发成功。那个时代的手机,跟如今的无人机,VR和智能汽车一样新奇。不同的是,那时的手机是个炫耀地位的奢侈品。广东中海集团董事长徐峰是中国第一个拥有手机的用户,花费2万元购买了模拟手机,花费 6000元入网费,虽然花费很多,但手机解决了他贸易洽淡的急需,帮他成为市场经济第一批受益者。


                                        三,   突飞猛进的手机发展




          45年后的今天,人们几乎人手一部手机。回顾手机发展的过程,无论从造型还是功能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手机的发展也是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变革……


     第一代移动通信,简称1G,摩托罗拉的天下。模拟移动电话系统的质量完全可以与固定电话相媲美,通话双方能够清晰地听出对方的声音。但模拟移动通信与数字通信相比保密性能较差,极易被并机盗打,只能实现话音业务,无法提供丰富多彩的增值业务,网络覆盖范围小且漫游功能差。第二代移动通信,简称2G。GSM数字网具有较强的保密性和抗干扰性,音质清晰,通话稳定,并具备容量大、频率资源利用率高、接口开放、功能强大等优点。第三代……2007年,出现了智能手机,各个生产商基本确定了自己的风格。同年6月,苹果公司的 iOS 登上了历史的舞台,手指触控的概念开始进入人们的生活,iOS 将创新的移动电话、可触摸宽屏、网页浏览、手机游戏、手机地图等几种功能完美地融合为一体。它的出现颠覆了整个手机市场,手机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你方唱罢我登场,智能手机发展到今天,手机市场已经发生了天翻复地的变化,以前以摩托罗拉、诺基亚、西门子、爱立信、索爱、RIM(黑莓)、多普达、飞利浦、夏普、松下、索尼、三星、 LG等为主流品牌,现在华为、苹果、OPPO、vivo、小米等一统天下。


      随科技越来越发达,时代前进的步伐越来越快。手机连接互联网后,整个世界有了意想不到的大转变,手机摇身一变都成了智能手机,APP应用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多彩。此时,手机不再是通话的工具,它与人类的欲望和科技互相搭载,其变化与价值更是惊人。面对5G来临,在5G超高速和超低时延网络能力的支持下,智能手机必将与高清视频、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全息视频、边缘计算、物联网等深度融合,激发出更多的应用,进一步史无前例的丰富人们的生活,提高社会生产效率。

     “手机之父”马丁·库珀说:“未来的手机将越变越小,说不定能放进耳朵里;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手机可以被植入你的皮肤表层;而你要给某人拨电话时,只需报出名字,手机就能自动拨出去。”



                                             四,   众说纷纭的手机隐患




       泰戈尔诗云:“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如今网上疯传改写此诗的流行段子:“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在看着你,而你却在低头看手机。” 美食评论家沈宏非在博客中自嘲:“人心散了,饭也吃不好了……自从上了微博,我用手机拍菜的水准蒸蒸日上,吃菜的兴趣江河日下。”在“微时代”,很多人把大量时间、精力用于处理碎片信息,或沉湎电子娱乐而不能自拔,生活呈现碎片化,内心也越来越空洞了。


    “手机控”是当下年轻人最普遍的流行症状。一位故友发牢骚:“如今小年轻不懂礼貌。路上遇见也不知叫声伯伯、叔叔,只顾拿着手机一边走一边傻乐。”在公共场所,随处可见“低头族”。“低头”看似只是身姿,其实意味着对现实人际交流的冷漠,至少是对周围人的冷淡。如今,很多人的生活正在被手机“绑架”。聚会时离不开数字终端,独处时更是如此。有西方人在中国乘地铁,见车厢里很多人低头看手机,还以为是在读袖珍版《圣经》,大喜。可细一瞧,原来都在玩手机呢。


      据说,湖北一个17岁女孩因边走边看手机,过桥时一脚踩空,跌入溪坑而亡;某80后男子因喜欢玩手机,没时间陪00后的儿子,干脆给小孩买一个手机玩游戏。一周下来,小家伙右手食指磨出一个白色大水泡,刷屏刷的。长时间低头看屏幕的不良习惯无疑是健康杀手,除造成眼疲劳、视力下降,颈部、手臂肌肉疲劳等,还会导致脑供血不足,出现头晕、恶心等症状。“低头族”“手机控”“游戏迷”,平时在神情、体态上几乎难以自掩。有人描写“低头族”之众生相:“春眠不觉晓,醒来玩手机。举头望明月,低头玩手机。商女不知亡国恨,一天到晚玩手机。待到山花烂漫时,我在丛中玩手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没完没了玩手机!”调侃中不乏无奈、自嘲与悲哀。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手机已成为人们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滥用手机或使用不当导致爆炸的事件屡见不鲜,高发的通讯网络诈骗案例中,犯罪分子利用手机行骗的比例也明显增高。





                             五,   不可小觑的手机辐射



          2017年4月24日,据法新社报道,当地时间4月20日,意大利一家地方法院裁定,该国一名男子因工作需要长时间使用手机罹患脑瘤,他每月可以从工伤保险机构领取535美元的赔偿金。这名男子名叫罗伯特·罗密欧,现年57岁,在审判过程中,他说自己在一家电信公司工作了15年,而工作职责迫使他每个工作日要使用3-4个小时的手机。


     罗密欧的律师Stefano Bertone和Renato Ambrosio表示,这将是全球首次,法院认识到不当使用手机和脑肿瘤之间存在的因果关系。但事实上,早在2012年,意大利一家法院就已裁决,长期使用手机导致60岁的伊诺森特·马考里尼(Innocente Marcolini)患上脑瘤。


     其实,早在2011年5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简称WHO)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根据神经胶质瘤增加的风险将与手机使用相关的射频电磁辐射分类为2B,即射频电磁辐射是“对人体可疑致癌的”。这项结论是来自于14个国家31位科学家根据2708名神经胶质瘤患者和2972名健康人群进行的对照研究,认为神经胶质瘤的发生与手机使用有相关性。


     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将物质致癌性分为5类,依次是对人体致癌的(为1类)、对人体可能致癌的(为2A类)、对人体可疑致癌的(为2B类)、不被列为对人体致癌的(为3类)和对人体不可能致癌的(为4类)。射频辐射对人体的致癌性证据有限,无线电话的电磁辐射与神经胶质瘤以及听神经瘤具有正相关性,对实验动物的致癌性证据有限,因此,国际癌症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