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72|回复: 0

[敬业奉献] 市卫生局邹志清:从麻醉医师到围术期医师大有可为

[复制链接]

3216

龙银

2万

威望

9693

鲜花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3254

最爱沙发实名认证社区居民社区劳模

发表于 2018-5-13 08:4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jpg

  邹志清,女,1964年6月出生,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麻醉科主任、疼痛科主任。
  三十二年的工作生涯,邹志清医生保障了无数患者的围术期安全,主持或参与了许多疑难危重患者的抢救。2016年,她开设疼痛科,为许多疼痛患者带来了福音,与此同时她还创立了常州市医学会疼痛学分会,为常州地区疼痛治疗学的发展搭建了平台。2016年以来,她带领科室骨干走进学校机关楼、街道社区、及企事业单位为公众进行院前心肺复苏的急救培训。通过她的宣传,公众参与院前急救的理念逐步的被大家接受。2017年,她促成无痛内窥镜中心成立,为广大的患者提供了享受舒适化医疗的权力。
  “血压下降到0了,心跳骤停了,马上抢救。”在医疗电视剧中,经常能看到这种紧急状况。接下来你会看到,医生除颤、气管插管、心肺复苏等等,于是,大多数人误以为实施这个过程的是外科医生,其实,真正主导且关注一切生命体征以及进行分秒必争急救的都是麻醉医生。
  业内流行这么一句话--外科医生治病,麻醉医生保命。当很多人对麻醉的认识还停留在“打一针”时,它已然在现代医疗中承担起越来越重要的责任。
  早晨7:30,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麻醉科邹志清主任开始主持当天的例行晨会,晨会内容通常是当天手术病人的麻醉注意事项和新技术新方法的学习。8点整,所有麻醉医生进入手术室。
  这一天邹志清即将参加一个肝癌手术。60多岁的病人已经躺在手术台上,身材有些臃肿的他,对介入治疗不敏感,手术是他生存的唯一机会。“这个病人有非常严重的冠心病,左、右冠状血管分别堵塞75%和50%,同时合并高血压、糖尿病,手术风险非常大,随时有心梗发作的可能。”
  为了让外科医生没有后顾之忧,麻醉的难题必须先解决。为此,邹志清很早就慎重地与病人的主治医生商量,怎样将病人调整到最好的状态以满足手术条件。“冠心病患者心肌氧供需平衡一定要控制好,氧耗增加了容易心梗、心绞痛,所以术前的血压、血糖都要控制在合理范围内。”她说。
  手术在全麻状态下进行,在手术床头密密麻麻地摆放着各种麻醉设备,随时监测病人在手术中的生命体征。
  在现代医学中,成为一个麻醉医生并非只要能熟练地使用麻醉药物那么简单。一台全麻的手术,病人的呼吸、心跳以及各种生命体征都由麻醉医生管理和维持,他们需要熟悉各个重要器官的功能,对各大器官的参数烂熟于心,才有可能分秒必争地调整好病人的心跳、血压和呼吸状况,帮助手术台上的病人渡过人生中最重要的高风险阶段。
  “嘟……嘟……嘟……”监护仪显示的心跳、血压、血氧饱和度都很平稳,确定麻醉真正开始生效后,主刀医生开始进入角色,而邹志清最紧张的工作才开始进入轨道。她站在手术床头,一刻不停地盯着监护仪。
  “是不是压迫下腔静脉了,血压有点低。”邹志清对主刀医生说。她的麻醉管理理念是,尽全力保证围术期生命体征的平稳,为促进患者快速康复提供保障。她举了个例子:两个病人做同一种手术,回到病房的感受可能是两样的--一个感觉做了个美梦,另一个却像跑了场马拉松,因为可能一个人的血压一直很平稳,另一个却波动很大。有冠心病的高血压病人,血压低了更不行,“血压一低,血流变缓,病人冠状血管里的斑块不稳定,会使血管淤塞。”她推了一些药保证病人的血压平稳,后面的手术过程很顺利,2个多小时便结束了。
  但麻醉医生的工作还没有完成,病情稳定的患者被送往PACU继续观察直到患者清醒,意识复苏,同时予以术后镇痛;重症患者则被转入AICU继续生命支持,直到患者好转送入普通病房为止。
  麻醉医生打的是持久战,字面意义上的。一个麻醉医生的一天从前一天晚上开始,由他们最后来评估病人的身体状况是否符合手术条件,之后严肃认真地留下医嘱:“禁食”。手术中,麻醉师不仅要保证病人在手术过程中无痛感,还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随时监测脉搏、呼吸、血压、血氧饱和度、出血量……保证病人生命体征平稳,并随时准备与突如其来的状况打一场“硬仗”。一直到手术结束后,麻醉医生仍需负责病人的术后观察,等待苏醒。
  对自己的麻醉医生工作,邹志清的总结是:“每天上班雄赳赳气昂昂,下班只想瘫着不动。”她曾参与过很多重大的手术,最长的一台心脏手术,时间长达20个小时,从头跟到尾。12月8日,她刚刚经历了一场近12个小时的急救,精神高度紧张,一整天没吃上一口饭,对于体力和心理都是极大的消耗。
  而麻醉医生这种整个围术期都少不了的医生,多数时候,却是病人不会记得的那位医生。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会心里不平衡,麻醉医生付出了同样多努力和心血,怎么就不像外科医生那样被认同。”自1986年从镇江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邹志清一天没离开过麻醉,现实中,无论医疗圈内外,无意中的一声“麻醉师”都会让她心里不舒服。
  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过去基本没有心电监护,反正就是“干麻醉的”,于是被简单俗称为“麻醉师”。而今,历经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麻醉早已不是“柔柔一针,轻轻一扣”那么简单。
  “我的原则是,认同感是靠自己做出来的,现在,只要是外科医生能做的手术,我们都能麻醉。”能让邹志清说出这么有底气的话,除了自身精湛的麻醉技术和多年的经验累积,还有她在2014年引进的超声可视化技术的加持。
  超声可视化技术,包括围术期心脏超声、腹部超声和血管超声,它可以说是麻醉医生的“眼睛”,使得神经阻滞、动、静脉穿刺等在皮肤或其它深部组织的穿刺技术转变成可视、直观的超声图像操作技术。
  不久前,邹志清遇到过一个102岁老人需要做全髋置换手术,“有句话说,只有小手术,没有小麻醉。对于外科医生来说,给一个年轻人和给一个老人做全髋置换手术基本没什么差别,对麻醉医生来说却完全不同。”邹志清说,尤其是高龄人群的麻醉处理,必须同时解决合并症。“年龄这么大的病人已经很少见了,更何况还合并糖尿病、高血压、快速房颤和肺部感染。”研究麻醉方案时,她特别注意病人心脏收缩不如正常人有力、血液流动缓慢、需要抗凝的特点,还要考虑病人年纪大,术后如何快速康复的问题,最后她选择了利用超声可视化技术为老人做了股神经和坐骨神经的麻醉,“通俗点说就是只麻一条腿,这样对老人的影响最小。”邹志清说。手术顺利完成,老人一个礼拜后就出院了。
  有了这双“眼睛”,临床抢救的成功率也大大提高了。有一次,一位70多岁的肾癌病人术后第三天突发心跳呼吸骤停,邹志清紧急去病房急救。“一看病人患有冠心病,首先考虑是心梗还是肺栓塞。”她说,过去依靠经验来判断,但心梗与肺栓塞在短时间内很难鉴别清楚,“现在用超声能快速评估。”心梗的病人心肌收缩无力,肺栓塞的病人肺动脉和右心压力过高,这在超声下“原形毕露”,医生马上就能做出判断,做出有针对性的施救。最后经过快速判断,这名病人发生了肺栓塞,被成功挽救回生命。
  3年来,这个技术在邹志清的大力推广下被越来越多地被运用到了临床上,使常州二院麻醉科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打响了名气。今年12月,麻醉科的吴周全博士受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邀请,参加该院主办的2017两岸三地术中心脏超声workshop高级培训班,并将进行名为《围术期超声的科研思路》的授课。“华西医院最早从美国引进了超声可视化技术,是全国的超声规培基地,之前我派吴博士去华西医院学习这个技术,现在我们在临床上积累了经验,做到了行业领先,能去做老师了。”邹志清不无骄傲地说。
  麻醉的妙处还包括,它覆盖了一个人从生到死,伴随出生的是分娩镇痛,而伴随死亡的是癌性镇痛和临终关怀。
  近年来,常州二院的麻醉医生从固守在手术室内,走到了手术室外,他们在医院的舒适化医疗推进中,起着主导作用,除了日常手术和急救,还承担重症监护室、疼痛门诊、疼痛病房、无痛人流和无痛分娩,无痛胃肠镜、无痛宫腔镜、无痛膀胱镜和无痛纤支镜等镜检查治疗。
  “有人说治病时痛的话忍一忍就过去了,为什么要忍一忍?消除疼痛,是病人的基本人权。”始终乐呵呵的邹志清严肃起来。
  她举了一个例子,我国和日本都是胃癌高发国家,但日本胃癌的五年治愈率是85%,我国只有20%,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我国胃镜检查普及率太低,错过了早癌的“早发现早治疗”契机。“为什么不肯查?怕痛啊!无痛胃镜解决了这个问题,睡一觉醒来已经查好了,而且查得很全面。”
  邹志清在常州二院的无痛内镜中心建设上花了大量的心思,小到诊疗室门牌的颜色,大到最新技术的学习和引进,她都亲历亲为。现在,二院的无痛内镜中心成为了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舒适化医疗培训基地和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无痛内镜培训基地,是江苏省唯一一家拥有两块牌子的无痛内镜中心。
  事实上,疼痛对人体带来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它不仅影响身体机能,还可能引起不同程度的不良情绪,甚至引起疼痛性残疾或影响到病人的生命。
  在常州二院的疼痛科门诊上,邹志清接待过一位40多岁的梨状肌综合征病人,因为坐骨神经痛不能坐下来,严重影响到了工作和生活,辗转治疗多年,用过各种治疗手段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偶然一次,他在本地论坛上看到别的病人写的表扬信,知道了二院的疼痛门诊,找到了邹志清,很快就被她用体外冲击波疗法治好了。在疼痛病房也有一位被三叉神经痛困恼了七八年的老太太,邹志清在三维CT重建下行三叉神经半月节射频热凝术为她进行了治疗,术后三天,老太太就开开心心地出院了。
  近年来,这种慕名而来的病人越来越多,邹志清的办公室里挂着好些病人送来的锦旗,但她却说不清锦旗背后的故事。
  一个麻醉科医生,每天面对的手术和病人太多了,邹志清粗略地算了一下,在她31年的麻醉生涯中,做过3万多台手术。她回答过病人很多千奇百怪的问题,有刚刚苏醒的病人跟她讲中了彩票,也有人梦到股票升到了1万点。面对术前超级紧张的病人,她开玩笑般安慰:“麻醉医生猝死率是病人的几百倍,在这个手术台上,我的死亡率比你高多了。”这是麻醉医生们互相调侃的段子,拿着欧美同行十分之一的收入,干着十倍于欧美同行的工作量,且麻醉安全已经超欧赶美,“简直是以命换命啊。”
  在常州二院的城中、阳湖和金东方三个院区,有麻醉师42人,覆盖的业务范围有手术室、重症监护室,疼痛门诊、疼痛病房、无痛内镜中心,另外还有手术室以外的麻醉,包括很多的无痛舒适化治疗。以上所有科室的任务量加起来,全部由这42个人承担。他们还要承担着教学和对外交流等任务,尽管忙得团团转,这个科室的SCI和中华级论文发表数还是排名全市麻醉领域第一名。
  作为部门负责人的邹志清,对科室里的这种长期超负荷运转状况,也非常忧虑。她会听到年轻医生抱怨,自己从事的这份工作,劳累却默默无闻,还风险很大,“既然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就要全力把它做好,更何况我不认为没有成就感。”邹志清承认收入不高,“如果你以地位和收入作为衡量标准的话,那成就感比较低,但如果你认为抢救病人的生命有成就感,做一个麻醉医生会很有成就感。”她曾为年轻的麻醉医生边哭边为心脏骤停的病人拼命按压抢救而感动,也曾坚持不懈带领团队将一个手术中心脏骤停30分钟的病人从死神手中抢了回来,“虽然抢救完累得连手指都不想动了,但我相信大家都特别自豪,确实是自己挽救了一条生命。”
  常州二院的“心手相连 点亮生命”心肺复苏普及培训公益项目,让她有了另外一种成就感。邹志清清楚地记得,阳湖二院曾有一天接收了七个心跳骤停的病人,因为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最终只救活两人,她萌生了做点什么将心脏复苏的院前急救推广出去的念头。2016年11月起,作为“心手相连 点亮生命”这个国家公益项目在常州的发起人和主力军,邹志清利用业余时间到学校、社区进行心肺复苏等急救知识的普及。今年7月,40度的高温天,团队成员做完一天的手术赶往南河社区,社区里200多位居民认认真真坐在社区等着他们,社区书记感叹道,“第一次看到社区群众会场秩序这么好,学习这么认真。”书记急切地预约下次的活动时间,邹志清只能说抱歉,她的时间被各种工作排得满满的,虽然有自己的“诗和远方”,却连穿上心爱的旗袍逛一圈公园都成了奢望。
  “忙的有意义。”邹志清说。因为这个公益项目,常州二院成功入选2017年度常州市科普教育基地,是入选基地中唯一的一家卫生系统单位,近日又被评为常州优秀科普特色品牌。
  正是在闲不下来的邹志清殚精竭虑地努力之下,常州二院的麻醉科近年来迅速发展壮大,成为了国内少有的覆盖全面、技术前沿的麻醉科室。“我们是不是做了很多事?还不够,我们麻醉大有可为呢!”邹志清爽朗地笑了。
  邹志清曾荣获江苏省新技术引进奖、常州市五一巾帼标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8-10-18 09:0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