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2|回复: 0

那些人

[复制链接]

13

龙银

3

威望

0

鲜花

列兵

Rank: 1

积分
3
发表于 2017-10-11 20: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那些人
眼前陌生的高楼大厦,抬头望去则是看不到顶端的高。目光被刺眼的阳光赶回了地面。;’
环顾四周,才发现宽敞的人行道上只有我孤身一人。
我叫陈亮,是个刚毕业没多久还在为找工作发愁的“人生败家”。家境一般,长相一般,智商也一般。所以一般认识我的人都叫我“陈一般”。就在家中的其他人还在为奶奶得癌症的事情苦恼时,我却在奶奶床边睡着了……对,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自己站在这路边。仔细想想自己好像也没有梦游这个毛病。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在哪。
紧接着听到了汽车鸣笛声。目光便稳定在了前方不远的一辆称得上奇迹的出租车上。真的称得上是飞速。哦不,本来不就是腾空的吗?就应该是飞速。忽的,这大家伙停住了,车窗缓缓下降直至看清里面坐着一个男子。似乎对于我的存在很是好奇,他那一闪而过的惊讶虽短暂但还是被看在眼中。
我也没说别的,挑重要的问他:“请问这是哪?”他似乎更诧异了。“A市。”“A市?不是很落后吗?怎么……”“落后?A市可是2117年刷新了高科技城市排行榜的呢!”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说完,便将车窗上升呼啸而过,留在原地的我呆呆的站立着。
这种电影里的剧情竟然发生在我身上。没想到我这么一个平凡的人竟然有着这么不平凡的人生经历!
周围没有店面没有一个人。往前走吧,只能试着往前走了。
霓虹灯亮着,使“无止境”这三个大字吸人眼球,空荡的街头,却藏着这么一家店。这不得不促使我停下脚步,刚想透过玻璃门看向里面,才发现这是单向玻璃,不禁勾起了我的兴趣。
推开门,映入眼帘的竟是另一个世界,一个人朝我这边走来……
“欢迎光临。”如果没看到这个“人”关节处的螺丝钉。还真就看不出一点机器人的样子。动作不僵硬,声音几乎和人类一模一样。
放眼望去,在这小小的门后面哪里是单纯的店铺,这简直是一个超大的实验室!培养皿里面装着的蜥蜴朝我“嘶——嘶——”地吐着舌头。试管里的各种液体“咕嘟——咕嘟——”地冒泡。那些穿白色风衣的人似乎都没有看见我,专注在自己所做的事中。唯一来搭理我的,恐怕只有这个家伙了。脖子上印着N4.这或许是它的编号吧。
“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N4说道。
“那么请问你们这有什么呢?”真是有趣。在一个超大号实验室里机器人问我需要什么东西,22世纪原来是这样的。我倒想看看这个实验室在营业什么。
“看到外面挂着的牌子了吗?‘无止境’就是指生命。请问您是来延续谁的呢?”
哈?生命可以无止境?这还真是荒谬。
N4看着我一脸的疑问又问我:“那么您有得了绝症的家人或朋友吗?告诉我年份和大概相貌。”
尽管是不相信这荒谬的话语,但好奇心作怪还是照样回答了。
眼前的激光投影上出现奶奶的面孔。似乎是被冰冻着。“您指的是这位吗?”
“是……是的!”这就是一百年后的科技吗?真的可以延续生命吗?这些疑问都在我心中慢慢产生。
“好的,请跟我来。这边请。”N4恭敬地伸出手。
穿上特有的隔离服式服装,接下来跟着N4进入一个房间。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寒气瞬间穿过全身。在狭窄的走廊两旁,莹蓝色的光照着一个个的桶状容器。每个容器里都装着一个人,一个个如死去般的保存在这容器中。
跟着它走才发现,这条走廊并不是眼前的那么短,而是没有尽头。在行走的过程中,从N4口中了解到,现在的科技已经非常的发达了。而这个世纪的人们都已不再出门。高科技会满足人们所需的一切。国家从2017年就开始争取病人家属意见,实行病人人体冷藏计划,等待着医学成熟那一天再解冻治疗。而2017年的病人中就包括我的奶奶。
N4突然停住了脚步,没回过神来的我差点撞上去。
“怎么不走了?”顺着N4的目光看去,这不就是奶奶吗?!
“看来是这位没错了。”N4瞧见了我一脸的惊讶,肯定地说。
“怎么做能够延续生命呢?”我此刻没有别的念头,只想让奶奶活过来。
“这边请,您先办个手续。”……
小时候,最疼我的就是奶奶。父母在遥远的另一个城市,家中就我和爷爷奶奶。奶奶给我讲那些老掉牙的童话现在还铭记在心,教我的简笔画现在还可以随手画出。现在,科学发达了,以后还能够像小时候奶奶牵着我的手一样牵着她的手,一起去看夕阳,一起去捞鱼,一起编草帽……
“先生,先生。”思绪被这叫唤声拉回到现实。
“哦哦,手续办好了?”
“恩,现在可以开始解冻进行治疗了。”
………………
手术后……
充满消毒水的房间,白色的被子下的人似乎消瘦了很多。
我依然坐在奶奶的床边,轻轻握住她的手。
过了不久,奶奶醒了,另一只手伸过来紧紧握住我的手,嘴巴在动,似乎在说些什么,可……为什么,我听不清呢。
“奶奶,您说什么?”
突然感觉有人在拍我的肩膀。
猛地。发现是护士。
“你这个家属怎么睡着了呢?瓶子里的药水都没了也不知道。怎么照顾病人的?”
护士?药水?看向奶奶,依然是安静地躺着。所以说,刚刚那么真实的事情都是梦?
“对……对不起。”护士责怪的看了我一眼,换完药水就离开了。
病床旁的心率检测仪发出刺耳的声音。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医生!医生!”我拼命的按着呼叫按钮。等着医生的到来是多么的漫长。眼泪不争气的落下。就这么看着医生们将奶奶推走。“碰——”门关上。门上亮起“手术中”三个字。现在唯一的我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待。坐在椅子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一边等待一边安慰自己奶奶不会有事。“叮咚——”手机响了。
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发现初中群里在发以前的照片。其中有几张是我和死党拍的大头贴。这个死党叫刘晓宇。
我和刘晓宇呢,是无话不说的好友,一起逃过课,一起打过架,一起罚站,一起刷作业。可自从上了高中,就再也没联系了,我们两个生活在不同的城市。便渐渐淡忘了对方。
如今看到这大头贴,还真的是怀念小时候一起耍的日子呢。
“这个按钮是新出的吗?怎么以前没有见过?”我看着照片下方的“实现”按钮。
手机屏幕上弹出一个激光投影。那时的回忆像电影一样在眼前放映。就在我看得出神时。“哒哒哒……”脚步声从身旁响起
转头一看。久违的面孔出现在眼中。第一印象是,这家伙瘦了。没错,这家伙就是指刘晓宇。
“这么多年不见,你就没有想我吗?”熟悉的声音。肉麻的话语。他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呢。“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对于这货的突然驾到有点吃惊。他也没多做解释,晃了晃手机。“朋友圈看到的。”
“听说你奶奶病了?还挺严重的?”
“恩。癌症。”
“没事的,不会有事的。你奶奶一生什么苦没吃过,这次她一定会好好的。”抬眼望去,原来是我妈。
“这是?”妈指着刘晓宇不解地问道。
“初中同学。”
“您好。”刘晓宇冲我妈点了个头
“恩,你好。”
“我来陪着你奶奶吧。不要想多了,会好的。你们先回去吧。赶紧调整一下心情。等你奶奶出来了看到你这样肯定又要伤心了。”妈妈担心着说。
我沉默着。
“小亮的初中同学是吗?要不你带着他去散散心吧。”
“好的,阿姨。您放心吧。”刘晓宇答应道。
………………
“你这几年好像过得不怎么好吧?我知道一家店,还挺火的。觉得挺适合你的。”
“什么?”看着他卖关子的样子还是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
“梦境”又是一个卖关子的店。
“进去看看?”他冲我笑了一下。这笑容里包含了他觉得我一定会满意的肯定心理。
“叮铃……”开门的一瞬间门后的风铃响起。
观察了下这小小的店铺。店主似乎很有艺术感。收集了一些普通的瓶瓶罐罐制成了许多精致的小玩意儿。刚刚的风铃也是破瓷碗串成的,上面自己手绘着不同的图案。还有那装装饰品自行车,也是光盘制作而成,阳光照射,使它折射出彩色的光芒,很是耀眼。店正中有个躺椅,不知是用来做什么的。
“欢迎光临本店,要购买的话,请到这里来。”一个戴着眼镜的老人看着我说。他走在前面,背驼得很厉害。以至于让我觉得他矮小无比。前面是一道门。扭转把手,“咔——”门开了。
一阵读书声钻入耳中。
这是……我往后一看。并不是那个店铺,而是条走廊,头上有个牌子。上面赫然写着“高三(7)班”。“什么?现在是2012年?”我诧异的一不小心吼了出来。老师和教师里面的同学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在停顿了两秒后,是哄堂大笑。而老师则推着眼睛生气地冲我叫着:“陈亮你是睡觉睡傻了吧。迟到就算了还胡言乱语的。在门口站到早读课完!”说完就把门狠狠关上。
面对这青绿色的大门,我竟不知如何是好。望向大门口的荧屏,几个红字在闪烁201266日”明天则是高考的那一天。
是高考呢……我记得那一次晚上复习到很晚,第二天错过了一场考试。那时候整个家庭瞬间跌倒谷底。我的人生便是从那时开始走下坡路。
既然有了重新来过的机会,那么我再也不会让人生留有遗憾。
67日那天,早早地来到了考场外等待。
这么些年努力都是为了这一次考试。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人生转折点。”
一样的时间,一样的考场,一样的题目。
蝉声在耳畔回荡。似乎曾经觉得烦躁现在也消失了。阳光洒落在桌面上,树影婆娑。一份满意的答卷。一个成功的人生。不久后便公布了成绩。我的名次据排行榜前列。可当时应有的激动心情却像烟一样化为乌有了。
“体验结束。”睁开眼睛。是微黄的灯光。随即看到的是那驼背老人的脸。以及那刚从头上拿下的实验帽子。帽子上连着许多根管子,这些管子一直通往身边的一台台机器里。
果然,又是梦呢。揉了揉眼睛,曾后悔过的事情就算重来做成功了。可还是缺少了那种喜悦感。谁说重来就会好。人生不是应该往前看吗?过去的都成为过去,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让它过去。展望未来才是真道理。
“啪嗒。”手机摔落在地上。身体一抖。猛地醒来。梦境破碎。返回现实。手机上那两个“实现”的字眼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像是巧合一样。手机掉下的那一秒,“手术中”三个红字也熄灭了。门开了。
我似疯了一样。冲到医生面前。“医生,怎么样了?我奶奶她是不是没事了,你快点告诉我。是不是没事了???”
旁边的护士急忙拦住我:“这位家属,请不要这么激动,控制好您的情绪。”
医生摘下口罩。神色暗淡。“对不起。我们尽力了。您准备后续工作吧。”说完就离开了。
这一刻,感觉天都要塌下。死神来得这么快,他毫不留情地带走了我的奶奶,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
………………
葬礼上。
空中飘着小雨,一把把黑色的伞下有着一个个精神恍惚的脸。还有那两行泪印。黑色的西装。那相框中微笑的人儿。那断断续续的抽泣声。这时候。就连呼吸也是压抑的、严肃的。手中捧着菊花。
妈妈走了过来。低声对我说了一句:“你爷爷来了。”我转过身。看见爸爸搀扶着那满头白发的老人。脸上的皱纹是岁月走过无情留下的痕迹。爷爷没有哭。就只是抱着奶奶的照片。淡淡的讲述着从前。我和爸妈泣不成声。
奶奶的一生没有什么特别的成就。
小时候,当我爸妈要到外地工作的时候,奶奶没说二话就担了抚养我的重任。没想到这一担就是九年。每次爸妈在外地打过来的钱都用在我的身上。不管是吃也好,穿也好,学习也好。都没有一点怠慢。印象里,奶奶一直都是慈祥的,从没和我说过一句重话。
奶奶与爷爷都是农民。靠地养活。种出来的庄稼一部分用来卖,一部分留着自己吃。去市场上还要骑两个小时的自行车,百来斤重的大米就是那么一点一点地用脚蹬自行车运到集市上的。所以奶奶和爷爷的膝盖也都有老毛病。阴雨天时常会刺痛。
自己留着的一部分还要将一大半挑到爸妈这里来。爸妈每次都说着可以买到,不用那么麻烦。可奶奶却还是笑着说:“买也要钱啊。省一点是一点啊。反正也不累,而且正好带孩子来给你们看看。”哪里不累?虽然当时我年纪小。可都是看在眼里的。路人嫌弃的目光、奶奶被汗浸湿的衣服,还有那吃力的神情……奶奶就是这样,总是为别人着想,却苦了自己。那笑眯眯的神情让人觉得很舒心,可别人一点儿都不知道,在那笑容的背后藏着多么令人心酸的过往和经历。
白驹过隙。不知不觉我上了初中、高中。但是到了高考时却失利。仔细想想,奶奶好像就是从那时,身体才开始慢慢变坏的。
如今我长大了,小时候奶奶给予的期望,我都没有让她有实现。而且还万般的颓废。奶奶应该对我很失望吧。可是我却开始厌烦她的种种唠叨。开始和她顶嘴。现在想起,如果能重来,我肯定不会再那样,肯定会耐心地听她讲每一句话,让她再给我讲讲那曾经我听不太懂的小童话,给我买那粘牙的橡皮糖……可这都是如果不是吗?没有这个所谓的第二次机会了。光阴啊,一去不复返了呢。
脸上有水往下滴落,不知是雨还是泪。
小雨还是淅淅沥沥地下着,天空也在哭泣吧。为奶奶的去世而哭泣,同时啊,也在为我们的后知后觉而感到可悲。
可是时间这个东西呢没有情感,犹如朱自清所说的: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里过去。
它不会有一丝挽留。唯一留下的只有回忆。
同时呢,它也让我们知道了:不要等到失去,才会明白要珍惜。
丽华中学
八(3)班
黄姝璇
指导老师:曹小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7-12-16 07:3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