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83|回复: 0

[科普文学] 第九届“良春杯”常州市科普创作大赛: “他代表中国!”

[复制链接]

200

龙银

231

威望

35

鲜花

未实名认证

积分
231
发表于 2017-9-18 14: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九届“良春杯”常州市科普创作大赛:
“他代表中国!”
——记中国气雾剂之父、常州一院主任药师游一中
(报告文学)

一、
“游一中是中国的气雾剂之父。在联合国环境署气雾剂技术备择委员会,游一中就代表了中国。”美国气雾剂协会主席M•A•约翰逊如此评价说。
约翰逊的话是出自真心的,他没有必要无缘无故地吹捧一个万里之外的东方人。在气雾剂研究领域,游一中的形象就是东方大国中国的形象。
在中国,在气雾剂领域,游一中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他也因此以自己的杰出贡献获得了同行的赞许与世界的认可。
2007年10月12日,瑞典当地时间上午11时(北京时间下午17时),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以下称IPCC)与美国前副总统戈尔一道,从181个被提名的个人或组织中脱颖而出,成为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共同得主。IPCC因而成为继国际原子能机构之后又一个获得该奖项的国际组织。消息公布后,IPCC向全球共400位为IPCC作出贡献的专家发出贺信,游一中是IPCC组织中的重要一员。
游一中先后被推荐加入了联合国环境署的三个备择委员会:气雾剂技术备择委员会(1997—2004年),世界气象组织和联合国环境气象署气候变化政府间委员会特别报告起草委员会(2003—2005年),医学技术备择委员会(2005年至今)。成为中国唯一的三届连任联合国备择委员会成员。
游一中是如何走进联合国下属的专业机构的?他在其中又发挥了哪些重要作用?这里面又有哪些让人激奋让人感怀的故事呢?

二、
早在上世纪70年代,游一中就已经开始关注药用气雾剂的生产与使用了。70年代初,游一中就编过《气溶股吸入疗法的理论基础》一书,这是游一中的专题论文,当时由江苏省医学会呼吸组当作学术活动资料广为散发。1979年游一中又出版了《医用气雾剂》专著,初步奠定了他在这一领域的权威地位。
1994年开始,游一中牵头举办了几次国际药用气雾剂的论坛,他在论坛上均有精彩的演讲。同时,他办杂志、作调查、多次出访进行学术交流等,他在这一行业的影响越来越大。
游一中能踏入联合国环境署大门,原国家环保局副局长王扬祖及原国家环保局国际司组织处处长张崇贤功不可没,是他们众里寻他千百度,发现并推荐了游一中。2000年,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要对游一中教授就环保问题做一次访谈,张崇贤在写给《东方时空》栏目的一封信中有这样的一段话:
“在保护臭氧层方面,由于我国是发展中的大国,涉及国内行业甚多,很多行业如制冷CFC和医药气雾剂都是近年来新发展壮大的行业,涉及国家经济利益甚重。为了更好地维护国家的利益,又代表发展中国家的利益,需要选派在政治层面和专业层面上皆为强有力的专家级代表出席专业委员会会议,去进行这个实质上既是保护臭氧层又捍卫和维护国家利益的斗争。”
张崇贤先生说的没错,一方面我们要保护臭氧层,这是地球人都应该做的事,但另一方面,我们是发展中国家,有自己的国情,又不能在某些方面与发达国家等齐划一。我们需要一个缓冲期,给我们一点调整的时间,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拉近与发达国家的距离。
氟利昂,是破坏臭氧层的重要“元凶”之一。药用吸入气雾剂,是治疗慢性气道性疾病的主要途径。在哮喘、慢阻肺的治疗药物中,吸入制剂就占了65%。过去,氟利昂是药用吸入气雾剂的重要抛射剂。虽然含氟利昂的吸入气雾剂对人体无害,但对环境破坏大,所以要逐渐淘汰这类吸入剂。当时我们国家还没有开始药用气雾剂氟利昂的替代,应该说,在这一领域游一中的认识很具前瞻性。
1997年,中国到底选派哪一个人参加联合国环境署气雾剂备择委员会(ATOC),国家环保部的同志在国内进行了慎重摸排,王扬祖和张崇贤二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常州,想到了一个人:游一中。
游一中进入ATOC,并不是自己上下奔走去争取来的,而是自己多年在气雾剂方面的研究所取得的成绩被大家所公认,在中国,人们一谈到气雾剂就想到游一中,他在国际上也有了影响,自然而然这个位子非他莫属。
《气雾剂通讯》创刊和气雾剂研究所成立后,游一中牵头组织召开了多次国内和国际性的气雾剂学术会议,他为气雾剂行业所做的各项调查也为官方和企业所信服。他在中国气雾剂行业的不可动摇的地位是自己通过一点一滴的努力所巩固的。
为什么选派游一中到联合国环境署做ATOC委员,张崇贤在写给ATOC的信中说明了原因:
一是专业过硬。游一中懂气雾剂,在这个行业经营多年,成就有目共睹,同时他还懂医、懂药、懂外语,知识面较广,是这个领域的学科带头人和高新技术引进的带头人,业务上符合联合国环境署的要求。
二是政治合格。游一中当过五届市人大代表,政治素质好;有社会活动能力,工作经验丰富,精力充沛,政治上符合选派要求。
三是国际交往能力强,在行业内有一定的国际声望。游一中曾多次参加国际学术会议,代表中国在会议上发言,有国际交往能力。在美、欧、日发表过大量文章,有一定的国际知名度。
张崇贤之所以对游一中有着这样深的了解,完全是来源于他在工作中与游一中的接触,他感觉到游一中是个事业狂,是肯做事能做事且在很多方面都已经做成事的专家。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游一中以自己的奋斗打开了一扇通向世界的大门。
张崇贤说,鉴于这诸多因素,游一中是代表我国和发展中国家参加到委员会的最佳人选。

三、
其实,游一中走向国际舞台的时间较早,在他50多次的出访记录中,最早的一次是1988年到日本仙台、东京参加国际气道高反应性学术会议、国际气溶胶吸入疗法研讨会。
这是游一中第一次走出国门,印象深刻。
到了仙台,游一中即投入到了紧张的学术活动之中。因为是第一次走出国门,尤其是到日本,来之前,游一中特意搜集了一些关于仙台的资料,这个小城市位于日本本州岛,处于七北川和广濑川之间,近仙台湾,是日本本州东北地区最大的经济和文化中心,是宫城县的首府。气候温凉湿润,年平均气温12℃。尤其让游一中兴奋的是,他将要访问的位于仙台的东北大学,其前身就是鲁迅先生曾经就读的仙台高等医学专科学校。东北大学于1907年继东京大学、京都大学之后正式成为日本第三所国立大学。
游一中了解到,鲁迅在仙台时间不长,从1904年9月入学,到1906年3月离开,共一年半时间。游一中听说东北大学的史料馆有很详细的关于鲁迅的纪念材料,包括鲁迅的学习证明,成绩证明,藤野先生改过的笔记等等,他真想抽空去看看,想看看这位曾经的同行是如何在异国他乡学习生活的,但限于时间,他没空过去,开完会就匆匆离开了。
后来,游一中又曾13次到日本开会、访问。2002年4月14—18日,他应邀参加日本大造“BST  Event”,发表两场演讲,参观大造东京工场、三谷阀门茨城工场、丸一阀门领家工场和日本精密阀门公司。同时游一中在日本广交气雾剂行业的朋友,访问了日本气雾剂协会富田会长、日本东洋气雾剂公司二宅社长、矢泽常务。
2012年6月25日至7月1日,游一中访问了日本爱沃特(Air Waters)公司茨城工场。在参观陈列室时,他惊奇地发现了一个在罐子的两端都装有阀门的罐,感到很新奇。陪同参观的公司研发室后藤清二室长告诉他,这是一种双顶式气雾剂,顶部是普通的阀门,下面装的是抛射剂和部分料液,阀杆就是一根锐利的针,使用时将底部阀门的阀杆用力往下拉,直到戳破小容器的底,使容器内的料液流入大罐中,充分振摇后,揿压顶部阀门即可喷出所需的雾。游一中给这种双顶式气雾剂拍了照,同时认真地记下了它的工作原理。游一中想,别人的一点点创新,我们都要学。
2013年4月1日到6日,正是樱花盛开的时候,游一中应邀再一次来到日本,先后访问了日本第三大气雾剂公司爱沃特公司总部、研发部、公司所属茨城工场、群马工厂、歧阜工厂以及大日本除虫菊公司(金鸟公司)总部、中央研究所和生产车间。四天时间,活动安排得非常紧凑,游一中分别与公司总经理等高层管理人员、中层干部、研发人员、工场长、车间主任等进行座谈,参观产品陈列室及生产工厂。一个72岁的老人了,本来应该在家里安享晚年含饴弄孙,但游一中还在马不停蹄地奔走着,他知道自己出国并不是为了看风景图风光,他是个平生不爱好玩乐的人,他就是想多看看,多了解一下自己国家在这个方面与别人的差距在哪里,找出迎头赶上的办法来。
参观时,游一中发现AWS公司开发了一个用于帮助听觉有障碍的人员躲避火灾的气雾剂。这种气雾剂由独特配方制成,气雾剂与装有电子触发系统的报警系统相连,当出现火灾等紧急情况时,报警系统会自动发出鸣叫信号,这时气雾剂被触发,喷出奇异的特征性气味,听觉障碍的人闻到气味就会循气味逃出。该产品因独特的构思、奇异的配方而获得2011年的Ig诺贝尔奖。(Ig诺贝尔奖是美国颁发的Ig Nobel Prize,英格诺贝尔奖设于1991年,颁给世界上对科学技术作出杰出贡献者,只颁奖状,不发奖金。)
在金鸟公司参观时,游一中看到一款驱虫剂让他大开眼界,这是一种悬挂式挥散驱虫剂,用独特的配方和工艺将拟除虫菊酯与塑料结合后置于特殊的网架中,打开开关后特别设计的挥散通道被开启,拟除虫菊酯每天以恒定的速率释放、挥散,起到驱虫作用。开关还起到计时作用。这类产品因其速效、长效、安全,对环境无污染、碳足迹少、使用方便而受到市场青睐。在窗口挂一块1cm×9.5cm×15cm的塑料挥散网架,每天散发4~5mg拟除虫菊酯,最长有效驱虫时间达250天。这类产品的品种及销量逐步攀升,当时就已经超过蚊香、气雾剂系列一举成为该公司的第一支柱。
游一中还发现,金鸟公司的中央研究所由64位科技人员组成,围绕杀虫、驱虫从原料合成、制剂开发、生物测试到机理探讨等进行全方位研究,研究的新技术、新品种成果迭出。这个团队近10年来取得的专利就达二百多项。
看到这些,游一中暗暗吃惊。一方面,他为日本的科技工作者在产品研发上的人性化、精细化程度感到吃惊。研究专供听觉有障碍的人逃生用的气雾剂,这在我们国内还没有厂家做到,不,应该是像自己这样的科研人员做到。游一中想,自己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多年,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要为社会特殊群体研制专门的气雾剂产品,虽然中国的特殊群体人数众多,但我们确实忽略了这一块。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我们对市场的分析研究挖掘得不够,因为我们没有向这一块市场进军,那么日本的产品就会乘虚而入强占市场树立品牌,这能怪谁呢?这只能怪我们自己不作为。另一方面,他也为日本在气雾剂研究上有这么一支庞大的团队感到吃惊。一个企业就有64名专门的科技人员,研究力量是相当雄厚的。再想想自己的气雾剂研究所,1993年的时候才只有15个人,高级职称2人,中级职称3人,初级职称10人。后来人员虽有增加,但力量还是不足。1998年,气雾剂研究所内部设置了开发测试室、信息室和咨询服务室等三个业务部门,但与日本企业的专业化程度相比,我们还是显得力量太薄弱了。
随着参观的深入,游一中感到深深的忧虑,因为他感觉到了自己这个行业与别人的差距,而这样的差距还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赶上的。也许普通人对这种差距还没有多少意识,但作为气雾剂行业的领军人物,游一中感到了震撼与冲击。气雾剂行业是如此,其他方面呢?虽然对日本这个民族,因为历史及政治的原因,我们在感情上是很复杂,一想到日本就想到太阳旗,就想到血淋淋的刺刀和南京长江边那遍地的中国人的人头,中国人的心里就发麻。但日本在技术上的创新确实是需要我们学习与反思的。
那种悬挂式挥散驱虫剂是金鸟公司董事、中央研究所所长中山幸治博士发明的,此人被日本人尊称为“发明机器”,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游一中对同行的这种创新感到新奇。参观结束后,他诚恳地向对方提出要带一些罐子回去留作纪念。
当时,金鸟公司的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游一中要一些产品派什么用场,他们不敢作主。游一中找到中山幸治博士,说自己只是对这些产品的设计感到新奇,准备拿一些回去用完后欣赏,作纪念。中山幸治博士面有难色,游一中装着不在意的样子说:“你们实在为难的话,要不我就在市场上买一些这样的产品吧。”
中山幸治博士觉得面子上挂不住,自己有的东西,怎么好意思让客人在市场上去买呢。他笑了,知道自己也拦不住眼前的这个怪老头,于是同意了游一中每样罐子拿一只。
游一中很高兴,这正是他需要的东西,他一个不漏地一样挑了一只,像客人在饭店里尝鲜,一样都不落下。就这样,他捡满了一大箱。
游一中说,自己并不是有恋物癖,带这些东西回来目的是让同行去研究,有的出了研究成果,比如说用鼻腔喷雾预防呼吸道感染,我们就在别人的基础上有了改进。也有的暂时还没有结果,但不管怎样,能学习到别人的一些创意,总是好的。
游一中说,这并不是抄袭别人的技术成果,其实金鸟公司的很多产品也是借鉴别人而产生的创意,大家相互学习才有进步,这一点也是被同行认可的方法。
2013年5月初,游一中收到联合国环境署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寄来的一张奖状。那是一张为了庆祝《蒙特利尔议定书》签署25周年,联合国对一些为保护地球臭氧层作出重要贡献的人颁发的。这已经是游一中第6次因为在气雾剂、消毒剂、保护臭氧层、地球气候变化等方面取得的成就而获得的国际奖项了。
蒙特利尔议定书全名为“蒙特利尔破坏臭氧层物质管制议定书”,是联合国为了避免工业产品中的氟氯碳化物对地球臭氧层继续造成恶化及损害,承续1985年保护臭氧层维也纳公约的大原则,于1987年9月16日邀请所属26个会员国在加拿大蒙特利尔所签署的环境保护公约。
臭氧层对人类有什么作用呢?原来紫外辐射在高空会被臭氧吸收,这样就保护了地球上的人类和动植物免遭短波紫外线的伤害,同时臭氧层对大气有增温作用等等。
当年,《维也纳公约》签署2个月后,英国南极探险队队长J.Farman宣布,自从1977年开始观察南极上空以来,每年都在9~11月发现有“臭氧空洞”。这个发现引起举世震惊。“臭氧空洞”的扩大,这会导致地面紫外线辐射的增加,从而给地球生态和人类带来一系列严重问题。
《蒙特利尔议定书》中明确,需要淘汰的物质包括6大类:全氯氟烃、哈龙、四氯化碳、甲基氯仿、甲基溴和含氢氯氟烃。其中,全氯氟烃,英文缩写CFCs,也就是我们老百姓通常称作氟利昂的物质。
游一中说,在保护臭氧层与使用氟利昂这两方面,中国面临着两难选择,他自己作为联合国环境署气雾剂技术备择委员中的委员,就是要在这两难中选择一个平衡点,既要限制使用氟利昂,又不能让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受损,这考验着游一中的智慧。
1995年1月23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确定从1995年开始,每年的9月16日为“国际保护臭氧层日”。旨在纪念1987年9月16日签署的《关于消耗臭氧层物质的蒙特利尔议定书》。
游一中注意到,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大量使用CFC 等臭氧层耗损物质的历史还比较短,消费的总量只占世界已消费总量中的很小份额。但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CFC 的使用量不断增加,中国已成为发展中国家最大的ODS(臭氧层耗损物质)生产国和消费国。这是个十分严峻的现实。
《蒙特利尔议定书》规定发展中国家要在2010年全部淘汰臭氧层消耗物质。
中国针对普通用途的气雾剂已经在1997年12月31日起全面禁止使用CFCs作为推进剂了,但由于医用气雾剂行业情况特殊性,在这方面还存在不少困难。
游一中调查发现,医用气雾剂行业CFCs替代的难度主要在三个方面。一是替代技术问题。游一中是搞中草药出身的,像中国特有的中药气雾剂品种多,中药成份复杂,每个品种替代均需要大量实验研究工作,如药剂的相溶性、药理研究、毒理研究和药效研究等,增加了替代的难度。二是医药产品的特殊管理程序。每种药品的辅料、生产工艺、包装的改变都要报国家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这之前还要做大量的药剂学研究、药理、毒理和药效研究,要投入大量资金并需要一定的时间,同时药品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管理局的批准、获得药品登记等都需要较长的时间。三是企业的认识和积极性问题。因为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进行CFCs替代,一些企业积极性不高。这需要进行广泛动员,同时政府在这方面要采取相应的措施。
通过深入调研,游一中还发现,在我国的一些贫困地区,人们只能用得起一款价格便宜的使用氟利昂的平喘药,可是联合国环境署气雾剂技术备择委员会不同意中国继续生产这种对破坏臭氧层副作用较大的药。为此,游一中递交了一大堆的贫困地区人们生活的资料和像片,说明中国贫困地区的真实情况,据理力争。在游一中的努力下,中国被允许有一年的缓冲期,在一年期限内,人们还能以便宜的价格,买到这款使用氟利昂制成的平喘药。
虽然争取到了一年的缓冲期,但游一中对药用气雾剂氟利昂的替代研究并没有因之而轻松,反而是加快了进度。在他所带领的团队的努力下,他们对我国产量最大的中药外用气雾剂云南白药气雾剂、复方麝香气雾剂、沈阳红药气雾剂等外用气雾剂的氟氯碳替代进行了细致的研究,成功地以复合含氧溶剂、抛射剂系统替代氟氯碳,既解决了中药气雾剂替代困难的复杂技术问题,又避免了采用易燃易爆的丙丁烷、二甲醚为抛射剂。当时这一技术还取得了发明专利。
这是游一中对保护臭氧层所做出的重大贡献。
《蒙特利尔议定书》的起草,是游一中在联合国参与过的一项重要工作。中国50位成员参加了起草委员会,包括数位中科院院士,游一中提交了一份很有分量的报告,并提出了后来被各国广泛引用的口号:“保护臭氧层,保护人民健康”。

四、
游一中深知,参加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工作是要作出个人巨大牺牲的,这些只有他自己知道。
2012年3月13—17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的会议在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召开,当时国内有游一中和另外两人参加,游一中得知,另两位专家因有事,没办法参加这个会议,如果自己再不去的话,那么这次会议中国代表将缺席,而这次会议就是讨论中国问题的,如果中国没有代表参加,那国际上怎么看中国?
去吧,游一中也有顾虑,一方面自己年龄确实大了,72岁了,一个人出门多有不便,再说国内到孟加拉国首都达卡还不能直航,要绕来绕去。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自己的爱人许智文此时已经病入膏肓,处在弥留之际了。爱人患的是十二指肠腺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撒手人寰,这让游一中非常担心。
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虽然来回费用都由UNEP 承担,不用自己掏钱,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游一中为此举棋不定。
游一中想,这事还得征求爱人的意见,如果自己离开了妻子,而妻子恰好就在这两天去世,那将是自己一辈子的遗憾,所以他必须得到妻子的首肯才能出去。
游一中向病床上的妻子说明了一切,谁知许智文深明大义,她喘息着说:“我不要紧,你的事大,你就放心地去开会吧,我不会有事的,再说,有女儿女婿在身边呢!”
听到这话,游一中鼻子一酸,他知道,妻子一向是理解支持自己的,哪怕是“文革”期间自己被批斗的时候,她也不离不弃地跟着自己。游一中是个内敛的人,对这一切他只有从心底里表示感激。
远方在召唤,说走就走,他想着匆匆地去匆匆地回吧。那天早晨5点多乘火车去上海,从上海乘飞机到香港,然后再飞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再从加德满都到达卡,反反复复折腾,到了达卡是半夜两点多。
在飞机上,游一中没有一点睡意,他想得很多很多,当然,他最牵挂的还是气息奄奄的妻子。他想到妻子年轻的时候,那是远近闻名的美人胚子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追求妻子的从多着呢,但妻子最终选择了一文不名的自己。妻子本是无锡人,许家在无锡是大户。后来许智文在常州读中专,毕业后就留在了常州工作,当时与自己在一个单位,因工作接触,久而久之便产生的感情。1964年5月1日他们结婚的,当时自己什么都没有,而妻子并不嫌弃自己。尤其是让游一中感动的是,自己在水门医院被打倒靠边站的时候,妻子没有离开自己,甚至没有说过一句反对自己的话,她总是支持我,鼓励我说一切都是暂时的,一切都会过去。想到这些,游一中的眼泪不自觉地簌簌地流了下来,他闭上眼睛,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要知道,旅行是最劳累的事,虽然啥事也没干,但这是比做事还要苦的活计。但为了事业,为了中国的利益,游一中毫无怨言,国家利益至上,个人的一点点付出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连开了四天会,来自10个国家的12位委员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认为自1996年开始进行CFC—MDI的替代以来已经取得显著成效。全世界MDI耗用CFC的量从1996年的8241.13吨下降到2011年的约782.1吨。现在已经进入淘汰CFC的最后阶段,需要共同努力,确保按时完成淘汰任务。
这次会议就中国淘汰CFC问题讨论了很长时间。当时申报2013年必要用途的国家有中国和俄罗斯。中国申请豁免446.52吨,审议时委员们认为,中药气雾剂至今未能提供列入必要用途的依据,未见替代进展,所需9吨CFC不予推荐。另有一医疗机构申报0.7吨用于复方气雾剂,至今无替代方案和进展,且已有单味药供应,按申报指南不属于必要用途,也不予推荐。在这些小问题上,游一中虽然也都进行了争取,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服从大局。
此外,鉴于中国已有HFA—沙丁胺醇气雾剂投产上市,按必要用途申报指南,规定一个国家的HFA—沙丁胺醇上市后12个月即不可再申请豁免。鉴于HFA—沙丁胺醇气雾剂价格较高,需要低价CFC—沙丁胺醇过渡,因此,决定将申请量削减50吨后推荐。在游一中的努力下,会议考虑到中国的具体情况为保证病人用药,同意必要时可动用50吨库存CFC。最后决定推荐386.82吨。
至此,游一中才松了一口气。
17日下午四点会议一结束,游一中就直奔机场连夜往回赶。
一个月后,也就是4月17日,妻子安然去世。

五、
到2001年的时候,游一中60岁,按例,游一中在联合国环境署也应该结束工作,本该告老还乡了,但联合国环境署一直不让他离开。
游一中说,“在这个委员会(指联合国环境署气雾剂技术备择委员会),中国只有两个名额。如果我不退下来,那么就会占了别人的名额。”所以游一中想到龄就退出,让新人填上去。他不恋栈。
然而让游一中惊讶的是,联合国环境署表示:“中国照样可以派两个人来,但游一中不能走,他就在联合国继续工作,游一中的工作不受年龄限制。”
游一中说:“我在联合国不当花瓶,我的工作目标是:把中国乃至发展中国家的真实情况通过联合国向世界作宣传。”游一中参加联合国的工作,抱着三个目的:一是学习,二是宣传发展中国家的国情,维护发展中国家人民的权益,三是广交朋友。
宣传发展中国家的国情,维护发展中国家人民的权益,他更是做到了,他本人就来自发展中国家,理所当然要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至于最后一点,他将在联合国结下的关系网用在后来送青年人才外出学习上,在这方面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他没有耽误浪费一点点在联合国环境署工作的时光。他是个有心人,总是在不断的学习积累当中……
游一中在联合国环境署下的出色工作,大家有目共睹,联合国也给予了高度评价。
联合国于1999年3月颁发的表彰书上写着:“联合国高度赞赏游一中1998年所作的科学、环境影响,技术和经济评估,这是在蒙特利尔议定书框架下作出的贡献,这些评估将极大地有利于缔约国作出政策决定。”
游一中以自己出色的工作结下了浓厚的国际友谊,为此,拉丁美洲曾赠游一中金属纪念盘。2004年12月5日,拉丁美洲气雾剂联合会主席Hugo Chaluleu和国际著名气雾剂专家约翰逊博士在美国佛罗里达州Fort Lauderdale向游一中先生赠送一只镌刻有文字的金属盘。盘上刻的文字是:
(拉丁美洲气雾剂工业界感谢
游一中医师
对拉丁美洲第四次气雾剂大会作出的贡献
拉丁美洲气雾联合会主席
Hugo Chaluleu敬上
2004.9.29于巴西)
Hugo Chaluleu先生说,赠送此盘一是为了感谢游一中先生作出的贡献,二是表达了拉丁美洲气雾剂界希望加强与中国同行交流和合作的良好愿望。(要配图,有图片的)
2006年2月28日,联合国再次授予游一中奖励证书,上写:“表彰游一中医师作为气雾剂、消毒剂委员会成员对保护臭氧层作出的巨大贡献。”
“我将自己定位成一块‘边角料’,做社会需要,别人能干但无暇或者不屑干的事。我想,联合国留住我的主要原因就是,我是一个认真在做事的人。”游一中谦虚而又诚恳地说,“我希望回顾我的人生时,我可以说,我努力了。我可以做到不心悸、不脸红。”
如今游一中还在联合国环境署所属委员会中任职,一直要工作到2019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7-12-16 07:4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