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037|回复: 13

[原创] 再论季子让国

[复制链接]

414

龙银

747

威望

156

鲜花

上士

Rank: 2

积分
747

实名认证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5-7-9 08: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再论季子让国

         季子无疑是中华文化史中的一位先贤。然而,史料中关于季子的记载委实不多,说来说去,主要就是《史记·吴太伯世家》中所记三让王位和吴王馀祭四年的一次穿梭外交以及吴王僚十三年使季札於晋,以观诸侯之变。还有就是《左传》中记载的一件事:鲁哀公十年,冬,楚子期伐陈。吴延州来季子救陈,谓子期曰:“二君不务德,而力争诸侯,民何罪焉?我请退,以为子名,务德而安民。”乃还。至于《公羊传》,则说吴子使札来聘。”所详细叙述的则是季子让国,并进而引发吴国内乱。面对家族内乱相残,不受阖闾致乎其国:“尔杀吾君,吾受尔国,是吾与尔为篡也。尔杀吾国兄,吾又杀尔,是父子兄弟相杀,终身无已也。”去之延陵,终身不入吴国。既是“去之延陵,终身不入吴国”,可见,季子终老于所封延陵之地。与此稍微有所不同的是《史记》:“季子至,曰:‘苟先君无废祀,民人无废主,社稷有奉,乃吾君也。吾敢谁怨乎?哀死事生,以待天命。非我生乱,立者从之,先人之道也。’复命,哭僚墓,复位而待。”没有说他终生去吴。总之,之后再无下文。
              除此之外,《礼记檀弓下》中还有季子丧子及孔子观其葬礼之事:“延陵季子适齐,于其反也,其长子死,葬于赢博之间。孔子曰:‘延陵季子,吴之习于礼者也。’往而观其葬焉。其坎深不至于泉,其敛以时服。既葬而封,广轮掩坎,其高可隐也。既封,左袒,右还其封,且号者三,曰:‘骨肉归复于土,命也。若魂则无不之也,无不之也。’而遂行。孔子曰:‘延陵季子之于礼也,其合矣乎。’”而其他文献中对于季子有所叙述的则是《越绝书》。《越绝书》对于吴越博弈述之甚详,而于季子所述则至为简略。《越绝外传记吴地传第三》:毗陵,故为延陵,吴季子所居。毗陵上湖中冢者,延陵季子冢也,去县七十里。上湖通上洲。季子冢古名延陵墟。至于季子的事迹,则一无所及。
            在季子所有的事迹之中,最为世所称道的是季子三次让国之事。季子所以让国,一方面或许与立嫡以长的传统国家权力传承制度有关,但绝非主要的原因,甚至可能根本就与此无关!因为,吴国之所以立,本身就是对立嫡以长制度的否定。这种否定,表象上看,是作为长子和仲子的泰伯和仲雍的逃国而之蛮荒之地,才使得作为同父异母小弟的季历可以继承周王位,并进而将王位传之其子姬昌,即周文王。而实质却是作为其父的古公亶父要变更传统的王位继承制度,废长立幼,传位季历及其子姬昌。由此可见,泰伯和仲雍逃国让位实属不得已乃至无望而为之之事。因为,果真内心不愿当国,则大可不必逃国:在国而逃位即可,照样高风亮节。
               而泰伯和仲雍,事实上,虽然逃国,却并未逃位!相反,虽然到了异国他乡,入于蛮荒之地,入乡随俗,断发文身,却建立新国句吴:“泰伯之饹荆蛮,自号句吴。荆蛮义之,从而归之千馀家,立为吴泰伯。”就是说,成为吴国开国之君。泰伯卒,无子,弟仲雍立,是为吴仲雍。按照《礼记·曲礼下》:“天子死曰崩,诸侯死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禄,庶人曰死。”这里,泰伯之死曰“卒”而不用“薨”,只是将其归之于大夫之列,似乎不合礼制。这是站在中原中国正统角度对身处蛮夷之地的弱小国君的政治上的不认可——当然,这种不认可并非只针对吴国一国,而是针对所有类似之国。除了当初就被分封为诸侯的诸侯国而外,其他包括吴国和秦国等等在内的所有新兴诸侯国,在其真正强大之前,始终不被认可为正式的诸侯,不具备诸侯的资格和名号。因此,当其强大之后,即使不被周天子确认认可,也会凭借其强大国力而自称诸侯,并且以自身的实力和势力得到其他诸侯国的承认与尊重甚至引发惧怕。
          而且,不仅如此,后来,随着各诸侯国的兴盛强大,周天子日益式微,诸侯国君们并不仅仅满足于公侯伯子男的称号,纷纷自称为王,而与周天子平起平坐,而周天子居然无可奈何,装聋作哑,听之任之!因此,不仅吴国得到认可,并成为王国——你不封认,我自封!——,就是韩赵魏三家分晋成为诸侯这种极端违礼背制之“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之事,作为天子的周威烈王也不得不识时务地正视并慎重其事地正视加以确认。《史记·周本纪》:“威烈王二十三年,九鼎震。命韩、魏、赵为诸侯。”因而《资治通鉴》一开篇就说:“威烈王二十三年(戊寅,公元前四零三年),初命晋大夫魏斯、赵籍、韩虔为诸侯。”此事让司马光感慨万端:“先王之礼于斯尽矣!或者以为当是之时,周室微弱,三晋强盛,虽欲勿许,其可得乎?是大不然。夫三晋虽强,苟不顾天下之诛而犯义侵礼,则不请于天子而自立矣。不请于天子而自立,则为悖逆之臣。天下苟有桓、文之君,必奉礼义而征之。今请于天子而天子许之,是受天子之命而为诸侯也,谁得而讨之!故三晋之列于诸侯,非三晋之坏礼,乃天子自坏之也。呜呼!君臣之礼既坏矣,则天下以智力相雄长,遂使圣贤之后为诸侯者,社稷无不泯绝,生民之害糜灭几尽,岂不哀哉!”事已至此,势已至此,微弱的周天子,自身难保,除了确认,为自身保留一丝颜面,还能怎样?!
           因此,泰伯和仲雍逃国让位实属不得已乃至无望而为之,至少也是免于让其父陷于尴尬之境地的理性选择。因为,果真内心不愿当国,则大可不必逃国,在国而逃位则可,照样高风亮节。《史记·吴太伯世家》说得很清楚:“太王欲立季历以及昌,於是泰伯、仲雍二人乃饹荆蛮,文身断发,示不可用,以避季历。季历果立,是为王季,而昌为文王。泰伯之饹荆蛮,自号句吴。荆蛮义之,从而归之千馀家,立为吴太伯……周章已君吴,因而封之。乃封周章弟虞仲於周之北故夏虚,是为虞仲,列为诸侯……寿梦立而吴始益大,称王。这里,从仲雍之子季简开始,按部就班,子承父位。于是,接下来,叔达、周章、熊遂、柯相、彊鸠夷、馀桥疑吾、柯卢、周繇、屈羽、夷吾、禽处、转、颇高、句卑、去齐、寿梦相继接班。寿梦立而吴始益大,称王——注意,称王,是自称,并非周天子封王。大凡从太伯至寿梦十九世。这就是《史记·吴太伯世家》的记载。至于这其间,是否都是立嫡以长,则已不可考。至于《史记·泰伯》所记:“
子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是否就真的有三让,或者说多让,暂且不论,至少说明,能主动让位之事,稀矣少矣!面对王位而能退让,没有兄弟阋于墙,从而引发内乱纷争,这一点无论如何都值得肯定。但并不就能由此而得出论断说:这是一种至德,一种无以复加的德行德性。其实这完全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之事!怎么办?只能让走他乡,开辟新天地!

             梳理清楚了当初的泰伯让国,再回到季子的让国。季子让国,并非要维护所谓的立嫡以长的权力传承制度。这种观念,这种制度,早在泰伯时代,就已经被突破。所不同的是,季子时代,为春秋晚期。谈论季子,离不开春秋晚期这个大的时代背景。春秋242年,弑君36,亡国52!而春秋晚期,这种内乱外患,愈加频繁。政治环境更加凶险莫测:弑君平常事,尚力征伐频!兄弟不容情,他人何足道?!多少诸侯国及其国君朝不保夕!彼此没有丝毫信用:今天,我联合你打他,明天你又联合他国攻打我。正如东坡所论:“春秋之时,忠信之道缺,大国无厌而小国屡叛,朝战而夕会……春秋之际,何其乱也?故曰春秋之盟,无信盟也;春秋之会,无义会也。虽然,纷纷者,天下皆是也。”(《论会于澶渊宋灾故(襄三十年)》)“何以言之?《春秋》之时,诸侯竞骛,争夺日寻,拂违王命,糜烂生聚,前日之和好,后日之战攻,曾何正之尚也?!”《论齐侯卫侯胥命于蒲(桓三年)》同时,国内,还得时刻提防着被强臣、兄弟乃至儿子算计,从而需要千方百计方能不被取而代之——就像楚成王
遭太子商臣即
楚穆王
逼迫自杀,至于
请食熊蹯而死却不可能!可笑的是,或者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芈
姓熊氏名恽的楚王,被儿子所逼自杀,却被儿子谥号为成王——这算是成的哪门子王呢?!

            现实的社会政治现实就是这么黑暗残酷!这种现象,高明如季子不可能不清楚。因此,如果季子真的当国,单是面对如狼似豹、虎视眈眈的周遭邻邦,要想以所谓的仁德仁义治国安邦,其结局亦就可想而知。因此,太史公才说:“延陵季子之仁心,慕义无穷,见微而知清浊。呜呼,又何其闳览博物君子也!”见微而知清浊,当为确论。闳览博物君子,评价至当。季子足以当得起一个世俗道德楷模,却未必就适合当国理政。——就像宋襄公,就是其中的典型!宋襄公也曾经试图让位于其兄目夷而没能如愿,从而当国理政。并且,试图以小宋而霸诸侯,并在信用缺乏之世守信,结果被楚国逮捕扣留;在泓水之战中,面对强楚,要举仁义之师,行仁义之战,不趁人之危,贻误战机,军队惨败,身负重伤,不治而亡,贻笑后世,一片叹息!
           这是一种大势。季子岂能不知?!当然,同时,季子让国还有另一种缘由。这就是他自己所说的:王诸樊元年,诸樊已除丧,让位季札。季札谢曰:‘曹宣公之卒也,诸侯与曹人不义曹君,将立子臧,子臧去之,以成曹君,君子曰能守节矣。君义嗣,谁敢干君!有国,非吾节也。札虽不材,原附於子臧之义。’吴人固立季札,季札弃其室而耕,乃舍之。”尽管曹宣公去世所立新君既得不到国内人民的支持,也得不到国际上诸侯们的支持,诸侯和曹人都一致要立子藏,说明子臧当国是众望所归、人心所向、水到渠成之事。但子臧还是主动离开,并不想取代。至于子臧出于何因而离去,不得而知。但季子想效法子臧,只想遵从内心的人生道路选择,却是一目了然之事。
           何以言之?这里关键之处在于弄清这个“节”字。所谓的节,
说文解字
》:节,操也;操,握也,
把持也。节实则是一种坚守。那么,坚守什么呢?
《周易
·
杂卦》:节,止也。
《易经·节卦》——

         《节》:亨。苦节,不可贞。
         《彖》曰:节亨。刚柔分而刚得中。苦节不可贞,其道穷也。说以行险,当位以节,中正以通。天地节而四时成。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
         《象》曰:泽上有水,节。君子以制数度,议德行。
          六四,安节。亨。
         《象》曰:安节之亨,承上道也。
          九五,甘节,吉,往有尚。
         《象》曰:节之吉,居位中也。
        上六,苦节,贞凶,悔亡。
        《象》曰:苦节贞凶,其道穷也。
         而《周易
·
疏》曰:“节者,制度之名,节止之义。制事有节,其道乃亨。”

         说了这么多,说到底,这里的节,归根结底,表征为
节制、有止。兑为泽,坎为水。泽容水,有限量,满则溢,应节制。过分节制,会吃苦,要适中。处中守正,必然亨通。因此,这里的节,并非今人所谓的道德节操,而是一种基于对自身乃至外物情势的深刻洞察认知之后的一种自我内在确证和对自身所选择的人生路径的坚守,并进而形成一种信念。所谓知止有节,知止不殆。因而,效法子臧,选择让国,是一种合乎内在信念、自身情况和外在情势的实事求是的明智选择,而并非常人所理解的道德高尚的高风亮节。一句话,季子让国和道德无关,或者退一步说,与道德关联不大。因此,仅仅只是基于道德角度去评析季子让国的所谓高风,不仅无视当世礼坏乐崩道德沦丧的背景和大势,也在基本上曲解了季子的真实意愿选择。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 收起 理由
张秋生 + 3 优秀作品

查看全部评分

2480

龙银

8万

威望

3871

鲜花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7228
发表于 2015-7-9 09: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抛开季子,从此评论看明之博先生是腹有诗书气自华。

157

龙银

1153

威望

77

鲜花

未实名认证

积分
1153

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5-7-9 09: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孝道园里,把季子和关羽的画像挂在一起,有点看不懂

467

龙银

414

威望

114

鲜花

中士

Rank: 2

积分
414

实名认证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5-7-9 09:2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肥兔子 的帖子

肥兔子:孝道园里,把季子和关羽的画像挂在一起,有点看不懂 (2015-07-09 09:04) 
那是因为季子挂剑的典故,因而和义薄云天的关云长一起作为文武两方义的体现
需要旅游的小伙伴们请联系小七QQ:865576421     TEL:0519-81163026   常州中旅国际旅行社网址;http://www.czcts80.com

358

龙银

1672

威望

136

鲜花

少尉

Rank: 3Rank: 3

积分
1672

实名认证

发表于 2015-7-9 09: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这个蛋扯大了
你好我好大家好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5-7-9 09:5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467

龙银

414

威望

114

鲜花

中士

Rank: 2

积分
414

实名认证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5-7-9 10: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泰伯仲雍要是不逃国,季历的王位如何坐的稳,呆久了迟早再生事端

4078

龙银

3万

威望

123

鲜花

未实名认证

hello,how are you.

积分
31595

社区劳模

发表于 2015-7-9 11: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时太远了。对现实已无多大意义。

1265

龙银

1万

威望

1147

鲜花

未实名认证

积分
12622

社区劳模

发表于 2015-7-9 17: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把一个奴隶时代的贵族吹的这么高尚,也是奇葩

2676

龙银

6161

威望

561

鲜花

未实名认证

积分
6161

特别爱心奖灌水天才勋章社区劳模

发表于 2015-7-9 17:4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理解有人不愿意做皇帝,但也不要忘了做皇帝的不是为了什么国和民。很多思维还是局限在封建帝王和歌颂、美化的立场上,缺少对人性的剖析。

2676

龙银

6161

威望

561

鲜花

未实名认证

积分
6161

特别爱心奖灌水天才勋章社区劳模

发表于 2015-7-9 17:4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不良老年 的帖子

不良老年:把一个奴隶时代的贵族吹的这么高尚,也是奇葩 (2015-07-09 17:06) 
赞!

2万

龙银

7万

威望

992

鲜花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6768

灌水天才勋章社区劳模特别爱心奖优秀会员社区居民最爱沙发

QQ
发表于 2015-7-9 20: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优秀作品

2727

龙银

4396

威望

749

鲜花

中尉

Rank: 3Rank: 3

积分
4396
发表于 2015-7-15 12:26: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季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历史名人,顶多在常州周边有点小名气而已。

197

龙银

295

威望

49

鲜花

中士

Rank: 2

积分
295
发表于 2015-8-9 15: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个人观点:请问,季子当时手中能掌握多少军队?
                                    季子当时是否已蓄养了多少能人异士?
                                   在无义战的春秋后期,不比唐宋元明清那时,太子没有军权,照样能登上皇位,君临天下。
           假如季子不让国,难逃被别人暗杀的可能。
应该说,季子是聪明人,知道自己王位坐不牢,干脆让国,博一个好名声,且能善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常州网 ( 苏ICP备08009317号 

GMT+8, 2019-12-16 16:0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